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晚周异唐 > 第95章藤后的瓜
    辰初,李道冲准时到达西门,与张承唯会合。

    此去洛阳,大表舅是举家前往,主君主母三儿子两女儿一个不少,加上张承唯一家一共十几辆大车。

    另外受邀的几家也是如此,城门口马车排满,李道冲粗一估计,队伍可能要排出去一二里。

    “巧啊,姑娘,又见面了。”

    听李道冲招呼,武红昭没有接话,狠狠剜他一眼,钻进马车,显然是记着仇呢。

    李道冲不以为意,又与武湮打了招呼,武湮善意笑着,没多说什么。

    武红昭是最后到的,她来了之后队伍就开始行进。

    中原大地官道完善,尤其是洛阳和汴州这等大城之间,道路平整,是以即便车马拖拉,队伍的行进速度也不慢,只是女眷们遭的罪多一些。

    比如程氏和张承瑾,她们都很晕马车,午休的时候出来透气,面色苍白,干呕连连。

    张承唯看在眼里有些心疼,却也无法,武湮走陆路就是在钓鱼,鱼不要钩就一直走下去,他只盼着鱼儿蠢一些,早点咬钩。

    鱼儿的确很蠢,黄昏时分,一队衣甲沾血的骑士远远地向武湮招手,武湮与来人亲密交谈了一番,回来路过李道冲身边轻巧地眨了眨眼,随即走向领队的人,没到天黑,一行人就上船了。

    “真想不通,明显的大坑,这些贼人还往里跳,没脑子吗?”船舱里,李霆鄙视不已。

    “两个原因,一是出现了武红昭这个变数,使贼人对咱们的实力估计错误,今天剿匪的是汴滑军,贼人们怎么都不会想到,就几个大户去洛阳看花,会引得汴滑军暗中护送,设局围杀。”

    李道冲躺在床上悠闲地翘着脚:“二是有退路,现在齐鲁江淮等地山头林立,闲汉们再也不甘心老老实实要饭,都想着干一票大的做投名状找地方入伙,这种心思刺激下,一点风险不算什么。”

    李道冲叹了口气,“庞勋之乱离咱们太远,过往我都是把他的残部如何为害当故事听的,今日算是切身感受到了,我估计啊,这些乱匪不清,迟早还得再乱一次。”

    李霆想了想,坐到了李道冲床边,“我听别人说,庞勋残部大多都集中在了王仙芝手下,这个王仙芝……”

    “就是大伯父那铁子。”李道冲直接就断了李霆的幻想,“不用怀疑,绝对是同一个人。”

    李霆顿时坐立不安,“三侄儿,这些年大哥从没与他断联系,不会牵连到咱们家吧。”

    “人家现在什么事情都没做呢,谈什么牵不牵连的,不过将来就说不准了。”李道冲看向李霆,“四叔与他们不熟吧!”

    “不熟。”李霆立刻表明立场。

    李道冲非常怀疑,“这些年王仙芝总往幽州贩马,每次来都要住个把月,四叔一顿饭都没跟他们吃过?”

    “真没有……”李霆苦笑连连,“其实我也想过与人结交,只是人家看不前我,咱家买卖刚做那年,王仙芝和尚君长来到了涿州,那时我兜里有钱,就琢磨着请人吃顿饭,熟络熟络,刚开席的时候还好,等人家知道我是个卖菜的后,就不一样了,其实王尚二人没有异样,只是他门下面那些人阴阳怪气话中有话,满满地鄙视之意,我也很不高兴,之后人家再来也就没再向前凑,都是大哥与他们往来,他们的关系是真不错,离家前我还听大嫂说想把二侄儿送到人家那历练呢。”

    估计是听自己和李霆去长安,心野了……李道冲无比了解大媳妇的为人,事事都要攀比,连出去闯荡都是,你不带我,我就自己找人。

    摊上这么个亲戚真是够了,眼巴巴的想让儿子混黑道,李道冲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事他也管不了,只能盼着老夫人给力一些,把人拦下,别自己在长安努力着呢,却因为后院起火被下了狱,那就太惨了。

    李道冲多惨都是将来的事情,现在真惨的是秦宗权。

    汴州有一伙人打算抢劫去洛阳的大户,这事秦宗权知道,也受到了邀请,但他并没有参加。

    组织这伙亡命之徒,秦宗权是隐在幕后的,众匪不知道他们的大佬是朝廷的牙将,秦宗权也不可能舍掉官面的身份去王仙芝那儿落草为寇,所以杨行密的邀请发到许州,他没有一丝犹豫就拒绝了,只计划着做自己事。

    其实秦宗权在这里的私心很大,双方的案子都是犯在汴州,自己的案子成了,对面的大概率就黄了,同样换过来也是如此。

    所以秦宗权不想和汴州人有任何牵连,去汴州也没有跟当地帮派打招呼。

    彼时汴州的外来人很杂,秦宗权人数不多,到了后又非常低调,汴州大佬就把他们当成了杨行密联盟的某一支,一面和他们联系,一面向杨行密确认。

    秦宗权当然不会理会对方的招呼,我这边的事就三两天,完事就走,多说多错容易暴露,无视就好了。

    然后事情就被搅合了。

    看到城东的闲汉一个不落全部被带走,秦宗权既难过又痛快,难过的是自己的事情黄了,痛快的是对面的事情大概率也黄了,双方一起倒霉总比自己倒霉要好,更何况我们倒霉还完全都是因为你们。

    事情黄了,就要快点逃跑,汴州现在很不安全,秦宗权当天就出了城,随后就发现了杨行密一伙还有小动作,似乎并不想退。

    要强上?秦宗权发誓,他想看看,没有一丝参与的意思,杨行密一伙全无防备被官兵包围时,他还幸灾乐祸指指点点骂对面蠢来着。

    只好奇是需要代价的。

    他看着杨行密一伙的时候,杨行密一伙也在看着他,被包围的第一时间就把人朝他的方向引,要拉他入水一同抗击官军。

    于是秦宗权也没跑掉,立刻就被官军发现了,暴露之后,他当机立断,掉头就跑,完全不管手下的死活。

    一口气跑回了许州,秦宗权咬碎了铁牙,此去汴州他带的人不多,却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被这一坑几乎全部折损,而且一旦被抓了活口,很有可能许州老巢的人也跑不掉。

    秦宗权越想事情越大,虽说招人的事他隐在幕后,但真要查,很难说绝对查不到自己身上。

    也是运气好,正担心时,他的顶头上司周汲接到了去蔡州剿匪的指令,这个活费时费力还没有一点油水,周汲部从上到下怨声载道,秦宗权心中欢喜,面上也和同僚一样满是不忿,放声大骂,开开心心出了许州。

    这次剿匪也确实救了他,武湮的探子很快就到了这里,查了一个多月也查到了南下蔡州的这支军队,但此时秦宗权已在剿匪中做好了收尾,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探子最后也只抓了几个不大不小的人物交差。

    被这一吓,之后数年秦宗权都没再回许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