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记忆——继承者 > 第二十一章战青丘下

第二十一章战青丘下

    “天罗·连结!”符流再次以奇特的声韵发出近似吟唱的声音,很明显这又是一招“玄之妙法”。

    和之前使用“天蚕丝”时一样,如果用肉眼看的话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该死,之前转移掉“昆仑神冰”时已经将“神裔真诀”用了,再来这招…………”九青丘心中继续盘算着,“以现在这通玄级别的灵力,再发动的话,透支灵力,虽然不会被分身影响,但是绝对会…………”

    肉眼看不到,但是灵力,是可以感受到这“丝缕相连”的。

    在九青丘的视野中,无数条无形的“线”全部连在符流的身上,使其成为了“中枢”。

    其中一条线便链接在符流手中的冰枪上,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而九青丘这边也在酝酿攻势。

    “玄之妙法…………”九青丘准备放手一搏,“九尾真身!”

    灵韵初停而真身现,九青丘身后的九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只巨大的白狐,有着光质化的躯体、体型巨大,而且长有九条正冒着紫色火焰的尾巴。

    九青丘则站在这白狐的头顶,左手亦有紫色火焰燃烧,而右手则手持折扇,并将折扇缓缓张开。

    冰枪挟寒风奔袭而来,迅如雷电,但九青丘动作更快,但见其折扇一挥,一团紫色火焰便冲向冰枪。

    冰枪瞬间穿过火焰,火焰消失,虽有一缕火焰仍附着在枪尖一侧,但冰枪威势不减,继续冲向九青丘。

    “终于是认真了么…………”感受到冰枪的威势,九青丘低声说道,随后左手火焰结晶化,变为一柄长剑,“不过这种破绽百出的攻击也好意思拿出来?”

    铛!

    长剑似是自动被冰枪上附着的火焰吸引,在冰枪刚到时便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带动九青丘手臂挥起,避其锋芒而击其颈侧火焰附着之处,使得冰枪偏离原来的路线,向九青丘身后的山林飞去,再开一路,而九青丘仅被冰枪侧面的余波在颈侧划出一道伤口,且并未伤及颈部动脉之类的要害。

    九青丘神色依旧淡定,左手还带着火焰,但仍以左手拇指轻抚颈部伤口,能将顽石点燃的火焰此刻却如同灵药一般,轻轻拂过便使得伤口恢复如初。

    他看着被冰枪攻击的大山,那座山以及之后被贯穿的大山因为被开出一个直径数十丈的大洞而开始崩塌。

    “嗯…………飞出去那么远,短时间内应该不会…………”

    轰!

    第二击突然袭来,这次九青丘甚至没有察觉到,但白狐及时察觉并控制着一条尾巴将冰枪打飞。

    “好险…………”九青丘在庆幸之余也在疑惑着,“怎么会这么快就…………是因为那条“线”吗?”

    接着,他看见被白狐打飞出去的冰枪又突然重新出现在符流手中,直指自己,正欲再次射出。

    九青丘手握长剑并将其立于身前,剑身环绕着紫色的火焰,而持剑者口中念念有词。

    接着,紫色火焰在九青丘身后升起,逐渐凝成数块细长而极其尖锐的紫黑色三棱尖刺,尖刺上的发着紫色光芒的纹路使其看上去像是还没凝固完的岩浆,只不过这岩浆是紫色的,而柱尖锋锐无比,其三边的棱亦是利如刀锋。

    “炎神剑·穿山!”随着如同吟唱的韵律响起,一柄尖刺便冲向符流。

    哗啦啦……

    链接冰枪的丝线实质化为透明的锁链,符流舞动冰枪,用锁链构成一张,飞来的尖刺刚一碰到,便在一声金铁交加之音中碎裂。

    “地,收!”声音响起,而随着声音到来的还有无数被实质化为锁链的丝线。

    九青丘瞳孔一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炎神剑阵·纵横!”

