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晚周异唐 > 第94章摸瓜的藤
    出了这档子事,谁也别想玩了,张检徽听得信息,很快到达事发现场,他没说什么,张承瑾却很不悦,指着张承唯教训,“这么一会功夫,就惹出事来,我看去洛阳之前,你哪都不许去了,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

    张承唯很委屈,李道冲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带着李霆思脱一溜跑了。

    李霆听得刚才的事情,心有余悸,抚着胸口惊道:“汴州的治安好差,光天化日之下当街抢劫,还有王法么?”

    思脱也附和道:“这些混混胆子也是真大,公子先不说,朴朴素素的一看就是小人物,不重要,但唯公子和那位姑娘就不同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寻常人,出手劫掠就算成功了不也是给自己招灾引祸嘛。”

    对啊!李道冲被点这一下,又联想起跟踪的神秘人,意识到这里面的事儿不小。

    “咱们赶紧回客栈,我要找武姑娘说些事。”

    然而武姑娘并没有回客栈,李道冲等了大半个下午,到黄昏时,才等到姑娘的侍女回来收拾东西。

    二人有过一次接触,已然不陌生,李道冲客客气气地招呼,“姐姐,你们这是要搬走了。”

    侍女名为沅心,应道:“是,白天多谢公子了。”

    李道冲连忙表示不用,又问,“方便透露搬到哪里去么?”

    “汴滑节帅府。”

    行吧,跟人家真是比不了,被几个流氓劫了次道,立刻就搬去军方大佬家里了。

    李道冲知道见面基本不可能了,便回屋找了纸笔写了个字条,“劳烦姐姐把这个交给武湮将军。”

    如果是给姑娘的,沅心会毫不犹豫拒绝,给武湮就无所谓了,“我一定给公子带到。”

    这算是李道冲第一次主动献策,送出字条后,就是焦急等待,武湮全无消息,直到次日下午张承唯到来。

    “明早辰初,西门出发。”这句话是张承唯来要办的正事,正事说完便是磨牙扯淡,“嘿,你可知道武姑娘是什么人?”

    “这不明了吗,还有什么说的。”李道冲道:“洛阳梁国公武家。”

    “真不是!”张承唯得意道:“是长安宋国公武家。”

    洛阳武家与长安武家立国时为一家,周三世迁都时,洛阳本家分出一支随着去了长安,近两百年的分离,二武名义上还是亲戚,但实际已与两家无异。

    “这位姑娘名为武红昭,外祖母是当今太后,母亲是官家的姐姐,大周长公主殿下,父亲是宋国公,嘿,说起来你知道当今太后的出身么,她是梁国公的姑姑,从辈分上讲,武姑娘也可以唤她为姑奶奶,这两家人真是……”

    “不用理顺的这么清楚,知道人家身份高贵就完了。”大家族之间百多年的联姻无比混乱,李道冲不感兴趣,道:“才一天的功夫,你就知道的这么清楚了,大表舅调查的?”

    “不是,武湮上午去了王家,报了武红昭身份。”

    李道冲奇道:“他去干吗?”

    “商议去洛阳的路线……他走了之后,表舅改了计划,明天走陆路去洛阳,我来不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情的么。”

    李道冲这才明白“明早辰初,西门出发”的意思,汴州到洛阳四百里路,水路一天就能到,陆路就没准了,走得慢了十天八天都有可能。

    突然改变计划,是察觉到异样了吧,李道冲暗道自己多余,武红昭此等身份,出门却只带这么几个人,作为侍卫长的武湮定然不是凡人,怎么可能需要自己来提醒小心。

    昨日被思脱一点,李道冲想明白了,三人到那片荒地是个意外,闲汉围上来九成也是没有预谋的,属于临时起意,正常情况下,根底都在汴州的混混不可能做这种招灾引祸之事,一查就都出来了,跑不了。

    然而他们偏偏又动手了,李道冲思来想去,得出了一个结论,便是他们早就准备走了,既然要走,自然也就无所谓能不能查出来,打劫也是离开之前的顺手为之。

    实际上也差不多,很早之前就有人来汴州勾勾搭搭商议合作,想干一票大的,得些钱财去濮州投靠王仙芝或者去曹州投靠黄巢,只没有好项目才一直拖着,直到洛阳召开牡丹会的消息传出来。

    牡丹会的请柬一送到汴州,贼人便定了计,将去洛阳赴会的大户当成目标。

    负责这次行动的贼人名为杨行密,此人履历非常丰满,十几岁时就参加裘甫造反,裘甫被杀后摇身一变成了官兵,戍边朔方,从江南一下到了西北,当兵期间,上司对他不喜,戍期满后不放他走,他一怒之下杀了上司逃回老家,路过徐州时恰好赶上庞勋造反,毫不犹豫又参加了一波,庞勋败亡后流落江湖。

    杨行密心思机敏,有城府有耐心,单单把劫匪不动声色地向汴州渗透就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期间严令汴州本地土匪不得有一丝多余动作,以免被觉出异样。

    这一个月的前二十八天,事情完全按照计划进行,但有道是行百里路半九十,前面再顺利也不代表最后能成功,行动前的最后两天,出事了。

    城里出意外的消息一传到杨行密耳里,他就知道事情完了,指望混混们嘴严无异于痴人说梦,己方的计划十成会被官军拷打出来,是以当机立断下令跑路。

    但此时想退也不可能,以利益结合的群匪怎么可能舍弃嘴边的肉,杨行密刚一下令就被盟友控制住了。

    “杨盟主,你想退出,没问题,但你想走,不可能,你是当过官军的,一旦在这个节骨眼上反水了,去告个密,谁都承担不起,当然盟主这段时间的辛苦兄弟也都看在眼里,我也不会为难你,你的人可以撤下来,但在事成之前,我们要把你带在身边。”

    杨行密也不多说,哼了哼算是应下,只要手下人不掺和进去,自己一个人怎么也能走了。

    随后,众匪们就得到了城内大户改变路线的消息。

    听得这个消息,众匪大喜过望,他们都是陆地上的悍匪,对水里的事情一知半解,推杨行密为盟主便是因为他通晓水事,此时刚把盟主下了,就听到目标到了自己的专业领域,哪有不高兴的道理,赶忙连夜布置,定要把这单买卖做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