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怎么样?有没有任何逃走的迹象?”一丝焦虑的神情浮现在古斯塔夫的脸上,包围这座山头大概也已经有了将近几个时辰的时间了,里面的进去的那群飞马骑士,就好像失去了踪影一般,没有半点声息,既没有翱翔在天空中逃走,也没有朝着某个范围突围。

    就算是知道后面有追兵,设置了一系列的防空的准备,这些人不至于连试探不试探,只是呆呆地一直等待着,似乎只是单纯的在消耗时间,难道欧森巴哈已经通过其他方位逃脱了?

    根据他的部下的说明,似乎是几个飞马骑士带着一位受伤的人士紫逃跑,而这位受伤的人士身材弱小,而且全身穿戴着厚厚的服装,从推断来看,应该就是刚刚逃脱出来的欧森巴哈,而且这个发现的位置,和朗格多克军队刚刚出城不远的地方,倒是和家族历史事迹中传言的情况大致符合。

    也正是这么一系列的因素,下意识让古斯塔夫认为,已经追寻到了欧森巴哈的位置,一心想要铲除这个祸乱的古斯塔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而且根据其他几个线路的人员反馈情况,几乎根本没有任何关于人员信息的内容。

    而且天空中一片晴朗,没有任何生物飞行的踪迹,而地表中也没有任何震动,没有任何山丘巨人活动的迹象,以上种种,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救助欧森巴哈的人员,定然是从那个方向逃脱了。

    而且他们逃脱的速度非常快,急切地想要和什么汇合一样,而随着古斯塔夫亲自带队一路前来,他也发现了一些人类活动过的踪迹,从整个山谷的地处位置来看,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

    而且从周围的地面的痕迹来看,也有大量人类活动过的痕迹,而这些活动过的痕迹的指向,便是那座被群山环绕,此处险峻的山谷,这么多数量的人类活动踪迹,绝对不可能是故意伪造的痕迹。

    既然有着如此多的活动迹象,那么就算是阿尔贝蒂娜等人不在此处,或者说欧森巴哈通过其他的途径已经转移到另外的地方,但是此处定然有着不少的苍之军团的士兵,而看着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反应的迹象。

    排除掉没有发现追兵这种可能性,因为那些逃跑的飞马骑士,是因为看到朗格多克的军队中,开始立即加速逃亡的,所以他们是定然知道朗格多克的军队已经赶到了此处,并在几个险要的位置处驻扎了人手,为的就是将他们一网打尽。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便是他们在等,虽然不知道他们在等着什么事情,但是古斯塔夫却不准备继续等下去了,因为等的越久,一些不可控的因素也越来越多,随着几位祭祀人员的到位,他们释放了一种控制气流的魔法。

    对于这些祭祀,他其实是持有两种态度的,一方面他也是非常敬佩这些拥有实力的人们,另一方面,他也非常讨厌他们的态度。

    当然,在这个阿玛迪斯的大陆中,魔法师仍然是上层阶级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这个大陆的力量体系,大部分还是通过魔法来铸造而成的,所有力量的依托,归根结底来说,还是魔法,其他的只不过是魔法运用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但是基础中的基础,仍然还是魔法这种奇特的力量。

    所以魔法师依然是组成这种力量体系非常关键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国家中,通常都是称之为祭祀、僧侣等称号,其实从国家角度来看,最正确的名字应该是称呼为祭祀,当然起源就要从魔法的来源地,克尔白这个国家来说明了。

    一个宗教国家能够如此深入人心地统治了这个大陆居民的内心数百年,它真正依靠的并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学识,而是这种魔法和学识的组合,克尔白的皇帝便是这个大陆在任法皇,一个魔法实力站在整个大陆顶尖水平的魔法师,也是具有传奇意义的一个人。

    而克尔白历任的皇帝,全部都是法皇,这就是说,只有拥有着整个大陆最强魔法师之称的人,才有资格君临克尔白帝国成为独一无二的法皇,但是这样的情况也十分古怪,因为只有克尔白皇族却是一直能够世袭下去。

