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桑泊行 > 第六十七章鼓卧旗折黄云横

第六十七章鼓卧旗折黄云横

    燕王的举动,着实令身后围着的南军大惑不解,一时缓了进攻。

    看样子,他这是在向着什么人招呼。难不成,那河堤之后竟藏了伏兵?

    瞿能冷笑,燕王被逼至绝境,竟使出如此手段,佯装招呼伏兵上前。伏兵?他又何来的伏兵。

    “都督!”身后忽有人急呼,瞿能回头张望,是李景隆手下亲卫。

    “大将军有令,恐有伏兵,命都督速退!”那亲卫大声道。

    瞿能一口老血差一点喷将出来,这般拙劣的把戏,李景隆居然信了?!

    “大将军还说,望都督莫忘陛下之嘱托!”那亲卫继续道。

    勿使朕有杀叔之名……这一句是此番出征前皇帝的嘱托。

    也正是这一句,使得众将束手束脚畏首畏尾,令那燕王任意来回却无人敢碰他分毫。

    眼见着那亲卫已经慌慌忙忙往回跑去,瞿能却下定了决心,振臂高呼:“燕王倦矣!此时不擒更待何时!”

    南军众将原已起了退缩之意,闻言士气大振。

    朱棣心头却是一沉,自己佯装招来伏兵,竟没能糊弄住瞿能。而不远处火器营推出的战车上,巨大的木桶内,箭矢携着火焰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四处乱窜。所到之处,人马伤亡惨重。

    不过转瞬之间,陈亨被平安重伤,徐忠手指被断,河堤下死伤无数一片惨状。

    身后是白河无尽,身前是已崩溃的燕军,朱棣头一次体会到绝地二字,是如何的情形

    山下的这一场早已分不清你我的杀戮,似乎永远不会停歇。

    不断地有人伤重倒地,不断地有人死去,刀戈早已被鲜血浸透,燃烧的流矢伴随着巨大的轰鸣,所过之处无有活口……

    桐拂起先还是站着,到后来摸索着坐下,而即便是坐着,也是止不住的颤栗。

    河堤之上被困的那几个身影,她都识得。

    孙定远此刻已无暇顾及那几匹受伤的战马,拼死护在燕王左右。马三保几人,亦早已殷红染甲。

    猛地,她看见他们的身后,一人一骑正迅速地渡河而去。

    “十七!”桐拂失声出口。

    秣十七不知何时换了甲衣,此刻身背长剑,手挽弓弩,正义无反顾地向着河堤而去。

    桐拂再坐不住,死死抓着一旁的树枝,“十七!你疯了么!快回来!”她站在山崖边用尽全力地喊着。

    那声音仿佛雨滴落入河面,倏而寂灭。

    眼看着孙定远中箭,却仿佛混不知道,仍苦苦支撑……

    眼看着秣十七冲上河堤,将身下的马交给燕王,自己却跑去孙定远的身旁,与他并肩而战……

    飞火流矢的浓烟,渐渐漫上河堤,桐拂却看见孙定远最终不支,轰然倒下。而秣十七俯身将他抱住的瞬间,身后的南军冲她举起了长刀……

    他们的身影迅速被浓烟笼罩,桐拂再看不见什么,但方才那一幕,足已令她痛彻肺腑心神俱裂。

    与二人虽不过月余的朝夕相处,但孙定远和秣十七皆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性子,嘴上凶巴巴其实对自己十分照顾……

    马场衣食粗陋,他们却护得她吃饱睡好。纵然平素没少让她干活念书教骑马,无非也是不令她一人落单冷清,以免被人欺负……

    山里猎来的野味,总不会少了她的一份。知道她从南方来,他们特意将肉食烹熟,挑了嫩的送来……

    喝的水也都是他们特意多走些路,取了上游的水给她用,以防吃坏了肚子……

    秣十七本有自己的营帐,却每夜睡在桐拂这里。嘴巴上说她是奸细,得好好盯着,其实根本就是在陪着她……而孙定远也搬到相邻的帐子,若有动静,随时可以过来察看……

    思及此处,桐拂双腿失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手臂上的伤处早已崩开,血顺着手臂蜿蜒而下,落于砂砾石隙之间

    风起得十分忽然,仿佛平地而生,且很快携着砂土一阵猛过一阵。

    这样的风沙,对于燕军来说并算不得什么。常年与蒙古人打仗,风沙里来来回回不知多少趟。

    但对南军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场。

    风大也就罢了,这风里的沙砾,仿佛千万细密的针,吹打在面上生痛,根本睁不开眼来。

    火器营的一窝蜂再无法点燃,阵型顿时大乱。

    李景隆早将双眼护住,只听见头顶的将旗被大风刮得呼呼作响。身旁的人乱做一团,极力将他护在中间。

    浓烟散去,风势却更猛了。燕军有了这片刻喘息,终得机会重整队列。

    也就在这一刻,喀嚓一声巨响,紧接有什么轰然倒下的声音。

    众人都循声望去,南军惊骇地发现,李景隆李大将军的大旗旗杆,居然生生被风折断。

    那大旗原本何等威严,眼下如枯木朽树,顷刻倾颓。

    举旗那人一时呆若木鸡,不可思议地望着手中剩下的半截旗杆……

    接下来的一切,逆转地十分迅速。

    人心这样东西,一旦被动摇,崩溃起来是惊人的摧枯拉朽。

    而如此的际遇,自然不会被朱棣放过。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已突出重围,与驰援而至的朱高煦合军一处。

    朱高煦见父王无恙,顿时精神大振,与父王一起在李景隆后方纵横掠阵纵火烧营。在南军的一片混乱中,朱高熙竟一举将瞿能父子皆斩于马下。而朱能也将平安击退……

    再想寻那李景隆,却见他早早领头逃跑,一路丢弃辎重,狼狈不堪。

    朱棣父子岂能容他轻易走脱,一路追至月漾桥。南军被杀而互相践踏淹死者数万人,横尸百余里……

    暮色拢下之时,脚下的这一片战场,仍被四下里兀自燃烧的火照亮着。

    桐拂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下得山,如何过得河。脚下一个踉跄,她才看清楚,自己正站在这一片死寂的河岸之上。

    触目可及,数十里伏尸累累,残剑断矢,破碎的盾甲之上早看不出原本凛凛纹路。血渍犹新,在缝隙中兀自蜿蜒,映着火光显出狰狞颜色。

    没有声息的躯体,仿佛断垣残壁,以古怪而骇人的姿势,凌乱而扭曲地堆叠。

    她并不敢看脚下,但又必须去看。因为她晓得,秣十七和孙定远也在这里。她得找到他们,他们不该躺在这个冰冷的修罗场。

    一声马嘶,在死寂的一片里,格外响亮。

    桐拂身子一颤,远远就看见了立在尸首间的那一匹战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