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桐人,打残 > 第三十章你看那个碗,它又大又圆,你看那个人,他又黄又绿

第三十章你看那个碗,它又大又圆,你看那个人,他又黄又绿

    撤回封印后的桐人又回到了天命附近的村庄里面,不过这次没有变成桐子,也没用去村庄里的房子里,而是钻进虚空幻界里面了。

    “嗯……药效不错”桐人的灵念扫了一下塞西莉亚和齐格飞两人,前者修为是七品武王巅峰,后者是三品武王后期,说实话,十天提升一个境界,比开挂还快。

    就连君狗剩都没两人升的快,这要是再磕点药,再过一个月(现实中),这俩卢来佛祖附体的巨头就能突破武皇了吧。

    ……

    “别光修炼啊,你们可以**……做的事情,我会允许的(滑稽)”试探性的调戏了两人,而这对夫(shuang)妻(ren)俩(gou)的反应也理所当然的……个屁呀,啃人呢吧,你俩能不能给点反应。

    两人好似听到了桐人内心的想法,于是脸上皆是露出兴高采烈的表情。

    桐人:“……”

    我真的想给这对发狗粮的家伙来一发星爆气流斩,并且还是那种超出系统限制的那种。

    为什么桐人在SAO里面的星爆气流斩能一秒三十六剑,当然是因为他突破了系统的限制,达到能超出系统限制的极限高度。

    就比如说某个玄幻世界的主角,由于在重生前没开外挂,也就是主角光环,才导致损落重生,而不开挂……主角光环就干不过天道,天道也就和系统限制一样。

    之后主角重生以后开启了卢来佛祖赐予的外挂,经过一番努力,最后终于干翻天道,超脱世界的限制。

    桐人所处的就是以上这么个情况,这下屏幕前的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说星爆气流斩是一秒三十六剑了吧。

    ……

    不过,接下来两人的操作再次震惊到了桐人。

    之间塞西莉亚拔出的神之键,黑渊白花。

    齐格飞掏出他的天火圣裁,直接来一发天火出鞘。

    两人就这么杠了起来。

    桐人:∑(??д??lll)

    黑渊剑的剑气从齐格飞的手臂上擦肩而过,再看齐格飞,很像双刀流的桐人,就差一招星爆气流斩了。

    两人战斗简单粗暴,齐格飞极力催动灵能,使出琪式幻灭圣决——天火篇。

    这也算桐人给齐格皮留的保命手段了吧。

    而塞西莉亚则是桐人传授的星爆气流斩,没错,是星爆气流斩,你没看错,虽然她拿着的是另一把武器是枪……

    “幻灭双剑!”

    “星爆气流斩!”

    狂暴的气流和余波纷纷打在桐人的脸上和身上,虽然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他的发型被吹乱了,这就不能忍了,你知道一个男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吗?

    那就是发型,发型不好看整个人就废了!某个光头魔王除外。

    两人的攻击撕裂狂风,整个虚空幻界封魔乱舞,但……在这里摆放着的东西依旧在原来的位置,你想想,一颗种起来比地球还大几十倍的树能被只能吹翻一座城市的风吹倒吗,答案是不能。

    “玄音剑影!”

    桐人突然出手,抽出阐释者一剑挥出,无形无色的剑气瞬间瓦解塞西莉亚和齐格飞的全力一击,这就是桐人……修为的恐怖之处,其实吹口气也能解决的说……

    “发型都让你们给吹乱了,玛塔库”来了一发后,桐人把剑收回剑鞘,接着在塞西莉亚和齐格飞的头上敲了两个大红包,别问我为什么连塞西莉亚也要打……

    “这不是你让我和我老婆**做的事吗?”齐格皮抱怨,浑身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塞西莉亚还好,并不像齐格飞一样,黑渊白花比天火自残消耗的灵能要少。

    所以这样下去还是塞西莉亚比较持久,不过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污捏?

    抛出脑袋里的污点,桐人摘下一颗道仙果吃了起来,这国很**的,凡人吃了一步成仙帝,并不存在爆体而亡的情况。

    桐人不语,手中无数神火旺盛的贼TM灿烂,看的齐格皮浑身起鸡皮疙瘩,玛德,当时就是被那东西烧成黑炭的,就是现在变强了,但是感觉还是无法生气抵抗之力。

    “开玩笑,开玩笑的”齐格皮立马就从心了,心想再被这东西烧一回估计这辈子都是植物人了。

    “知道就好”桐人收回神火,找了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睡觉去了,虽然谁睡了五千年,但毕竟是沉睡,而不是那种完全放松心情的睡眠,所以精神还是有些疲惫。

    在虚空幻界静修两个月不错,现实中也不过过去两天而已,足够了。

    两个月后……

    桐人伸了个懒腰,嗯,修为又涨了一层……艹!

    本来五千年这修为控制的好好的,结果虚空幻界能量太牛逼导致睡了一觉修为就又涨了一层,玛德。

    这样下去再升一层就能毁灭地球了,也只有降临级的崩坏兽还有崩坏意识能和他杠了。

    “处刑日到了”撕开一道裂痕,桐人直接离开虚空幻界,也没和齐格飞和塞西莉亚打招呼。

    ……

    外界,卡莲被带上处刑台,虽以她现在的实力,就算从这里打出去也只是受点小伤而已,但她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没必要,为什么要和一群没乃……呸,没脑子的家伙斗智商呢。

    而此刻,桐人已经化身平民,混入人群之中,褐色一套穿着下隐藏的是SAO中的神器和装备,不过都被桐人用了点‘小手段’隐藏了。

    这时,桐人锋利的眼神瞄到了台上一个角落的,带着那种特别欠揍的表情,仔细看看还会发现有一种万花丛中一点绿的感觉,不对,不是一点绿,而是绿到连青藏高原都要自愧不如的那种绿。

    如果有绿帽法诀给你修炼的话,那岂不是就和飞一样了?

    所以说嘛,你看那个碗,它又大又圆,你看那个人,他又黄又绿,真的,不仅有黄色,还有绿色,两全其美啊!世界级景象!

    咳咳咳……

    “卡莲,你可知错!”奥托他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和法院判处时才用的锤子,狠狠的敲击了桌子,而桌子在一瞬间不满裂痕。

    桌子:卧槽,老子招谁惹谁了?我俏丽吗,你有毛病啊!

    桐人听到了来自桌子的哀嚎,不由扶额,心想:怎么现在的桌子都会喊卧槽了?这就是所谓的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吗??

    唉,是是不是跟不上时代了,我是真的没文化,整天就想两开花……

    以上纯属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