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七十一章追踪

第二百七十一章追踪

    陈奇其实一点都没信,刚才周岩那赢钱的架势,简直让人心惊肉跳。

    可大师这么说,他又岂敢不信?

    反正别管信不信的,陈奇都老老实实地坐在了赌桌前面。

    半个时辰后

    周岩连输十局,第一次变了脸色。

    连旁边立着的那些赌场中人,都颇为好奇地斜眼来看,要不是这是属于赌客与赌客之间的局,谁赢谁输,赚钱的都是赌场,恐怕他们早就警觉,说不得还要闹出些事故。

    再半个时辰之后。

    陈奇晕乎乎出了赌场,一回头就能见周岩惨白的脸,阴测测的眼,只觉心中微惊,转身想走过去,却听杨玉英一声轻咳,脚步登时止住。

    再回头,只瞄见一点大师的背影,陈奇吓得赶紧追上去,就见大师一边走,一边从身后背包里掏出一件披风往身上一裹,在道边树下的石墩上落座。

    披风黑灰色,暗沉沉的,这般一裹,窈窕漂亮的少女登时就变成了街边蒙头罩脸的乞儿。

    陈奇也闷不吭声地过去坐下,讷讷道:“这些钱……”

    “你还想留下?”

    “不,不。”

    杨玉英笑起来:“你想留下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能接受运气变得特别低的后果。”

    “也没什么,人总有运气高的时候,也有运气低的时候,你运气不好,也许只是走路摔一跤摔断腿,下巴脱落,也不一定就一头摔死自己什么的。”

    陈奇:“……别说了,大师您说,要怎么处置。”

    “问问周家那对父母丢了多少钱,这部分给人家留着,暂时不要还,等没事了还回去。”

    陈奇连忙应道:“好。”

    “剩下的我便不管了,你是想扔了,或者做善事,哪怕是没什么用的捐给寺庙都成。”

    杨玉英笑道。

    陈奇连忙点头,心下还是惊疑,不禁问道:“我看周岩赢刚刚那位刘老爷,赢得那般干脆利落,怎么到我这儿就忽然开始输?”

    他有自知之明,从小到大就没上过赌桌,自然在这方面,既无技术也无经验。

    杨玉英叹了口气,小小地掀起眼皮翻了个白眼:“当然是我帮你作弊。”

    陈奇:“啊?”

    杨玉英莞尔,她到也不真如陈奇腹诽的一般,特别喜欢卖关子,略想了想,就用陈奇可能能理解的话语解释道:“不知周岩做了什么,他的,你就当是魂魄好了,在短时间内剧烈燃烧,因此智力,五感,体能等等素质也骤然爆发。”

    “现在不光是在赌桌上,他读书,写文章,做任何事,都会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但是这种力量并不是无限的,消耗得是他本身自己的灵魂潜力。”

    “今日我在赌场选的那个刘老爷,身上有一层灵光,说明他心地善良,身具功德,若在人间功德不散,必然福寿绵延,让他和周岩去赌,周岩要想赢他,必要消耗更多的力量。”

    陈奇闻言大惊:“那周岩……会不会对周岩很不好。”

    杨玉英轻笑:“也没什么,我趁机在他身上定了一张定魂符,他最近不能再借用他本身灵魂的潜力,如今已经燃烧的力量用完之后,就会感觉身体乏力,脑子转得没以前那般快,手脚也不如过去那般灵活。”

    “要是他能忍受这等失落,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慢慢好转,虽然还是会有所损耗,但这种损耗是可以渐渐恢复的,也许一年,也许三年五载,他还能恢复成原来那个周岩,再找回他丢掉的东西。”

    陈奇大喜:“当真?”

    杨玉英挑眉:“真的。”

    当然,前提是他能忍受这种失落感。

    杨玉英觉得,此人恐怕没那么容易忍受,就说当年她玩游戏,享受过联邦出产最新型号的星辰光脑,再让她去用老旧型号的那些,她也不乐意。

    如果这人受不了落差,他必然还会去找那个让他获得这一切的‘人’。

    杨玉英觉得,今年秘卫有一个算一个,连神刀在内,她的业绩没准能排第一。

    “因为周岩在刘老爷身上消耗完了自己的力量,所以我和他对局,我就赢?”