    可以说,在克尔白中,魔法的传承是非常强盛的,只要对比与其他两个国家,克尔白的魔法才能算得上这个大陆最顶尖的魔法师,而很多魔法师的学习和深入,都是送往克尔白这个地方进行的。

    又可以说,只有从克尔白这个地方走出来的魔法师,才会被这个大陆的人们所认可和接收,并且受到足够的尊敬,而朗格多克这群皇家旗下的祭祀,便是一群真正从克尔白帝国中挖掘过来的魔法师。

    这样的魔法师,又是被这个大陆称之为正统的魔法学派,他们虽然平时都非常古板,但是魔法的造诣上,绝不是民间留下来的那些魔法传承能够比拟的,至少对于这种魔法的使用和了解上来说,他们有着绝对的压制性,当时这群老古董有着令人非常讨厌的性格,这也是克尔白这个国家造成的一个严重弊端。

    作为一个宗教国家,克尔白帝国非常排外,它们排挤任何不信任克尔白的所有人们,所以这样的情况也一直延续到了这些固执的魔法师身上,更让人难受的是,这群魔法师本来就是讲究传统的一些人,加上这样的传教后,更加是完全不能接受任何新事物的状态。

    而且加上他们一个个傲气冲天,根本不接受任何除了皇家命令以外的指令,造成了古斯塔夫非常的不满,毕竟其他的贵族或者官员,多少还是给点他的面子的,只有这群混蛋从来不给。

    而这种魔法,只要从地面上有朝着天空飞翔的魔兽,都会受到这些气流的影响,从而飞行姿势不稳或者难以控制方向的情况,而这些在天空中东倒西歪的对象,便是朗格多克军队最好的移动靶子。

    “吹号,前进!”古斯塔夫命令传言官吹响了战争的号角,这是一声悠长浑厚的长鸣,是用某种生物的尖角制作而成,而这种号角一样的东西也不是什么普通生物的材质便能做成的。

    而是一种特殊的魔兽,这种魔兽有着气息魔法的适应性,所以用它们头上掎角做成的号角,它的声音仿佛有着一股魔力,它可以轻易的穿透那些厚重的岩壁和长远的距离,将这种长鸣带到此处的每一个位置。

    而且这种声音还有着一种可以贯穿魔法屏障的功能,在很多战争中,许多魔法师都会释放一些范围性的控制魔法,而这种区域的士兵,很有可能会大批量地被这种魔法给控制住。

    而通过这种号角,便可以穿透这些魔法屏障,呼唤起这些士兵真正的内心,从而使他们清醒过来,可谓是实用性非常大的战争道具。

    随着这声辽阔洪亮的声音,所有的士兵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朝着山谷之中进发,此处的士兵都是古斯塔夫麾下的士兵,对于古斯塔夫的命令,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这一声战斗的号角,便是代表着死战,绝对不放过里面的任何一个人,片甲不留。而这个,便是隐藏在这号角声音中最为关键的内容。

    士兵的前进速度很快,虽然山谷的范围很大,起码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除去将各个方位把控住的祭祀以外,还有一些士兵守护在他们的身边,其余的士兵全部朝着山谷内进发,只要有这祭祀的魔法控制,相信这些一旦离开地面的飞行魔兽,将是天空中最为明显的靶子。

    士兵的排兵方式主要以步兵和射手两个职业为主,因为此处也已经算是在群山之地,普通的坐骑根本没有办法在这样的地质结构中进行奔跑和前进,而且整个军队的行进方式也只是步步紧逼,为的就是给与中间的阿尔贝蒂娜的军队压力。

