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简桑榆,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不能拍吻戏。”

    “这哪里算吻戏就是黄立洋亲了罗真的脸一下,就碰一下脸颊的那种亲,又不是亲嘴。”简桑榆惊愕的无言可喻,“国外的贴面礼都比这个亲密了。”

    “总之,我不许,要么借位,要么你就别演了。”顾沉将剧本收了起来放在了床头柜上,“没得商量,你自己看着办。”

    “喂顾沉”简桑榆直接站了起来,“你不讲理”

    “在我这里,我的话,就是理。”顾沉道。

    “你霸王”简桑榆气的跳脚,小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是。”顾沉站在那直接就承认了简桑榆对他的控诉,“再有异议,中午你也别出门了。”

    简桑榆眼底火都要喷出来了。

    冷静

    冷静她必须冷静

    几秒以后,简桑榆还是没忍住,炸了。

    靠

    去他妈的冷静

    “顾沉”简桑榆直接追了上去,拦着已经出了卧室的顾沉,大声的吼着,“我要和你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

    “想得美。”顾沉绕过了简桑榆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简桑榆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瞪着他,顾沉也没有理会她,直接开了电视,换了几台,没有他想看的,他便没再换,也是巧了,停下的那台节目正在放动画片猫和老鼠,顾沉略感烦躁的随手就将遥控器放到了边上去,然后拿起抱着放在膝盖上看。

    报纸上写着什么内容顾沉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还站在那的简桑榆身上。

    只是他没有转过头去看她,但是,他却一直听着身后的动静。

    等了几分钟,顾沉还以为简桑榆应该要回卧室去生闷气了,没想到,身后就忽然传来简桑榆哈哈哈笑成了个傻子一样的声音。

    顾沉抬眸朝着电视扫了一眼过去,就看到汤姆猫脚踩在捕鼠器上嗷嗷叫的画面。

    还真是

    连生个气都不专心的小媳妇。

    “简桑榆,要吃棒棒糖吗”顾沉忽然开口问了句。

    一点不意外,身后的人张口就脆生生的应了他一句,“要。”

    等他回头,简桑榆已经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要伸手拿了。

    但是,在她指尖快要碰到他手上的棒棒糖的时候,她的表情忽然一变,迅速的收回手,骂了他一句,“阴险”

    简桑榆重新气呼呼的瞪着顾沉,嘴里嘀嘀咕咕的骂着顾沉阴险小人,故意放动画片转移她的注意力。

    被骂了的顾沉一点没生气,反而笑了出来,笑声低低。

    顾沉心里暗笑,看来容易炸的猫也容易安抚。

    “不许笑”顾沉一笑,简桑榆越觉得丢脸,直接扑了过去拿手去压着顾沉的嘴,“你这样我真的很生气,我要离家出走了”

    顾沉将简桑榆的手从他的唇上拿了下来,挑挑眉,“如果你觉得你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走得出这个大门的话,请便。”

    简桑榆有自知之明,走不出去。

    她用力的推了下顾沉,本想泄泄愤一下,但是退了两下,顾沉还坐在那屹立不动,她就更气了。

    “你就把我气死好了”简桑榆直接坐在了顾沉的边上,伸手就将顾沉手上的棒棒糖抢了过去,三两下的拆了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话,“顾沉,我们来心平气和的讲讲道理。”

    硬的不行来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