    陈奇恍然大悟。

    杨玉英失笑:“嗯,我帮你作弊时能省好些力气。”

    陈奇:“……”

    一个连骰子都没摸过的人,想凭对方失去超人一等的技术就全胜,除非做梦,唔,第二种可能就是出千作弊。

    此时凉风袭来,周岩呆在赌坊依旧未曾外出,闲坐也无聊,杨玉英转头看着陈奇轻笑:“都到了这个份上,你难道就没什么想说?”

    陈奇犹豫半晌,低下头叹了口气。

    “周岩读书很用功。”

    陈奇稍稍有一点激动,“五更起,三更眠,苦读不辍,除了读书,半点消遣也无。我看着都觉得他闷。”

    “他压力特别大,我家里爹娘对我读书没什么要求,我是小儿子,将来分一份产业,不缺钱花便是,读书读得好当然好,读不好也没关系。”

    “周岩不一样,周伯父和周伯母对他读书很是看重,特别希望他能中秀才,中举人,甚至中进士。”

    杨玉英没有插口,容着他啰里啰嗦。

    “在以前读私塾的时候,先生们经常夸耀,说周岩是个天才,他爹娘也觉得他是天降麒麟儿,周家那些亲眷们全以他为傲,可是到了齐州书院,天才多得是,周岩那点聪明又算什么?”

    “在齐州书院读了半年,周岩就明白了,秀才或许还能拼一把,但总归还是得靠运气,那些白头秀才们,哪个小时候没在家里,在乡民之间被当成天才过?”

    “周岩觉得自己不是天才,只能千百倍的努力,拼命努力。但是别管再怎么努力,甚至还满足不了自己对自己的期望,有时候,他也厌烦。”

    唠叨半晌,陈奇回过神,终于觉得自己的话里的抱怨着实无用,连忙说起正题。

    “就在差不多十天前,齐州书院放假,我和周岩都不大想回家,反正回家也是千篇一律,除了读书没有别的。”

    “周岩说他累了,他不愿意回去,一回家看到父母,就会有种不能呼吸的滞涩感。”

    “于是,一放假,我们两个就约好了去郊外的山里稍稍放一放风。”

    陈奇眼眶一热,小声道,“我还好,周岩已经大半年没出过门,每日在家里是读书,在书院也是读书,除了读书,就再没别的事情可做。”

    杨玉英颔首。

    “那天我们也没做什么,就喝了点酒,互相抱怨,说些现在想想也没甚用处的话,然后……我们就遇见了女,女仙!”

    陈奇身体一抖,当时只觉漫天星空灿灿生辉,如今再想,毛骨悚然。

    “发色鸦青,肤色雪白,自水面上踏波而至……要求我们请她喝一杯酒。”

    “我和周岩都没拒绝她,估计没有人能拒绝那样的美人,美人喝完酒,便浅笑吟吟对我们说,看在我们请她喝酒的份上,可以跟我们做一项交易,只要付出代价,我们想得到什么都行,”

    杨玉英:“……有一点老套。”

    她记得以前跟元帅在游戏里浪,就有些玩家喜欢在NPC群体中扮演这类角色,无所不能的商人,以等价交换为原则,公平交易。

    有能力做到这类交易的异常人士,到不是完全不可能出现,可眼下这种环境下,杨玉英更倾向于两个书生很倒霉地遭遇了怪物欺骗。

    想想她最近几个月抓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知道是怪物的可能性,比遇见真神仙的可能性大得多。

    “然后呢,你们交换了?”

