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072

    不过转念一想,这里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估计很多想不到的野生动物都会生活在里边。

    而苏大壮本身就是一个猎户,家里有大量的肉食应该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有狮子肉和野羊肉什么的,都不足为奇了。

    古时候的猎户,打到的猎物,猎物的肉食是不值钱的。

    猎户需要的是猎物身上的皮草,只有那个才能换来银子。

    至于肉食只能自己吃掉,或者是送人。

    实在吃不掉的就只有自己做成风干腊肉挂起来。

    这样,全家人才不至于在寒冬腊月里或者是缺粮短米的时日里饿死掉。

    苏大壮和村长杨田生坐在上首,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哈着腰,一脸的讨好的让冷轩和华啸用餐。

    至于柱子娘、柱子和林翠萍坐在下首,坐如针毡,想要站起来,又觉得不太合时宜。

    因为冷轩和华啸之前就说过了,他们是主人,不应该站着,而是应该陪同他们一起坐下用餐。

    可是对方的气势太过强悍,弄得他们的小心肝跳的和平常的都不一样啊!不止快,还有点紧张。

    生怕自己粗俗的动作。

    惹得这些人不喜,那就糟了。

    没看见对方身后,几十个虎视眈眈的黑衣人,像老鹰看小鸡一样。

    把他们几个瞧得,心底毛毛的,甚至连脚底板都不太敢着地了。

    唉,她就说他们村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华贵的男人。

    苏大壮偏偏要把这些人带进来村里。

    还把村长一家子请过来作陪。

    弄得村长一家子也和他们一样坐立不安,明明做的香喷可口的食物。

    此刻在他们眼里和牛粪差不多。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紧张的缘故,他们好像连筷子都不会拿了。

    “令兄,肖兄,请用餐吧!”

    两波人相互对视,僵持了好久,村长杨田生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没办法呀,他不说没人说话呀。

    他是一村之长,这个时候理应是该他出头的。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坐在上首的两个贵人没有说话,到是他们身后的随从。

    几时双阴冷的目光齐刷刷的朝他射来,带着凶狠的视线,好像一下子就将村长杨田生给刺穿了。

    把杨田生吓得一个哆嗦,差点就一屁股给坐了回去,还好苏大壮及时站了出来。

    一把就从后面托住杨田生的腰身,陪着笑,朝上首的两个人做了一个请用餐的姿势动作。

    才让村长成功的站稳。

    “诶,村长和苏兄客气啦,大家开席吧!大家都开始吃饭吧,请随意啊。”

    见冷轩依旧板着他的一副棺材脸,华啸赶紧跳出来答话。

    缓和了酒桌之间,看似不平等,却又强势无比的气氛。

    毕竟是做生意的人,走南闯北,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

    他们这次进山来。

    两人都没有使用自己的真实身份,省得招惹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冷轩让人称他为令兄,华啸让人称他为肖兄,这就是之前村长为什么称他们为令兄和肖兄的原因?

    “呵呵呵……,是啊,是啊,那就大家都开始吃饭吧。”

    苏大壮也顺着华啸的台阶赶紧下,打着哈哈让在场的人赶紧吃饭。

    走了两天的山路,他又累又饥又疲劳。

    可是偏偏身后跟着两大尊神,现在又弄到自己家里来吃饭,他不打起精神都不行。

    为了招乎和应酬跟着他来的人,他忙的几乎脚不沾地才弄出一桌子的菜,忙的早就饿过了点,肚子也好像没那么饿了。

    琳琅满目的一大桌子食材,他完全没有食欲。

    冷轩和华啸再次相视一眼,心底的无奈一眼明了。

    他们两人在众人唯唯诺诺的眼光下,每样菜品象征性的吃了一口。

    便提出告辞。

    要是他们再不走的话,估计苏大壮一家上下和那个什么村长的家人,怕是要被他们吓得牙根都快咬破了。

    一听他们要走,苏大壮和村长杨田生心里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象征性的挽留了一下,便让他们离开。

    终于把两位得罪不起的大神给送走了,大家伙才有心情坐下来吃饭。

    可是忙活了半宿的人们,现在也吃不下去饭了。

    吓都被吓饱了。

    而罪魁祸首华啸和冷轩此刻正慢悠悠地走在村子蜿蜒盘旋的小道上,一脸的兴致澜澜。

    “瞧你出的鬼主,差点没把人家给吓出病来。”

    不知走了多久,冷轩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他只不过是想过来苏大壮所住的村子瞧瞧,没想到华啸会突然提出要在苏大壮家里用餐。

    山里的人家能有什么好吃的?

    即使有,做出来的东西,他们两人也是吃不下去的。

    反正他们自己带有厨子,走到哪里?这些厨子都会给他们做饭。

    可华啸这小子偏偏头脑发热。

    偏要到一个猎户家里蹭饭。

    不知道人家粮食短缺吗?

    估计为了凑合这顿饭,把家里所有的食材都用来做了吧?

    可是他们有什么都没吃,即使像征性的吃了那么一点,也只是含在嘴里。

    早前出来的时候,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给吐了出来。

    简直是暴殄天物,恶气味十足。

    他虽然是一个闲散王爷,也算一个纨绔子弟类型。

    但从不会挑逗贫困人民为乐趣。

    “唉,冷轩,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当时我提出要道苏大壮家里吃便饭,你不是也没有反对吗?”

    这个时候把责任全推他身上。

    早干什么去了?

    他还不是想去看看,一个在短时间内能卖出两块虎皮的猎户,家里会是什么样子的?

    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谁能想到呢?

    这家人确实穷啊!屋里头穷的一眼就望到底,甚至连张像样的桌子都没有。

    他们吃饭的桌子还是向这个村的村长家借的。

    除了一头正在怀孕待下小崽子的老母猪,就是几块廉价的动物皮草铺在床板上,让人看着都心生怜惜。

    “从今天起,咱们就在村外好好的驻扎,看好你的人,不要随便进村扰乱村民们的生活作息,最迟后天咱们就离开。”

    好吧,华啸说的确实是实话。

    他之前也是想去苏大壮的家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