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七百六十章偷袭胁迫?

第七百六十章偷袭胁迫?

    要知道,太乙学院的老师虽然不至于掌握学子的生杀大权,但那也不是轻易好得罪的。若是这个伊平治和这小子有仇的话,那可就好了。

    如此,就有这个家伙受的范阳嘴角勾起一抹带有戏虐的弧度,原本还担忧人多势众在声势上的劣势。如今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可是随后林涛的行为,却是顿时让所有人头皮都发麻,并且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面对伊平治的质问,回应他的是右脚狠狠的一踏这一口血喷的格外的多,仿佛化作了漫天的血雾一般,弥散在空气中散发淡淡的血腥味。

    噗嗤

    赵高从来都没有这么屈辱,也没有这么害怕过一个人这他么的绝对是个疯子,疯子在老师面前如此猖狂,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干的原本眼中希翼的赵高,转瞬间变成了彻骨的寒意。

    正常人岂能斗得过疯子要知道学院里重伤同学那是要重罚的,杀人者死。这是明文书写的,而这个家伙还是如此肆无忌惮,如果不是有什么天大的靠山,那就是一个彻彻底底无所顾忌的疯子

    “吓唬我吗我可是胆子小的很。这要是脚一抖,不小心,要了赵高的小命那就罪过了大了,你说呢”林涛冷笑道。

    这让伊平治也不由的一僵,要知道若是真的当着自己的面杀了赵高,这个林涛抵命,自己也好不了老师是调节纠纷的,不是促进纠纷的。如果因为自己而导致学员的死

    看着面色铁青的伊平治,林涛这才柔声笑道:“真是不好意思赵兄,我这人啊,胆子小。刚才真是抱歉了”

    赵高强行堆出笑脸赔笑道:“没事,没事,我理解。”

    当然他心里怎么想的就是天知道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伊平治不得不耐着性子,沉声道:“你们到底是因为何事私斗这里是演武场,有什么问题可以上擂台上公平解决。这个规矩你们不知道怎么”

    范阳看见眼前的伊平治,也是面皮疯狂的抽动,要知道伊平治之前是何等的恼怒可是现在呢还是心平气和的与林涛沟通,一点脾气都不敢发作,这个不要命的疯子

    想到这里,范阳心中一动。这个林涛一副疯狂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未必敢动赵高,如今的一切举动无非是将赵高当成了人质罢了。想要的无非是脱身的机会若是如此

    范阳忽然开口道:“伊老师,此事我要承担大部分责任是我要与这个家伙擂台比试,这才闹成现在的样子,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此子居然丧心病狂至此。居然胁迫同学来威胁我”

    伊平治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一本正经的对林涛喝道:“嗯你的意思是林涛畏惧与你交手,这才胁迫的赵高难不成你威胁他了逼迫他必须上台和你比试”

    范阳沉声道“没有,绝对没有。我以道心起誓绝对没有和这位同学有过其他的瓜葛。我只是因他一时多嘴,心下恼怒随意的说了一句,哪里想到他居然有这么大的反应”

    说到这里,范阳对着林涛深深鞠了一躬,显得极为谦逊。

    “林兄,我承认是我不对,但是咱们有话好好说,你这是何必我不该仗着

    境界强横欺负弱小,只要你别伤害赵公子,其他问题都可以好好商量,你看如何”范阳继而又道。

    “哼,分明是这个赵高来找我们麻烦”说道这里,李萌气呼呼的还想说下去,却发现林涛拽了拽她的袖口,心中一动将后面的话收了回去。

    而林涛却是不为所动,双目微合,眼睛向下撩了范阳一样,头都没有向下低上一分,如同俯视一般踩着赵高态度极为狂傲。

    “笑话,我会怕他”林涛轻蔑一笑道:“不是我瞧不起他们,这些土鸡瓦狗,就算摞在一起也不见的是我的对手”

    听着林涛的回答,范阳顿时心中大喜,要知道他之前那么说希望林涛能借坡下驴,但是若是对方不肯,那么就是激林涛上当只要这小子敢和自己交手,还拿不下一个区区凝神期的家伙自己可不是赵高那个废物一般的公子哥

    这就是范阳做的打算,先不管别的,激将也好,给林涛希望也罢,反正先将人从林涛手中弄回俩,报复不报复那就是以后的事了。尤其是现在的局面已经失控了,越来越多的人聚了过来。

    听到这里,伊平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当时就仿佛信了范阳的话,对着林涛呵斥起来。

    “胡闹,林涛你速速将人放出来,少在这胡闹,若是惹出了学院的长老,看你怎么收场”只听伊平治冰冷的话语,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反正就是将事情默认了范阳所说是真的,一副片帮的样子,到也真的让人没有脾气。

