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我的神器是鼠标 > 第293章可惜不是我
    北城郊外的群山中,兀鹫大黑缓缓降落了下来。3≠八3≠八3≠读3≠书,↗o●

    陈克飞身而下,仔细检查了一下大黑的伤势,给大黑上了一些药。

    等大黑美美的吃了一顿大餐后,陈克召唤出卷轴:“好了,进入好好休息吧。”

    啁啁,啁啁!

    大黑恋恋不舍的向着主人叫了两声,飞身冲进卷轴的世界中。

    陈克收起卷轴,看着昏死过去的苏牧,一阵头疼。

    这个怂货,竟然拉裤裆了。

    陈克其实在城下杀那帮人的时候,就已经考虑清楚了。

    这件事肯定瞒不过朝廷,不过等朝廷查清楚事情的原委,半个月也就过去了。

    那时候,他也动身前往秦国了,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劫持苏牧,无非是为他争取一点时间。

    要不把这家伙扔到昊天学宫?

    算了,我违抗了皇太子的旨意,又杀了那么多人,等于把皇太子和蜀王都给得罪了。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牵连到学宫。

    陈克取出一些烧烤用的调料,一股脑的倒在苏牧的身上,尤其是裤裆上。

    他又从戒指空间找出几身衣服,把苏牧团团包裹起来,总算把那股臭味给压下去了。

    绣口一吐,召唤出扶摇神舟。

    空中悬浮的神舟,一道光柱投射而下,直接把陈克送进了船舱。

    让陈克意外的,苏牧却依旧像是死狗一样躺在地上。

    陈克只好再度开启光柱,笼罩在苏牧身上。

    然而再次意外的,苏牧还是没能进入船舱。

    拒载?

    神舟也嫌弃这个拉裤裆的家伙?

    陈克哭笑不得,只得飞身而下,一把提溜起苏牧。〖∈八〖∈八〖∈读〖∈书,2∞3↓o

    光柱再度投射而下,这下总算两人都进入船舱了。

    陈克又给苏牧的头上套上一个蛇皮袋子,这才驾驭着神舟,向着仙霞关的方向飞去。

    ……

    “押解回京?!”仙霞关,一座府邸中,秦国公主坐在层层帷幔之后,绝美的容颜上浮现出怒容。

    皇太子的这道旨意,不但是对陈克的羞辱,也是对她的羞辱。

    可恨她得知这个情报已经太晚,这道旨意是在两天前发出来的。

    两天的时间,想必蜀州那边已经收到了皇太子的旨意,并且采取了行动。

    秦国公主也只能寄望于,陈克能够平安的脱身。

    她忽然想到什么,脸上流露出厌恶之色,冷声道:“一定是那个女人怂恿的吧!”

    站在下方的女官谨慎道:“殿下,苏妃的意图,无非是挑起夏氏和我们之间的矛盾,以此来转移视线。她散布消息捧杀您,大概也是这个目的。”

    秦国公主冷冷一笑:“她在京城四处宣扬本宫的美名,本宫岂能没有半点表示?你即刻派人安排,准备一份厚礼,大礼,加急送给京城的蜀王,祝贺他的大婚。”

    女官惊愕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躬身道:“殿下高明!”

    既然新皇已经对公主殿下如此忌惮,那么他就更加忌惮殿下和藩王走得太近。

    如今公主给蜀王送了如此贵重的礼物,新皇能不猜忌蜀王?

    公主殿下这么做,就是要把蜀王放在火上烤,放在新皇的监视之下。

    “只是送礼还不够,”秦国公主的目光更加阴冷,“大夏的子民不是喜欢诗歌吗,那就传颂一首《鹑之奔奔》吧!”

    《鹑之奔奔》?

    女官楞了一下,旋即恍然,再次躬身道:“殿下高明!”

    这首《鹑之奔奔》,和《新台》一样,同样出自《诗经》,主人公同样是宣姜。

    鹑之奔奔,鹊之彊疆。人之无良,我以为兄。

    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

    宣姜的夫君卫宣公死后,她又嫁给了儿子的兄弟,纲常败坏,乱论无道。

    连鹑鹊这样的禽兽尚且知道礼义廉耻,人怎么可以连禽兽都不如呢?

    大夏的子民们若是知道,他们的皇太子,未来的皇帝,竟然和自己的婶婶有染,那该是何等的失望?

    新皇若是得知,自己苦心栽培的继承人,竟然作出这等苟且之事,该是何等的愤怒?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蜀王和苏妃不是要挑拨夏氏和公主殿下的矛盾吗,那就让他们自己先撕咬起来吧。

    皇太子不是想要羞辱公主殿下,羞辱陈克吗,那就让他先自取其辱吧!

    就在女官正要退下的时候,忽然一名亲卫禀告后走了进来。

    “禀告殿下,诚意伯在关外求见!”

    “谁?”秦国公主楞了一下。

    “大夏王朝一等伯爵,诚意伯,陈克!”

    秦国公主总算回过神来,豁然起身,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好你个大学渣,倒是让本宫白白担心了一场!

    仙霞关下,闸门开启,几位将领联袂而来,同时向着陈克躬身行礼。

    陈克惊讶了一下,微微点点头,跟着众人向着关内走去。

    他那么多次经过仙霞关,这还是头一回亲身走进来呢。

    沿途之上,秦国的将领和士兵们见到陈克,纷纷恭敬行礼,眼中充满敬畏之色。

    陈克再次惊讶了,旋即明白了过来。

    看来他驾驭兀鹫的事,这边已经得到消息了。

    那么自然而然的,他之前几次暗中协助秦国公主的事,也被将领士兵们知道了。

    不得不说,受人尊敬的感觉真的很好。

    想想在大夏京城,我他娘的过的是什么日子?

    陈克先是被带到一处住所,沐浴更衣后,一身清爽的来到公主的别院大厅。

    “诚意伯陈克,见过公主殿下。”

    “本宫之前还在担心你,怕你真的被人押解到大夏城呢。”秦国公主轻松的说道。

    陈克笑了笑:“对了,我顺便把苏妃的堂兄,苏牧也给抓来了,你看着处理吧。”

    秦国公主惊讶了一下,笑道:“那你算是抓对人了,皇太子的那道旨意,其实是在苏妃的蛊惑下发出来的。”

    苏妃的蛊惑?

    陈克一头雾水,苏妃不是蜀王的妃子吗,就算是蛊惑,她也该蛊惑蜀王才对吧?

    难道说?

    我去!

    陈克想到一种可能,不禁一脸震惊之色。

    秦国公主轻叹道:“你的这位前未婚妻,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厉害厉害,太厉害了。

    竟然和皇太子有一腿。

    搞了半天,我原来只是个幌子,是为了掩盖更大的绯闻啊。

    “怎么了,失望了,可惜不是你?”帷幔之后,传来秦国公主幽幽的声音。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