    并不是为了急速追赶这些逃兵,所以这些步兵其实都是刚才骑兵下马之后的士兵,此刻大约有着2千多之数,由山谷的各个入口朝着内部前进,一路上,这些士兵越发小心。

    因为随着他们的接近,他们发现了更多明显的人类踪迹,比如一些食物的残屑,人类对于树木的损坏或者使用武器伤害动物的迹象,这些都说明着这里肯定有着不少的士兵在此处安营扎寨过,而且这个数量还不少,因为这些破坏的痕迹非常普及,可以说走不了几步便能发现这样的一个踪迹。

    发现这样的迹象后,他们的动作立刻变得谨慎起来,此时将他们军队围起来也已经有了不少的时间了,作为常识来说,他们肯定担心这些阿尔贝蒂娜的士兵会在这些地方设下各种陷阱或者圈套,严阵以待这些朗格多克的士兵。更新最快电脑端:

    为了谨慎起见,他们的步伐变得有些缓慢,慢慢将周围的遮挡视线的树林和灌木丛毁坏,然后在逐步前进,随着部队的前进,他们来到了一个偌大的平地,而平地上正躺着一座棕黄色的小山。

    这座小山一般的物体,就这么突兀的呆在了整个山谷的中央位置,而所有士兵巡视了好几圈之后,根本没有发现半点阿尔贝蒂娜的士兵的影子,而接到周围士兵禀报的古斯塔夫,此刻也非常懵逼,明明看见有飞马骑士进入,而且还有如此多的的人类踪迹,怎么这里半个人影也没有。

    难道那只山丘巨人并非是阿尔贝蒂娜某种特殊契约的对象,而是她真正的契约魔兽?那为什么她没有选择正面与自己对战,难道还是为了这个朗格多克帝国的原因?

    古斯塔夫的闹钟环绕着许许多多的想法,各种事情都过了一遍,但是想得越多,他发现这个所谓的真实,他就越难追求到,整个事情如同蒙上了一层浓厚的迷雾,所有的真实都潜藏在其中,让人望不到真实,也触摸不到真实。

    随着他的视线环绕,他慢慢将视线转移到了整个山谷的中央,没办法,眼前的景象太突兀了,明明是一律平地的位置,偏偏中间的区域多了这么一个巨大的石块,而且这个石块在阳光的反射下似乎还能绽放出不同的色彩。

    当然,引起古斯塔夫重视的,自然也吸引了这些军队士兵的注意力,在外侧范围无法搜寻到的前提下,这些士兵自然将注意力就放在这身处在中间的这座明显异常的小山。

    一个士兵走到小山的下方,用手指背部敲碰着那些土黄色的表面,一边和旁边的士兵交谈着,“小明,这种是什么岩石,怎么敲了敲还能感觉到一股令人心颤的感觉,你家里不是做建筑的吗,你有见过这种奇怪的石头吗?”首发、域名请记住三

    这位被称呼为小明的士兵,他也跟着这位士兵一样,用手触摸着这些土黄色的岩石表面,思忖许久之后,仍然无所得,只要摇头苦笑,“没见过,感觉像是一些碎石而已,像是那种长期放置的东西上面粘着的那种,应该不算是什么岩石吧。”

    听闻小明的言论,那位士兵更加奇怪了,黏上面的?那里面到底是啥?于是他拿出了手中的匕首,在这块土黄色的岩石表面用匕首凿击着,看能不能将外表面去除,露出里面的东西来。首发33

    果不其然,这些土黄色的岩石,似乎真的只是附着在上面的碎石而已,士兵的匕首轻易地将上面的一层表面清除干净,露出了一块颜色更加深厚的表面来,而这个表面之处,非常光滑,没有一丝凸起和凹陷,随着这一块区域的碎石清除之后,这位士兵发现,这个表面,有点像是一种动物的鳞片一样。

    而当下面这些士兵在捣鼓的时候,古斯塔夫突然出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他们敲击的时候,及时是离开这块岩石大概几十米的距离,古斯塔夫也能感觉到一股心悸的感受,这是面对强敌才会出现的情况。

    而下一刻,便印证了他的想法,整个小山在颤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