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二十四章为他而来

    马车里喜酒也醒了看着身边的叶星辰,心里很甜蜜紧紧的依靠着他,傻傻的看着这陌生又熟悉的脸庞。想也没想取下了他的伪装,叶星辰没有一点反抗,眼神宠溺温柔,任由喜任性胡来。

    “我要看你真正的样子,不然我觉得你离我好远。”

    两人的脸庞紧紧的贴在一起,叶星辰紧紧的搂着喜,手轻轻的一一摸过他眷恋的眉眼脸庞鼻子和嘴唇。

    “喜,答应我,下次不可以这么胡闹知道嘛,你可知道今天我有多担心你。”

    “九叶,你生气了嘛,是我不好,你这样出来,是我拖累你了,对不起!”

    “傻瓜,永远都不要和我说对不起,”

    叶星辰听出了喜的愧疚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牢牢的拥紧了喜的身子。喜突然想起什么,从自己衣袖拿出一包用手帕裹着的东西,喜打开手帕里面是几块糕点。

    “嘻嘻嘻,这是我刚刚偷偷藏的糕点,这个可贵了,我以前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我藏了四块,你吃两块,再给我娘留两块,你一定要尝尝,只是有些凉了。”

    “无妨,”

    叶星辰想也未想优雅的吃了一口,心里既满足又心酸,这些糕点在宫中再也普通不过了他从来都不吃,可对喜却那么难能可贵心中有些心酸,如果他母妃在一定不会相信她的儿子竟然会吃甜食。

    “好吃嘛!”

    “好吃,只要是你给的,什么都好吃!”

    “我只吃了一块,发现那么好吃,就想着给你和我娘尝尝!”

    叶星辰见喜这么在意自己,既感动又甜蜜,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自己心仪之人,时刻把自己放在心坎上。这对于叶星辰来说他这一生有了喜已没什么遗憾。

    叶星辰回来后封平自责不已,毕竟是喜的惹的麻烦才让他涉险。

    “王爷,是女胡来,让王爷…………”

    叶星辰手一挥止住了封平,神色还有些喜悦只听他轻声呢喃,

    “无妨,为她,做什么我都愿意。”

    封平听的一愣神后心中多了几分意外和开心,没想到叶星辰竟这么在意他女儿。

    “封叔,我今天看到薛襄了,”

    封平一听心中不自然的警觉起来,

    “王爷,他可有认出你来?”

    “封叔,不必惊慌,他并未有认出我,就算认出了我,他也不会成为我们的威胁。”

    封平显然有些不放心,这薛襄是薛御史的儿子,如果他发现了叶星辰的行踪,如果他传了出去对叶星辰就有会有危险,可这王爷是不是糊涂了怎么还这么淡定说他威胁不了他了。

    叶星辰并没有那些担忧,静静的深思着薛襄这一出现所引出的问题,可封平却有些坐不住了,看起来他们王爷并没有当一回事。

    “王爷,我们是否要派人去县城打听一下,看着薛襄的来头。”

    “不必了,我说过了,这薛襄并不会影响我们,其一他并无官职也没有什么实权更不会成为宫中任何人的耳目,其二他本人看似张扬跋扈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实在心思通透,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糊涂,就算他认出了我也绝对不会把我的行踪泄露出去,让自己陷进这是非之地,”

    叶星辰对此人了解甚深,封平看他对这事情分析的比较透彻,心中到放心一些,只是叶星辰接下来的话有让他不安了。

    “我到是怀疑薛襄这次来溧阳县城绝非他一人,有可能御史大人也来了,他来溧阳只不过是为了了掩护他父亲的真正目的,他富贵出身,身份也算显赫,想要潇洒游玩绝不会选择溧阳这样的县城,如果是这样,只怕这薛御史也是为我而来。”

    “那王爷如何是好?”

    “无妨,多半是父皇授意!那就让他好好查找我的行踪吧,对我们也有益处。”

    封平虽有满肚子的疑问但知道叶星辰话已说到此处,也不会再做过多说明了。

    这时只见那个早上封平带回来的年轻人走了进步,脸色很是为难,

    “常青你明天还是尽快回宫吧,宫里的事还需要你回去打点。”

    叶星辰看着进来常青,现在的处境他不宜在这里久待,常青目前隐身在康王府,这次来这里本来就不是明智之举,可常青好像有些不愿还犹豫不决。当然叶星辰和封平都看出来了,叶星辰对这个从就近身伺候自己的侍卫自然很是了解,知道他肯定还有些事。

    “说吧,有何事让你这么难于开口?”

