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073

    才会没有反对华啸的荒唐行为。

    结果他的人里里外外把苏大壮家房前屋后查了个遍。

    确实华啸所说的那般,除了一头怀孕的老母猪,连个瓦片都没有。

    因为他家的屋顶全是茅草盖的。

    而且这两天在路上,他也有意无意的让人试探过苏大壮的武功,发现此人除了力气大一点外,完全就是一个莽夫。

    根本就没有任何武力修为。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蓝衣军团的人呢?

    蓝衣等团的人可是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人才中的人才。

    不止武功高强,智力超群,甚至生活能力也是超出常人的强悍。

    他相信他们即使是生活在这些小村子里,也不会活的太差。

    至少不会像苏大壮这般,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莽夫,过了上顿没有下顿,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得,没见着这个村子穷的都快叮当响了,我的人可都是见钱眼开的人,你就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去吧,他们是不会打扰这些村民作息的。”

    华啸一脸的我有钱的表情,让一下冷静自持的冷轩黑了脸。

    说的他好像很穷一样。

    他好歹也是个王爷,所以说是过的闲散了点,但毕竟也是皇家子孙。

    钱什么的,自然是不缺。

    两个个各自子黑着脸,想着自己的心事,走回了自己的帐篷,把帐篷不值得严严实实的,就再也没出来过。

    原始森林里除了空气好猎物多,还有一样东西也让人消受不起。

    那就是蚊子,而且是个头巨大的长脚蚊子。

    别小看这种长脚蚊子的威力,一旦被它沾染上了,它就会猛烈吸人血,同时放出一种毒素,让人被叮的同时感染上这种毒水。

    这种毒素会让人奇痒无比,让你不停的挠啊挠皮肤,严重的甚至会引发皮肤溃烂而死。

    家里养的家畜什么的,要是防范措施做的不好,被长脚蚊子叮死是正常的事。

    当然,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人们,对这种长脚蚊子早已经有了防范力,他们才不会像外人一样惧怕这种长脚蚊子的。

    比如苏灵儿,此刻已经从兜里拿出防蚊虫叮咬的一种草药粉,放进小棚子里的焚香炉里点燃。

    只要有了这种防蚊神器,弈哥晚上就可以安心的睡觉,不用担心那些空中轰炸机,嗡嗡嗡的进来咬人了!

    弈哥答应教她的武功招式,她已经看了一遍,大概记住了其中的要点。

    只要她融会贯通勤加练习,想必过几天她的武功就有所长进了。

    现在天色已经全黑了。

    她得赶紧下山去,不然的话待会儿就要打着火把下山了。

    要是平时,打着火把下山也没什么的。

    可是刚才,母亲说的话犹在她耳边。

    有大批的男人驻扎在村里,都不让她下山,省的多生事端。

    要是她时刻打着火把下山。

    那岂不是引人注目吗?指不定真的会招来祸端。

    苏灵儿待弄好焚香炉,见它升起袅袅炊烟,站起身来,把桐油灯点芯波拔了拨,灯光更加明亮了。

    “好了!”

    苏灵儿一拍手,准备站起身来,和弈哥打一声招呼走人。

    谁想到一双大手,在她起身的同一时间,又把她拽了回去。

    淬不及防的女孩,就这样跌进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灵儿坚挺小巧的鼻梁猛地撞在男人的胸前,撞的对方一阵闷哼。

    男人身上那些刚刚愈合不久的伤口,又渗出了一丝丝淡淡的血迹。

    男人身上浓烈的雄性气息,挟裹着淡淡的药草味,铺天盖地的侵占了她的感官系统。

    男人的气息纯冽阳刚,强势霸道的充盈着他的鼻腔乃至整个胸腔。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四周的氧气在一瞬间好像减少了许多,她觉得自己的脾气有点困难。

    脸上情不自禁的起了一片片红晕,温度开始骤升。

    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难道想要对她下手?

    她才15岁呢,还是个孩子呀。

    哦,错了,是快要满16岁了。

    在这个朝代16岁的女孩,已经是成年的年纪了。

    虽然有的女孩在16岁的时候已经成为妈妈了。

    可是她并不想在16岁的时候就和男人有什么。

    况且对方还是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是她的良配,她一直都很清楚的。

    苏灵儿努力让自己的大脑保持的冷静,边用力的爬起来,一边没好气的问道。

    “你干什么啊!”

    撞得头脑发昏的苏灵儿,摸摸快要撞扁的鼻子,心里的怒火升起来。

    她以礼相待,甚至还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助他,他却是这样回报的。

    岂不料她的话音未落。

    被对方再次强硬的把脑袋按了回去,而且这次的动作和力度相当的大。

    弄得她躺在男人的怀里动也动不了。

    “有人朝这边过来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魅惑,在她的耳边悠悠的响起。

    搅动着她耳旁的发丝和脸上的细小绒毛,怀里的女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冷弈的声音沉闷的从胸腔里发出,犹如从遥远的天际里传来,让人心思摇拽。

    “有人朝这边过来了?”

    短暂的征愣过后,苏灵儿很快就找出了对方话里的重点。

    “对,听脚步声应该是一个男人。”

    冷弈的脸色凝重,用嘴角示意苏灵儿不要乱动,另外一只手,缓缓的伸向了之前苏灵儿用来杀大蟒蛇的那把匕首。

    那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一旦射出,绝对是一件杀伤力极强的武器。

    而且,弈哥的武功深不可测。

    他射出的武器,对方一定不死既伤。

    “等等,你说来的是一个男人。”

    苏灵儿快速的按住了冷弈健的手臂。

    要是来的是她爹,被射伤了怎么办呢?

    “嗯!”

    冷奕肯定的点点头,他的内力早已经恢复。

    感知得到对方的脚力浑厚有力,呼吸均匀,爬到山顶,连粗气都不喘一下。

    可见对方不只是个练家子,还是个武功深厚的高手。

    “先等等,我去看看情况,你在出手不迟。”

    苏灵儿朝小棚子的门口爬去,想要看清楚来人是谁?

    在离小棚子100步以外的范围,苏大壮迈着稳健的步子,正一步步靠近。

    一双锐利的眼睛,正四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