    伊平治当然能猜到,事情不会真的这么简单。只不过那并不重要,此时他是顾忌林涛撕票牵连他,只要不会刺激林涛,这种程度的偏帮偏向,却不是问题。

    “笑话,此人信口雌黄,轻描淡写避重就轻的一番话你就信了凭什么”林涛冷笑道。

    “你一个凝神期修士,除非偷袭。否则你凭什么能拿赵公子做人质现在赶快放人,事后考虑到你是新生不懂规矩。尚可从轻发落,不然”伊平治狞声道:“怕是你不知道太乙学院对付你这种学生的手段真以为没有人能够治你了不成”

    “那是你无知”林涛冷笑道:“铸体期就一定胜得过凝神期若是如此,还要修炼武技,累积经验岂不是多余大家找个山洞一直闭关,修炼不就好了”

    “呵呵,笑话。一个大境界的差距,道你嘴里说的可轻巧”伊平治哈哈一笑道:“那也好,你要是能打败范阳,那我就不信他,信你如何”

    “也好”林涛嘴角微微一翘道:“那我就领教领教,这位范阳的本事喽”

    只见林涛如同踢一件垃圾似的,右脚一钩,随后有,嘭地一脚将赵高踢向了伊平治。

    后者接住了赵高,随手扔到了药帮弟子手上,一刻不停的冲向了林涛,双眸闪动着杀意,似乎在估量将此子击毙于此会有什么后果一般。

    这一次林涛惹得祸事实在是不小,就算是将此子击毙在这里,怕是也没人能说他什么不是。想到这里伊平治心中的杀意更加沸腾,更是参杂着一股大仇得报的快感

    却不想忽然林涛举起了自己的身份铭牌,而伊平治的拳头霎时间停在了林涛的铭牌前的寸许之处。一动不敢动,一

    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林涛手中的身份铭牌

    “不可能,你的授业之师是苏白峰”

    这一句话出现,众人才将目光投向了林涛手中的铭牌而范阳更是面色巨变,苏白峰这三个字他可是如雷贯耳。苏白峰是丹堂的老师,可是在整个学院,却没有人不给他什么面子。

    因为他的丹术高超,只是一向不收弟子。但是他对太乙学院的贡献确实大的比很多长老都高,亲手改良了的丹方不知凡几。可以说是极为特殊的一个存在

    包括药帮的帮主赵阳,当年也想拜其为师修炼丹术,可惜苏白峰一概拒之。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收了这个小子为授业弟子要知道,这小子可是刚刚入院没有几个月的新生想到这里,范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看向赵高的眼神更是厌恶。

    这家伙真会惹麻烦。本以为最近消停了许多,原来是都等着今天得罪一个大的

    “嗯,没错哦,你应该知道的。有这么奇怪吗”林涛冲着伊平治露齿一笑,随即又道:“你用这么吃惊吗那一天苏老师带走我不是你亲眼看见的吗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好好笑这一脸褶子的脸,难不成你是成了精的沙皮狗”

    “噗嗤”

    李萌看着林涛的铭牌也先是一惊,没想到林涛的来头居然这么大,随后听见了林涛后面的那句话便是无法自抑的笑出了声来。

    林涛说的夸张,但是的确有趣。就算是药帮的人也是在一旁强忍着笑意。林涛能得罪的起,他们可得罪不起若是让此人记恨了,以后在演武场怕是麻烦就要不断了。

    “你”伊平治简直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小子,可这小子并不是简单的新生,而是有择业老师的弟子,这不管如何处置都绕不开苏白峰。一旦他在自己手里出事

    他可是太清楚苏白峰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这个老家伙可是相当的护短了。而且若是所料不错,自己落到如今的地步,十有**和这个老家伙脱不了干系什么演武场缺少一个精通医术丹道的老师,那都是借口

    伊平治寒声道:“林涛,你以为这样就能完了我告诉你,你虐待同学的事情苏白峰也保不了你别以为他能一手遮天,这是太乙学院”

    林涛听了伊平治的话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伊平治,就算我不收你为徒,你也不能信口雌黄,颠倒黑白啊。分明是他们药帮人多势众欺人太甚,而是我却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多亏我当初没收你,不然也是一个欺师灭祖的逆徒”

    这林涛又一次提起了那件事,伊平治的脸变得更加精彩了起来。

    “哈哈哈,伊老师你莫不是学过变脸这颜色变的也太快了吧有趣当有趣”

    这在看伊平治林涛心中就是一阵畅快,这个白痴。若是不来找自己麻烦,他也懒得计较,可惜这家伙心里真是没有13数,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事情忽然急转直下,这是范阳等人万万也想不到的,不过好歹自己最初的打算成了

    范阳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落在擂台上凝视林涛,这个家伙行事肆无忌惮。偏偏又不是一味的横冲直撞,实在是让人忌惮若是可以他是真的不想得罪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