    “王爷,郡主要见你,说是受韵妃所托,”

    “常青你糊涂嘛,王爷此时的处境怎么能见外人,在说了娘娘被禁足在长阳殿,你都见不了娘娘,她一个宫外人怎会见得到了的。难道你已经告诉郡主,王爷的事情和行踪”

    “王爷赎罪,常青并未告诉郡主有关王爷的任何事情。”

    封平听常青如此回答总算松了口气,他对宫里的情形了如指掌,对这个郡主的来意很是怀疑,两人又看了眼他们的王爷。

    “封叔说的有些道理,常青回了她吧,只怕她自己也是一意孤行反而对她没有任何好处,你也立刻动身回宫。”

    “王爷郡主她病了住在县城的客栈,她说见不得你就不回上都,王爷你看该如何是好?”

    叶星辰果断给出了他的决定,陈新盈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他大概也有所了解,而且他觉得这事没有那么简单,为何这几人这么凑巧都出现在这里。

    “好了此事你不要在过问了,你立即回宫,这事我自会处理,去吧。”常青也听从了叶星辰的决定也决然不敢在过问了,当晚就启程回上都。

    陈新盈觉得叶星辰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死去,她没有犹豫的瞒着家人再一次来到溧阳。机缘巧合下遇到了常青,刚开始无能如何常青都不开口说叶星辰的事,可后来陈新盈晕倒在他面前,无奈他只好先安顿了她。

    深夜陈新盈刚服下汤药,一个身影便从窗口跃了进来身形灵活是个女子,吓得她和玉脸色煞白正想喊人只见那黑衣女子说道;

    “郡主别怕,我只是来带个话,有人让你速回上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黑衣女子转身就走,陈新盈急忙紧紧抓住那黑衣女子的手,身形有些踉跄,到时让黑衣女子有些意外。

    “你告诉我九哥哥,他不出来见我,绝不回上都,”

    说完一口血咳了出来,这可吓坏了丫鬟然后晕倒了过去。看来这位郡主的身体的确是病的有些厉害。

    “这位姑娘,请你转告你的主子,我们郡主为了他整日的以面洗泪,就让你们主子……”

    “我只是个传话的,话已传到,你们自己掂量一下吧。”

    说完身影消失在黑夜中,郡主等了好几天也不见她心中之人的身影,病容一天比一天重。

    “郡主,我们回上都吧,”

    “玉,我不甘心,这么多年的情分,我不相信他心里没有我。”

    的确让陈新盈如愿了,第二天晚上便被带到了叶星辰所住的地方,见到了她朝思暮想的九哥哥。

    陈新盈有些痴迷的看着她面前的叶星辰,经历过了这么大的波折,还能见到与昔日一样俊美的九哥哥。

    “九哥哥,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你可知道为了见到你,我--我---”

    叶星辰坐在旁边的座椅上,见到满脸泪水的陈新盈脸色淡淡,心中有不忍

    “盈儿,我有太多的顾虑,所以迟迟不能来见你,请你谅解!”

    “我知道的,九哥哥,我不怪你的。”

    叶星辰轻轻笑笑,想起她时候乖巧可爱,总是紧跟自己,又想到她如今身体已病的如此严重多少有些担忧。

    “盈儿,你现在身体不好,先安心在我这儿养病,一切都等你病好了在做打算。”

    “九哥哥,韵妃娘娘有话托我带给你。”

    陈新盈说完这句话后神色有些躲闪,叶星辰对她有些了解心中一怔,好像并没多急切想知道他母妃的情况。

    “盈儿,这些等你病好了在说,过会儿我再来看你。”

    刚好依依这时要给她把脉,叶星辰在此处也多有不便,安慰你句就离开了。

    陈新盈久久注视着门口目光贪恋,神色有些失望心中还有好多话未说了。

    “玉,我觉得九哥哥和我有些生疏了,不像以往了。”

    依依仔细把脉的手稍稍一抖,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陈新盈,

    “你就是那天晚上,来给我带话那个黑衣女子对吧。”

    依依并未回答,只是轻轻掩下她刚刚卷起的衣袖,

    “郡主,你且放宽心,好生歇息,民女给你煎几服药好生调理,”

    依依不卑不亢的答非所问,陈新盈自然明白这里不是她们镇国候府,别人没有回答也不会多问,只是客气的一句,

    “有劳姑娘!”

    依依诊完脉后便去了书房,叶星辰站在窗前怔怔出神,眼神有些伤神

    “郡主病情如何?”

    “王爷,郡主的确是忧郁过渡气血淤积不畅引起的咯血,属下会给她好好医治调理,并无大碍。”

    叶星辰点点头情绪淡淡,好像有些心烦的简单的嘱咐几句依依好生照料,便示意她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