    灵韵响起,在这近似吟唱的声音中,数以千计的尖刺自地面升起,连天空都似乎开始燃烧。

    白狐身高近百丈,如山海中一片林海中突兀出现的一座白色雪山,而站在白狐之顶的九青丘周身散发着耀眼的紫色光芒,像初生的太阳,又如同降临于世间的神明一般。

    “万物以为因…………”符流开始以特殊的韵律吟唱“玄之妙法”。

    数千柄尖刺已经全部浮于空中,快速飞舞之间,开始结成剑阵。

    “万事以为果…………”哗啦啦……铁索滑动的声音响彻这片空间。

    而剑阵则初现雏形,但在雏形时便杀气冲天,威势不同凡响。

    “余在此以诚召天为织,地为坊…………”九青丘感知到“天蚕丝”开始遍布整片空间。

    此时,阵已结成,大阵对准符流,自天而降。

    “坊万物为因,织此世为因果…………链之时域!”

    符流周围的所有无形的“线”全部实质化为有形的锁链,锁链全部浮于符流周身不超过三寸处,看上去像是全部缠绕在他身上一般。

    剑阵落下,将符流包围在其中。

    炎神剑阵·纵横,尖刺以“纵”或“横”为行进轨迹,从各个方向上相互交错,无数的交错面重合相连形成一个个相连的“球”,剑阵降下时需抗住下落时剑与剑的高速交错移动而形成的巨力,然后破开这“墙壁”,破开后则会被困于“球”中,再破开“球”后则会很大可能进入另一个“球”,最终被逐渐收缩的“球”所绞杀。

    但剑阵刚刚降下,便有数道光芒自各处飞来,从外部击破剑阵。

    剑阵击破,从剑阵中脱离的符流则满身都是一些细的伤口,但也仅伤及皮毛,甚至都没有出血。

    而那些飞来的光芒则变为数把形状各异的武器,相同点则是,它们看模样都是冰灵玉所变化而来。

    “冰灵玉…………啊…………真的是老了啊…………传承了数万年的器物,居然现在才想起来。”九青丘说着,眼睛望向符流所在的方向,在那里,那飞来的几件武器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那么………………那些就是前几任持有者的最强攻击了吧……”

    链之时域,通过实质化“因果线”,而将所链接的“虚无”全部转化为“现实”,使一些不存在或者曾经存在过却已经消失和毁灭的,没有生命的东西重新出现在这世间。

    而符流所召唤的,则是前几任“冰灵玉”持有者所发动过的最强攻击,这些东西源自“冰灵玉”所给出的信息。

    唐刀、长剑、锤斧、马槊、带链钩镰,以及在符流身后的一把比他本人还要巨大的骑士枪。

    “炎神剑阵·乱舞!”

    被击散的尖刺随着九青丘的话再次升起,且再次冲向符流,这次的攻击毫无章法,就像是乱砍一般,但是很神奇的是居然没有一柄尖锥因为乱砍而互相碰撞到。

    符流身边的武器自己动了起来,刀剑乱舞,各个武器分工明确且十分有序的清理着尖刺。

    “其狐有灵…………”九青丘也开始念动法诀。

    符流自然感受到了那种令人心悸的灵力波动,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边的剑阵虽被击散,但又以极快的速度再次组合成一个新的阵型,组合的代价只是九青丘的动作停顿了一秒左右,他大概用这一秒重新想了个比之前的“纵横”还要令人头疼的阵型。

    炎神剑阵·乱舞,看似乱舞,但其尖刺的攻击方式、攻击部位,完美的将符流所有的武器全部牵制住,使其疲于应付而腾不出手打断九青丘。

    不过,变数总是有的。

    就在此时,山林中突然飞出一道离那边有数里远的九青丘都能感到心惊胆颤的冲击。

    看起来在山林中的祖武和祖灵并不想成为累赘,这次的攻击是他积蓄多时且挑准时机发动的,而且恰到好处。

    然而,变数虽有,却还在九青丘的可承受范围内。

    白狐再次摇动尾巴护住九青丘,为其挡下这一击。

    连续挡下两次攻击,光质化的白狐身上的光芒已经黯淡许多,身体也已经变成半透明状态,看上去已经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其尾有九…………”

    “灵!”祖武大喊道。

    “明白!”

    祖灵跑过来,与祖武一同握住长棍并输入灵力。

    ……………………

    十天前,刺蜫那一战后第二天。

    此时还未成师徒的三人在平原上行走着。

    符流突然向祖武祖灵二人问道:“你们准备今后何去何从?”

