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简桑榆摇摇头,而后就把身子靠在顾沉的腿上。

    前面有一台风扇在呼呼的吹,顾沉还拿着把纸扇在帮她扇风,饶是如此,三四点的烈日照射下,就算是在背光处,也还是热的简桑榆直喊怀念京都的秋天。

    简桑榆枕在顾沉的膝盖上仰着看着顾沉,长得好看的男人,是连这个角度看着都好看。

    简桑榆伸手摸了摸顾沉的胡子,因为她喜欢,所以顾沉的头发和胡子一直都还没有去剃了,他下巴的胡子,就像是简桑榆的新玩具一样,闲着,就喜欢伸手摸一摸。

    周可可和小钱气呼呼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辣眼睛的画面。

    “你们干嘛这么大火气”简桑榆眼神分了一点给周可可两人,“遇上什么事了”

    “不是我们火气大,而是真的太气人了。”周可可小小声的道,“不知道谁起的头,在那瞎传,说看见你今天早上一大早穿着睡衣从纪老师的房间里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和小钱上洗手间的时候还听到有人在那嘀嘀咕咕,你说气不气人有些人怎么嘴巴这么贱”

    “还有,她们还说你”周可可差点气糊涂了,还好理智回归的快,没有把什么话都吐了出来。

    “今天早上一大早”简桑榆坐了起来,“我早上醒来给千泊哥送了一趟芦荟汁啊,那个东西对晒伤很有用,是顾沉带来的。”

    “睡醒的时候那就是一大早了。”周可可点头,“就送点东西,给谁看见了这么不怕烂嘴巴的乱说一通”

    “就是,这是顾先生在这,要是顾先生不在这,是不是就有更多人相信了”小钱这脾气的姑娘气的都想拍桌。

    “有些人思想真脏,说桑榆姐你趁着顾先生睡着了就跑纪老师的房间去幽会,还说,你可能是给顾先生下āniányào了,顾先生才能睡的那么沉一点没发现。”小钱气的站在那直跺脚。

    “你早上出门送东西的时候遇见人了”顾沉转头问了简桑榆一句。

    “遇到了纪星辰。”简桑榆想了想,“我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遇到纪星辰了,她还和我打了声招呼。”

    “那肯定就是她了”周可可看纪星辰第一眼的时候就不喜欢她,“她又不住这一层,那么一大早的出现在那一层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是贼喊捉贼吧她见被你遇到了,就怕你说出去,所以干脆先把脏水泼你身上来”周可可越猜越觉得她可能把真相给猜出来了。

    “看她就像是白莲花这种女人真的让人讨厌”周可可越说越气,越气越骂。

    导演已经在那喊开工了,简桑榆也没来得及多问,也没来得及说话,整理了下思绪就过去了。等简桑榆走了以后,顾沉才盯着周可可,语气严肃的问道,“你刚才说,还有什么话说到一半,那些没有说出来的话是什么”

    周可可表情很明显的一变,摇摇头,“没有,就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