    陈奇脸上一红,讷讷道:“我没有的,我有一点害怕,胆子小,也没什么必须想要得到的东西。周岩他却忽然抓住那女仙的胳膊,当时吓了我一跳,幸好女仙也没有怪罪。”

    “我听周岩对那女仙说,他想拥有别人不能及的天资。”

    “我当时就想,到底是周岩,遇见女仙这么神奇的事,竟然不要金银珠宝,不要美人,只要天资,我其实要不是害怕,肯定提出要花不尽的银钱。”

    陈奇心有余悸,他早已猜到那所谓的女仙有问题,若是当时没抵得住诱惑,怕是他要和周岩一样变得不像自己了。

    “女仙答应了周岩的要求。”

    “但她说,要拿走周岩身上的某样东西作为代价,这样东西不会影响周岩将来凭借自己的天分功成名就,周岩犹豫了片刻,还是应了。”

    “其实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多了酒,晕晕乎乎的,我甚至也不能确定,那是真的,还是在做梦,可第二日我们醒来,周岩回去一读书,就忽然发现他和以往大不相同。”

    “以前读一百遍才可能稍稍记得住的东西,如今扫两眼就记得极为牢固,以前怎么写都缺少灵性的文章,如今却是思路如泉涌,学业成绩可谓是突飞猛进。”

    “不光是脑子,他各方面与以前比,都出色了好多,先生说他这是开窍了,可我们都知道不是。”

    陈奇的声音越来越低,显得有些恐惧,“一开始只有欢喜,我还后悔来着,早知道是真的,肯定抓住这奇遇,真是好处送到眼前我都没取,天生没这命。”

    杨玉英瞥了陈奇一眼,点点头:“嗯。”

    陈奇:……‘嗯’是什么意思?

    他默然片刻,又继续道,“周岩的天资的确渐渐凸显,可很快就出现了问题,他再没心思同我说话,我们约好一起去喝酒品茗赏花,他尽数都忘了,他对父母也越来越没耐性,竟会和爹娘吵架,又过了几日,连架都懒得去吵,我觉得,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周岩。”

    “那日无意间看到了大师处理怪物的情形,我就想,恐怕他也是着了怪物的道。”

    正聊天,只听砰一声,周岩从赌场大门口跌出,落地一踉跄,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汗珠。

    其中一个赌场的伙计立在门前,说话到是挺客气。

    “我们正正经经地做生意,可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买卖,你这动辄赌手赌脚的,着实让人害怕,客人们要你的手脚作甚,快回去吧,没钱就别来耍。”

    周岩僵直着身体在赌场门前站了片刻,忽然沉下脸,转头一路疾行。

    一开始他只是脚步沉重,没多时竟在街上跑了起来。

    杨玉英猛地起身,沿着街道一路直追,陈奇跟在后面气喘吁吁,却是咬紧牙关,说什么也不肯掉队。

    也幸亏周岩的身体大不如前几日,否则,他怕是绝对追不上。

    天色从太阳西斜,到暮色降临,再到染上浓郁的黑,城外的风冷得刺骨。

    “就是这座山,就是这条小河,我记得。”

    陈奇忽然喊道。

    杨玉英猛地驻足,把陈奇一挡:“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回……算了,就待在这里等,哪儿都不要去。”

    她转头装模作样地对道边一古树道:“烦请树爷爷赐下一根枝条。”

    灵力一震,只听沙沙声作响,古树的枝桠轻轻断裂脱落,啪嗒一声掉在杨玉英的手里,她随手在枝条上虚虚地划了几笔,就把它郑重地交给陈奇:“拿着它,坐在这里,不要动,不要说话,好吗?”

    陈奇愣愣点头,回过神便已看不到杨玉英的身影,他登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此时山边阴影晃动,他果然不敢动,也不敢下山。

    却说杨玉英的情绪其实也稍稍有些紧张。

    她一入山,整座山都在向她传递一个信息——内有怪物,不要靠近!

    山中的气息诡谲而充斥着恐惧,杨玉英的胳膊上都起来一层细细碎碎的小疙瘩。

    杨玉英顺着气息一路走,却是忽然脚步一顿,侧身闪避到树后。

    不远处点着几盏灯,灯火不算明快,却也不似别处那般伸手不见五指。

    灯下一鸦发雪肤的美人正举着灯笼点数:“一个,两个,三个……”

    随着她点数,杨玉英的目光也看过去,面色慢慢变得沉重下来,就在那一片草丛中,跪坐着好些人,男女老幼皆有,有人浑浑噩噩,神色呆滞,有人低声啜泣,满面惊惧。

    除了这些人,竟还有她认识的。

    莫林,文昭,林官三人皆在,看起来并无束缚,可是三个人连动也不动一下,低头坐在地上,显然情况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