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斗破之永恒剑帝 > 第五十一章落雪无痕

第五十一章落雪无痕

    萧风很顺利的回到住处,云韵等人也搬到院子来住,院子里的房间很多,她们住下还是绰绰有余,虽然这些房间,都没有与之匹配的小型演武场。

    跟正在院子里品茶的云山和白夕言打了个招呼,萧风就一头钻进了房间,来到小型演武场。

    雪诩交给萧风的是一门身法斗技,便是方才在擂台之上,雪醒兮施展的那门。

    萧风简略的扫视了一遍,发现这门斗技虽然逆天,但却有很严重的缺陷。

    落雪无痕,是这门斗技的名字。这门斗技有一个限制,一年最多只能使用三次。

    发动这斗技时,可免疫一切伤害,哪怕是有人用剑,直接往你脑袋上砍也没一点事。

    但五分钟过后,所受到的伤害,会成倍作用在使用者身上。所以这门斗技非常鸡肋,除非抱着必死的决心,否则还是不用为好。

    “呼”萧风吐出一口浊气。

    这门斗技还是有用的,至少临死之前,还能拖一个垫背的来下面陪他。

    萧风没有学习这门斗技,因为时间不够,萧风算准了时间,在大比当天结束闭关。

    “总算出来了,师兄赶紧走吧迟了就赶不上比赛了。”见萧风从地下出来,纳兰嫣然美眸闪过喜意,急忙抓着他的手,往外拖拉。

    “嫣然,别急啊离比赛还有一段时间。再说了,这么多人,轮到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萧风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颇为淡定的拉住了纳兰嫣然,带着她不急不缓的步行。

    “可是”纳兰嫣然还想说什么,却被萧风粗暴的打断了“没有可是,你就安心陪我走会儿,都跟你说了要劳逸结合。”

    “听我说。”纳兰嫣然伸出雪白的手掌,捂住了萧风那喋喋不休的嘴巴,正色说道“师兄,万龙大比规则突然改了,不再是以双人对战的方式进行,而是改成了大混战。

    龙圣帝国发布了告示,大比时间就在下午三时,看时间快要到了。师兄,你是先逛着呢还是去比赛场地”

    萧风还能怎么选,也只好让自己这位腹黑的小师妹,带他去比赛场地了。

    虽然城内不能飞行,但是两人都有修为在身,很快就能抵达。

    天渊城,位于帝国首都之下,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地下城。这里颇为神秘,是皇族的居所,想要进入这的第一个条件,便是效忠皇室百年。

    所以这里成了亡命之徒的庇护所,没有人敢冒着被诛杀的风险,潜入天渊城杀人。

    还有一种人也生活在这里,那便是实力强横的厌世者,这种人因为厌恶世俗间的种种,索性就来了这里,皇室对于这类人,不会要求其效忠,他们只需在有生之年,帮夜姓皇室做一件事,便可永久居住在天渊城。

    当然,这两种人在天渊城不多。还有一类人,在天渊城占了八成以上,那便是万龙之比的参赛选手。

    每次比赛的参赛选手,都有过人之处,哪怕是那些花重金购买参赛信物的人也一样,若没点自信,谁敢这么花钱呢

    如果说,有人花了大量的财物,到头来成绩还是不怎么样,那就只能说明,这个人有点背景。皇城司又或者各大家族,也不会放过结交的机会,交善总比交恶好,与人为善不会有错,虽然总有些奇葩不会领情。

    手持参赛信物,穿过重重防守,终于来到了天渊城,这龙圣帝国乃至西北大陆最神秘的地方。

    萧风来不及去揭开它神秘的面纱,在一名皇城守卫的带领下,来到了参赛地点。

    数千米的场地,上万号人,都在一块古老的墓碑前等候。在墓碑前,笔直站立着百道全身黑甲的护卫,他们拱卫着一个华服男人,男子气质阴柔,面白无须。

    “呵一个没卵的男人,摆什么谱。”

    “小心给听见。这位可不简单,据我所知,他早已踏入斗尊之列,看样貌应该就是传说中夜氏皇族的守护者,上七尊之一,现任枢密院副使,杨桦大人。”

    “上七尊是什么”

    “年轻人。你只要明白,这位你得罪不起就行了,问这么多作甚”

    “云大人,你知道的真多”

    靠近云韵等人时,就听见了云山和白夕言两人的谈论。现在这两人的关系可不简单,在白夕言不懈努力之下,他们成为了忘年交。终于,除了萧风以外又有一个能说得上话之人,虽然过程艰辛了点,但现在看来也挺值的,至少已经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老师、师公还有夕言,等会我们一起进去。”萧风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云韵早就看见他们二人,只是朝自己的两个弟子点了点头,便没说什么。而云山二人,此时正在热烈讨论,枢密院副使杨烨的性别问题。

    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他们的心跳在这一刻,停住了。他们被吓傻了,要知道,他们讨论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太监,真正的斗尊强者,伺候过数代君王,就连皇帝见了他们,也要客客气气的问句好。

    要是被听见,那可真是没有一丝活路。好在他们也不傻,听的懂话的意思,以及声音的熟悉感,让他们原本那颗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

    长吁一口气,两人眼神颇为幽怨的,看着打扰到他们谈论的萧风,似在埋怨什么。

    “都看我干什么”萧风面带笑意,轻声问道。

    “小风啊怎么每次有事你都在闭关”云山摸了一把最近养起来的白须,不解的询问。

    “不仅如此。每次来还不声不响的,突然说话。二公子你要知道,人吓人是会被吓死的。”白夕言也加入声讨队伍中。。

    萧风无奈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辜,谁让他们这么作死。敢在斗尊强者眼皮底下,肆无忌惮的讨论着他的性别。

    要不是那位的注意力没放在这边,他们现在恐怕早就身首异处,死无葬身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