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嗯。”顾沉神色依旧淡淡,虽然他也感觉出来了那些人对他态度上的转变,但是这些对顾沉都没有半点影响力。

    他又不是来和这些人热络的。

    “拍卖快开始了,我们去领号码进去坐着等吧。”林谦择自然了解老友的性子,所以也没有在宴会厅多呆,带着顾沉去领了拍卖的号码以后就直接进了主会场。

    主会场里已经坐了不少人,这次没有提前安排好位置和号码的,统一是谁先进来谁先登记领号码找中意的位置先坐。

    林谦择和顾沉找了一个比较中间视野最好的位置坐下,位置上已经放着一本小册子,翻开小册子就能先了解今天拍卖的章程,包括今天要拍卖的每一个物件的详细介绍和卖家信息。

    林谦择兴趣不在此,翻了两页,又丢了回去,“没看到喜欢的,我也想不出有什么是你会喜欢的。”

    顾沉没吭声,本来是想伸手去拿被林谦择丢回去的册子的,但是,这手一动,就被牵制住了。顾沉犹豫了两秒,作罢,并没有开口喊林谦择翻给他看的意思。

    十来分钟以后外场的人陆陆续续都进场了,这不算是一场很大的拍卖会,所以来的人并不多,主会场的座位都还空着一大半。

    进入主会场保持安静,这是默认的规矩,所以很多人看到林谦择以后,有心想过来和他打一声招呼,也只能压住这个想法,但是,偌大的主会场,林谦择和顾沉的周围坐满了人,两人,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中心点。

    拍卖会开始以后林谦择一开始还有点耐心的连看了几个拍品,等过了快一半以后,他也没见顾沉有动静,林谦择的耐心也用完了,直接拿出手机开始玩了起来,一边朝着顾沉凑了过去,低声问道,“你想拍的是什么东西这都拍掉一半了,你该不会是在家里无聊,所以喊我出来陪你透透气的吧”

    “等着就是。”顾沉丝毫不见着急,只是原本翘着的二郎腿换了一只腿继续翘着,肩膀往座位靠背一靠,整个人看过去,一副很是自在又惬意的样子。

    如果不是顾沉手没法举牌参与拍卖,林谦择这会就先走人了。

    ”下一件拍品,宋代玉簪,此玉簪为欧阳家族的传家宝之一,此玉簪为欧阳家族第一位宰相亲手制作,赠与发妻,后,每一位欧阳家族长媳入门,这只玉簪便会交由这位新人手里,这只玉簪,由此一直被很好的传承到了至今,此玉簪为欧阳老先生本人所出,起拍价,五百八十万。”

    台上的主持人说到这便朝着后边等待的礼仪招招手让礼仪和将拍品端了出来放在展示台上展示。

    林谦择看了眼,咦了声,“这个玉簪不错,如果不是欧阳老先生的孙子公司出了问题急需资金周转,欧阳老先生应该不会舍得将这个老物件拿出来拍卖,毕竟,是象征着一个家族传承的传家之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