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在君常乐拿下堪拉星皇子来要挟堪拉星皇者住手的时候,那之前仅仅露头十几米的通天巨柱,居然一下子疯长了数百米。

    此时的通天巨柱看上去还真的有些像是通天巨柱了。

    仅仅顶端就两米直径的通天巨柱,此刻露在地表之外大的“底座”已经达到数里方圆。

    内城的中心位置几乎都被它占据,而他周围的地面上的那些缘由的建筑全部被推到,堆积在它的周围,将通天巨柱的底座紧紧包裹。

    而距离通天巨柱最近的两个人,赵岩和江谷,也在通天巨柱突然提升的时候,躲到了十数里之外。

    因为那通天巨柱突然提升所带来的大的冲击力,非常巨大,在那通天巨柱的周围,被一股股的能量波动冲击,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赵岩不确定那能量波动是否能够伤到自己,于是本能的躲开了。

    而相对于赵岩,江谷似乎非常清楚那通天巨柱将会带来什么,他退的距离,比赵岩还要远,甚至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一股强风袭来,吹动着赵岩的长发和衣衫,长发飘扬,白衣猎猎,赵岩眯着眼睛看着那突出的通天巨柱,神色漠然。

    他回头,看着更远处的江谷说道“你想要通过它来控制颜率星的人?”

    江谷闻言,眼前一亮,露出好奇的眼神。

    “你居然能够猜到这一点,不愧是北辰仙尊呢?”江谷口中的赞赏,听上去更像是讽刺。

    “呵呵!”赵岩轻笑了两声说道“花费那么大的力气,建造一个如此宏大的灵魂法器,还是尊级的,江谷,你确定自己不是暴殄天物?”

    赵岩只需要看上一眼,就能够确认,眼前的这个通天巨柱,必然是一件灵魂法器。

    而江谷,就是想要用这灵魂法器,对颜率星的强者进行灵魂控制,最终达到对颜率星的绝对控制。

    但是,如此巨大的灵魂法器,赵岩不认为江谷能够控制它。

    灵魂力虽然也是一种力量,但是,灵魂所能够操控的实物却很难做到。

    在前世的弋阳宇宙,北辰仙尊曾经见到过无数的灵魂法器,无一不是及其微小而精致的,正是因为灵魂力不可能承受太大的实际物质。

    这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能够炼制灵魂法器的材料极其稀少,一般能够炼制出手指一般发笑的灵魂法器,就赢足够令人羡慕的了。

    如果能够炼制出一柄一尺长的短剑,那绝对算得上是极品,会引来无数人疯抢。

    那还仅仅只是初级的灵魂法器,实际操作中,能够拥有灵魂法器的人,一般都在真仙以上的境界。

    因为真仙以下的修士,没有足够的灵魂力驾驭灵魂法器。

    再者就是,真仙以下的人也没有那个财力炼制灵魂法器,除非是大势力的后人。

    而即便是如此,那些拥有灵魂法器的大势力后辈,也只能将它当做摆设,无法驾驭。

    而能够炼制出尊级灵魂法器的人,绝对都是实力强大,且财力雄厚之人,没有那个财力他无法收集到那么多的材料来炼制。

    而没有足够的实力,也驾驭不了尊级的灵魂法器。

    宇宙间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赵岩,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丹田和灵魂同步提升。

    因此,有些境界已经达到了尊级的强者,他的灵魂未必就真的达到了尊级。

    总之,灵魂法器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都是一些微小精致的物品,想江谷这样将意见灵魂法器炼制成那么大个的,赵岩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在之前的战斗过程中,赵岩还发现一个隐秘的点,这江谷并不是真正的江谷,可能仅仅是他的一个分身。

    而且,对方看似拥有这尊级的实力,并且也同样强悍,但是,他的战斗力却远远达不到尊级的范畴,否则赵岩在他的面前不会如此轻松的就推理危险。

    正因为如此,赵岩不认为对方能够操控这么巨大的灵魂法器,所以赵岩才说他暴殄天物。

    “暴殄天物?你想多了!”江谷仰头看着那通天巨柱的顶端,对赵岩说道“你可能会认为,这东西需要本尊亲自操控吧?”

    “呵呵,你想的或许没错,本尊的确无法操控这么大的灵魂法器。”

    “可是谁有告诉你,本尊要亲自操控了?”

    “本尊只是负责将他建造出来,至于操控吗?另有其人!”

    江谷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赵岩,好似在嘲笑赵岩的无知。

    “是你的本体吗?”赵岩突然开口道。

    “你说什么?”江谷脸色突然巨变,似乎是没有想到赵岩有这么一问。

    赵岩转过身来,正视这江谷说道“这副肉身不错,能够承受本尊的一剑而能够快速愈合,说明你对这副肉身没少下功夫。”

    “可是即便是如此,也遮盖不了你是分身的事实。”

    听到赵岩说道这里,江谷的震惊之色已经无以复加。

    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赵岩居然能够发现自己的折服身体仅仅只是分身。

    看着震惊不已的江谷,赵岩再次开口道“你们森罗殿也太没有诚意了,既然派人来抓捕本尊,那就好好的派个尊者来嘛。”

    “利用一缕分魂来到玲琅宇宙,白白浪费这一次夺舍的机会,岂不可惜!”

    “你……你为何能够看出本尊这是分身的?”江谷脸色阴沉不解的问道。

    赵岩摇了摇头说道“这还不简单吗?”

    “因为你不敢与本尊硬抗?”

    “就想之前一样,如果你的折服身体当真是你的本体,又怎么可能在面对本尊攻击的时候躲闪呢?”

    “或许是因为你惧怕本座的那种力量,但是你的身体不会说谎的。”

    “本尊的那种力量到底能够在尊者身上留下什么样的痕迹,本尊十分的清楚,如果你的身体真的是本体,可能我那力量之多只能在你身上留下一道白印,断断不会割开你的皮肤。”

    “而之前你那伤口愈合的虽然快,但还是被割开了不是吗?”

    “再有就是,七天之前,本尊在你那魔塔之中,已经被你控制住,正如你所说,本尊当时已经是阶下之囚。”

    “然而,面对本尊这样的一个阶下之囚,你居然都不敢以本体的状态去见本尊,而是借用一缕灵魂意识。”

    “你在怕什么?”

    赵岩别有意味的看着江谷说道“你在怕,即便是达到了尊级的你,也不自信能够正面打赢本尊,你怕露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