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074

    这个小棚子的四周和往常一样,看上去和他几天离开前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只是,他还是感觉到了一点点的不同。

    至于是哪里不同?他也暂时说不上来。

    他感觉到小棚子四周好像凭空多了一丝不属于这里的气息。

    这股气息更像一个年轻男性的气息,纯洌而刚猛。

    但他认真去感觉时,那股气息好像又消失了。

    好似他的感觉只是错觉。

    这里依旧什么都没有改变,还是那个掩映在灌木丛林里的小棚子。

    苏大壮的脚步不停,一双眼睛依旧四处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一丝和他猜测的信息吻合的物品。

    可惜他的目光所到之处,看到的都是茂密的灌木丛林。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宝贝女儿为了防止别人怀疑她私藏了一个男人。

    早把有关与冷弈的东西和物件,拿到做饭的火炕里烧了。

    现在这里出了冷弈本人之外,根本没有属于他的任何物件出现在这里。

    月光皎洁,透过茂密的森林散发出点点微亮的光晕。

    苏大壮确定四周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抬头瞧了瞧散发出橘黄色灯光的小棚子。

    眼里顿时闪现出一丝慈爱的光芒,那是父亲看女儿的眼神。

    苏大壮再次迈开步子了,怕吓到苏灵儿,他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身影,大踏步的朝小棚子走去。

    苏灵儿的眼光极好,在苏大壮离小棚子50米远左右,她已经借住树林里透出的微光瞧出了自己父亲的影子。

    惊喜映上女孩清澈的眸底,她爹上来接她回家了。

    她连忙转身朝着身后的冷弈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身后的男人放松了全身戒备,灵儿甚至清晰地能看到男人紧绷的身子,松懈了下来。

    冷弈一双幽暗的眸子扫过,不远处惬意的女孩,开心的笑容真诚纯粹,毫无掩饰的亲情感迸发而出。

    有那么一刻钟,他的眼神闪过一丝瞬间的湿润,那是一种亲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和依恋。

    可惜……他从来都没体验过。

    即使曾经有那么一点点。

    后来也被人无情的扼杀掉了。

    看见自己的爹有这么高兴吗?冷弈的情绪受苏灵儿感染,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骤然明亮起来。

    “爹,是你回来了吗?”

    苏灵儿的声音,如喜鹊般空旷悠远夹杂着掩饰不住的欣喜。

    “是呀,灵儿,是爹回来了。”

    苏大壮的声音在幽暗的森林里回荡着,给人一种安宁恬静的感觉。

    他的女儿,正坐在高高的树梢上,小棚子的尽头,等候着他,等候着他带她回家。

    苏大壮不仅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甚至轻轻地提起了轻功,准备飞身而上。

    小棚子里的苏灵儿却一下子慌了神。

    要是他爹跃进小棚子,那棚子里的弈哥不就暴露了?

    她是一个未出闺阁的女孩,收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囚犯。

    若传了出去,她的名声何在啊?

    她爹不气得青筋暴起才怪呢。

    慌忙之中,苏灵儿想也没想一句话就这样冲出来。

    “爹,你站在那里等我就好。”

    苏灵儿的声音成功的阻止了苏大壮接下来的动作。

    让他脚下带风的步子弋然而止,停在原位。

    小棚子里的冷弈倒是一脸的淡定。

    苏灵儿的爹瞧见或者是没瞧见他们,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不妥。

    反正他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多一个人知道他的存在也没什么。

    他会在离开之前灭掉自己存在这里的所有痕迹,而后把自己离开的方向弄成一个迷,让想他的人像无头苍蝇一样转吧!

    “灵儿这是想要干什么呢?”

    对于灵儿看似无厘头的要求,苏大壮也没有产生任何疑问,竟然按照灵儿的要求停住了脚步,昂头站在那里?

    似乎在等苏灵儿的答案。

    他其实想要看看他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又想出什么主意了?

    “唉,我只是想让爹地站在那里,看看我的轻功进步的如何啦。”

    苏灵儿调皮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更加的悦耳动听。

    同时朝着身后的弈哥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自己回去了,让他安心呆在小棚子里。

    冷弈的嘴角轻轻的笑了笑,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大手从怀里摸出了一样东西,朝着快要飞身而去的苏灵儿掷过去。

    “哦,是吗?那我倒想看看你的轻功进步的如何啦?我不在的这几天有没有偷懒?”

    树下的苏大壮爽朗的笑了出来,笑容中有浓浓的宠溺。

    原来是为了要让他验验她的武功到底如何了?

    他家的小妮子,估计把他所教的武功全学会了吧?这劲头倒是很让人欣慰。

    看来明天得教她新的招式了。

    冷弈把手中的东西扔过去的同时用嘴型无声的说出两个字。

    “给你!”

    “嗖……”

    一只树根状的东西,从冷弈的手里精确无误地飞到了苏灵儿的手里。

    “什么东西啊?”

    慌乱中的苏灵儿,也不知道冷弈扔了个什么东西给她,心里暗暗的问了一句。

    等东西到了她手里。

    才瞧出这个长长条条像树根一样的东西竟然是白天他们俩挖的那只人参。

    当时她被大蟒蛇吓坏了,已经放弃了挖那只人参。

    结果冷弈赶到的时候,不止把这个人参完整的挖了出来,还将那条大蟒蛇的蛇胆给取了回来。

    现在弈哥把人参给了她,可能是知道大蟒蛇曾经吓过她,怕她晚上做噩梦,就没有把蛇胆一同给她。

    “你留着吧!”

    苏灵儿用嘴型无声的说着,想也没想就想把人参给扔回来,她挖这棵人参的初衷,就是为了给弈哥补身体。

    谁料到这个男人竟然把人参给了她?

    “你拿去吧,我有蛇胆就足够了。”

    冷弈依旧无声地比划着,示意苏灵儿,她爹在树下早已经等不及了。

    “灵儿,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赶紧下来,不是要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轻功吗?”

    果然,苏大壮的声音传来,苏灵儿收起那只人参,眼神复杂的瞧了身后的男人一眼。

    “哦,我马上就来。”

    苏灵儿灭掉了小棚子里的桐油灯,施展着轻功飞身跃下,消失在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