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096

    苏大壮和流年同时停下了手中的攻击动作,一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小棚子。

    冷弈气质轩昂的身影正站在小孔子的入口,负手而立,衣袂飘飘,浑身上下弥漫着生冷昂贵的气质。

    让人忍不住想要拜膜,想要仰望。

    “怎么样?你们试出对方的实力来了吗?”

    冷弈的声线平稳,听不出任何波澜。

    可是这话听着流年和苏大壮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好像他们两个闲着没事,集众斗殴一样。

    “回主子的话,我们只是切磋切磋。”

    流年汕汕地笑着,那笑容要多假就有多假。

    这场战争是他先挑起的。

    他得负责把主子的火给灭了。

    其实啊,对方在打斗的过程中。

    早就察觉到对方是自己人了。

    后来的打斗纯粹是为了切磋武艺而已。

    最新感觉出来流年不是他的敌对手的人是苏大壮,因为对方的攻击。

    看似招招狠厉,但是都没有攻击他的要害部位。

    在联想到主子的身份地位,就不能猜出流年是什么人?

    作为曾经威震元国的摄政王,身边怎么会没有一两个绝顶高手誓死保护呢?

    前段时间没有跟在身边,并不代表他没有待卫。

    只是还没赶到而已。

    如今赶到这里了,对方不过是想试试他的武功。

    所以苏大壮也刻意放缓了自己的攻击力度,一心一意和流年比试起来。

    流年自然也是察觉到苏大壮知道了他的意图,就更加放心的切磋了。

    可是沉浸在武功切磋的两人,差点忘了主子的存在。

    这算不算痴迷武学呢?

    “切磋出什么所以然来了吗?”

    “暂时还没有……”

    流年依旧不怕死的说着。

    要是再给他们一点时间,指不定就分出高低来了。

    唯有苏大壮,一脸沉默的候在旁边。

    冷弈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最是不喜欢别人和他打马虎眼。

    “流年,我看你是闲着没事干了。你给我去山下的集市药材铺子里,买一包白芨回来。”

    果然,冷弈的声音,阴澈澈的传出来。

    “噗嗤……”

    “啊……,哈哈……”

    苏大壮和旁边的似水一时没忍住,两人相继笑出了声。

    “主子,我……”

    流年觉得自己后背都流汗了。

    主子为什么要派他去山下买白芨呢?他不过是和苏大壮切磋切磋武艺。

    至于要被主子赶下山去买什么白芨吗?

    话说白芨是用来干什么的?

    买衣服和吃食他能理解。

    买白芨什么的,流年就算想破脑袋也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

    “还不赶紧去,你还有半天的时间,天就黑了,天黑之前要是赶不回来的话……”

    冷弈可不管流年心里闪过多少问题,抬头瞧瞧天空,正儿八经的说着。

    “是的,主子!”

    流年单膝跪地领命而去。

    主子说天黑之前他要是赶不回来的话,虽然没说的太明白。

    但是天黑之前他要是没有把那个什么白芨给带回来的话。

    估计他的小日子就好过了。

    苏大壮:“……”

    似水:“……”

    两人眼含同情的,目送着流年火烧屁股般的往山下奔去,心底默默的为他点了一只蜡。

    “主子,要不我去吧,流年对这里的地况地形怕是不熟悉。”

    流年离开后,苏大壮单膝跪地请求着,买白这种跑腿的体力活还是他来干就好。

    虽然他和流年第一次见面,但是凭他的感觉,流年绝对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

    主子说出他的名字他就记住了,所以心甘情愿的代替流年跑腿。

    “不用了,就让流年去吧!”

    冷弈的目光瞧着流年远去的背影,眼睛里闪过一道幽暗光辉。

    流年是他的近待,跟在他身边多年。

    早已经历练出一身不可言说的本领。

    要是连买点白芨这种小事情都办不好的话,早就尸骨已寒了。

    “对了,主子,你今天晚上吃的东西不多。我给你带来了一点内子烙的饼,山里的食物单一,主子将就点吧。”

    苏大壮这时候才想起来他上山的目的。

    本来是来给主子送饼的,结果一上山就被流年一顿招呼,差点忘记了正事。

    苏大壮飞身而上,从那棵大树桠上取回了装着烙饼的盘子,单手隔着盘子感受了一下。

    嗯,还好,饼子还是热的?

    “先放着吧!”

    冷弈的眼眸扫过苏大壮递上来的盘子。

    几张烙得金黄酥软的饼子,正安静的躺在盘子中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食物香味。

    嗯,不错,这饼子确实是出自个巧妇的手。

    看来苏灵儿的娘,也是个心灵手巧的家庭主妇。

    到底他们夫妻俩是怎么教出苏灵儿这种古灵精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儿的?

    “是,主子!”

    苏大壮将盘子中的烙饼恭恭敬敬地放在小棚子里的小矮几上,退到了一边。

    寻思着要不要离开?

    冷弈的气势和眼神太过于震慑人心,侵略性十足。

    站在主子的身边,四周的空气都是稀薄的,好像连呼吸都不太顺畅了。

    “对了,这位是似水!”

    似乎是察觉到苏大壮的不自然,冷弈指着旁边的似水介绍了一句?很自然的将苏大壮心底的不安给消除了。

    似水的眼神转了过来,朝着苏大壮点点头,苏大壮同样朝着对方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交流就是这么简单。

    “力苏,这段时间你事儿也很多,先去忙吧!”

    做完了介绍人,剩下的事情就是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是的,主子,属下告退。”

    苏大壮心里松了一口气,行礼告退。

    他的事情的确很多,从明天开始,他就要忙得不见人影了,甚至一两天不着家也是常事了。

    “似水,把烙饼吃了吧?”

    冷弈瞧着苏大壮宽厚的背影消失在灌木丛林里,才对着一旁的似吩咐到,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转过来。

    “谢谢主子,我不饿。”

    似水依旧恭敬的立在一旁,这是苏大送给主子的饼,说明主子也没吃,他怎么能吃?

    叽里咕噜,一道很不和谐的肠鸣声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