    “不知道。”祖武答道。

    “我们…………不如先跟着你几天吧。”祖灵说道。

    祖武惊奇地看向自己的妹妹,而符流表情不变,眼神依旧平静,像是在听着一些早已知晓的事情。

    “村子毁了,家没了,爸爸在早晨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祖灵说着说着,语调逐渐颤抖起来,“你来告诉我,我们还能去哪里,我们已经无处可去了!”

    说罢,祖灵便将头扭向一边,低声啜泣,为生死未卜的父亲,也为相处两个月的村人。

    “但,你愿意收留我们吗?”

    符流笑了。

    “当然,我的命都是你们救回来的,这份恩情,无以为报,你的要求相比这个,微不足道。”

    之后,符流还测试了一下两人的灵力,具体方法是三人同时握住祖武的器物,即那根长棍,然后符流向长棍输入灵力,将两人的灵力一并激发。

    之后的结果就是长棍在祖武祖灵两人灵力一齐催动下变成了一把巨斧。

    接着,三人的力量都不足以保持巨斧不落下。

    而落下的结果则是这片平原变成了起伏的山脉,而被直接劈砍的地方是那条溪,溪当场干涸,并且形成了一片还有这水洼的谷地。

    而这片谷地,就是之前符流与穷奇所战斗的地方,正是巨斧将大地整个掀起所发出的巨大声势才把那一队追杀者引来,并确定了追杀目标符流所在,并间接引来了穷奇和九青丘。

    ……………………

    所以,师徒三人在与刺蜫那一战结束后就发现的一个可以多人合力发动的强力招式,而符流则就其所造成的破坏来起名,招式名为…………

    “拔山式!”

    虽然没有符流的帮助,但当时的符流灵力几近枯竭,即便只有他们二人一起发动,威力也不会相差太远。

    巨斧显现,杀机直指九青丘,就连天上的白云都为其让道。

    这次连九青丘也无法无视这一击了。

    但他仍然不为所动。

    他知道这一击下来自己不死也重伤,但是他并没有去躲避,也没用抵抗,只是一心念动法诀

    “其形似火…………”九青丘仍然在念动法诀。

    白狐化为一道白色流光冲向即将落下的巨斧,巨斧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劈下。

    九尾再次出现在九青丘身后,并将其紧紧包裹在尾中。

    轰!

    九尾被击穿而这一击威势不减。

    九青丘仍在吟唱,狐火覆盖其全身,准备硬抗这一击。

    “噗!”一口鲜血从九青丘口中喷出,看起来九青丘伤得不轻,而狐火亦被冲击波打得飞向天外,看上去像是九青丘突然长出了一对巨大的紫色翅膀。

    “其神如焰!”似是完成了吟唱,九青丘开始再次行动起来,紫色的狐火忽然变成金色,另一边的符流遥隔数里之远都能感受到其中那恐怖的温度,“灵烬!”

    轰!

    当“灵烬”二字出口的那一瞬间,周遭天地皆变为火海,火焰覆盖大地,遮住天空,连云层都被高温瞬间蒸发。

    “昆仑神冰!”冰寒在火焰涌动,即将吞噬这天地时再次出现,冰与火互相侵蚀,针锋相对。

    而冰与火的两位驾驭者正面对着对方,看向自己的劲敌,两人眼中的敌意却是突然消散,二人神色严峻,同时望向天空的那在冰与火面前黯淡的太阳和月亮。

    “我猜得果然没错,第三条是“精神链接”。”

    “祂的目光并没有看向这里。”九青丘说道。

    “暂且用“源化天地之火”和“冰封万物之寒”互相碰撞,制造出因果真空,这样,我们这次的谈话便不会被祂听见。”符流说道,“不知这次,我们能不能完成这一大业。”

    “我这边已经收回“羲皇镜”了,马上就要收回“山海卷”了,”九青丘说道,“刚刚我已经看见了“开天”了,那把剑也是你的“真名器物”,之后我们还需要几件传承器物?师…………”

    “嘘…………”符流忽然打断了谈话。

    此时,原本在火光照耀下显得十分黯淡的几轮日月忽然散发出比那火焰更加闪耀的光芒。

    “狐火·炎神剑!”九青丘喊道。

    但是没等他祭出神剑,符流便提起马槊一击刺破其所有防御,直接将九青丘的这一分身直接贯穿。

    被贯穿的分身直接变为满天狐火,飞向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