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819章 你玩真的?

    “玩不过”这三个字让颜寒烟一头雾水。

    “可是她看上去很难过。”她又重复了一次,以为秦慕没理解。

    “她根本就不会难过。”秦慕斩钉截铁地回答,见颜寒烟单纯得能被卖了还要数钱,不得不语重心长地解释,“从一开始就是索菲亚追的赵航,赵航非常怕她。就连结婚都是索菲亚押着赵航去的,你觉得这种情况她会难过吗?”

    颜寒烟听得目瞪口呆:“女、女追男?”

    秦慕哼哼两声算是回答。

    颜寒烟道:“可是就算是女追男,那男的不喜欢,也是会难过伤心的。”

    “别人会,索菲亚不会。”

    “你都没有谈过恋爱你怎么知道。”

    “我自己不懂,但我看得懂别人。”秦慕回答完才发现颜寒烟竟然总是跟他唱反调,“我实话告诉你,索菲亚的孩子就是赵航的,她来这一出就是故意让赵航来找她。”

    颜寒烟听得睁大了眼睛:“故意?故意她还干嘛要走?”

    “她追了赵航这么久,当然要赵航还回来。”

    “可万一赵航没来呢?”

    秦慕勾起唇角:“要想追回老婆,赵航就一定会来。”

    颜寒烟只有十六年的人生经历,还不能完全领会像索菲亚那样……嗯,老谋深算的爱情世界。

    她有点懵懵地点了点头,大约明白,赵航还是爱索菲亚的,只是之前肯定因为什么而没有表达出来。

    现在索菲亚走了,赵航明白过来了,所以就追了过来。

    “能被一个人这么爱,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颜寒烟轻声呢喃,无意间又想到了诺雅,“诺雅的先生也一定很爱她。”

    说完,她又怔了怔,抬头去看秦慕:“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他的确很爱她。”秦慕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竟然可以这么平静地回答这个问题。

    在有多爱禹诺这件事上,离寒澈的感情的确是无人能否定的。

    颜寒烟见他说的这么肯定,眼底似乎也没有难过,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你就不用管他们了,他们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秦慕又摸摸她的头,“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颜寒烟突然间就有了一种真的在谈恋爱的错觉,乖乖嗯了一声。

    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么听话的人,秦慕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

    他想,这五年,应该不会太难过。

    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口的位置,也不说什么,径直走了。

    送秦慕离开,颜寒烟站在门口,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长大了。

    从今往后,她也不再是一个人。

    谢谢你,秦慕。

    谢谢。

    索菲亚坐在酒店对面楼房的房间阳台边,拿着一个望远镜观看了一下对面的情况,随后放下,给禹诺打了电话。

    “怎么样?”电话里是禹诺着急的声音。

    索菲亚道:“安心吧,我觉得你的激励还是有用的,秦慕刚才也过来了,我看他的表情应该是想通的,你就别操心了。”

    禹诺放松下来:“我就担心秦慕欺负了人家小姑娘。”

    “他既然都这样了,你操心能操心得过来吗?更何况,你自己都说,以秦慕的性子,肯定会使坏,你还是多担心一下那位什么时候过来吧。别忘了,你的五年之约也不远了。”

    被索菲亚这么一说,禹诺轻叹:“说的也对,我还是想想我的事。”

    “那我过来找你了。”索菲亚道,“赵航也到了,我可不想也被秦慕使坏。”

    禹诺嗯了一声,又无奈道:“说真的,你为什么一定要带球跑啊,还弄得那么严重,签离婚协议做什么,他肯定要吓死了。”

    索菲亚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轻:“你们是不是都认为我是在故意逗他?”

    “难道不是?”禹诺反问完,倏然一惊,“你别告诉我,你是在玩真的?你疯了吧。”

    “你们想想,从一开始就是我先选上他,觉得他这个人单纯,好控制。但是这么多年你也看见了,从在一起,到上床,甚至到结婚怀孕,他从来就没有主动过一次。”

    “谁说没有,当年你亲口告诉我,他怕得要死都要护着你。”禹诺忙劝慰,“他其实也是爱你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罢了。你如果真的打算放手了,那孩子怎么办呀。”

    索菲亚反问:“这世界上单亲孩子还少吗?你是觉得以我的能力还养不活一个孩子?我资产比他家全加起来都多好吗。”

    “我不是怀疑你养不活孩子,只是……”禹诺头一次有些语塞,不知道要怎么劝。

    一个杀人无数的佣兵杀手,一个家世清白的医生,一个杀人,一个救人,他们两个人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除了禹诺,禹元墨他们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两个人,认为他们迟早会分开。

    索菲亚似乎也意识到赵航怕她的这个问题,所以一次喝醉酒就索性把赵航给办了,顺理成章结婚。

    可是按照索菲亚的话就是,婚后才真的明白,不合适的两个人硬绑在一起有多痛苦。

    所以,在确定自己怀孕后,索菲亚就直接签署了离婚协议,跟着禹诺跑到这里来了。

    “那你……还爱他吗?”禹诺又轻声问。

    索菲亚沉默了许久:“小诺,我和你不一样,赵航也不是离先生。”

    禹诺没有继续追问,因为索菲亚没有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

    如果不爱,就不会选择逃避了吧。

    也正因为索菲亚还爱着赵航,所以选择了放他自由。

    “如果赵医生是爱你的呢?”

    索菲亚再次确认了对面无恙后,提着行李离开。

    她打开门,走进电梯,轻声道:“我和他之间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爱情,还有两个人的人生经历。像我和叶光这样的,爱情和婚姻从一开始就是奢侈。”

    电梯门关上,索菲亚所在的电梯下降。

    旁边的一个电梯叮地一下打开,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急匆匆地从里面出来,却只能看到一扇打开的大门和空空荡荡的房间。

    他失魂落魄地环顾房间,轻声呢喃:“索菲亚,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