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明草 > 第16章井家庄的来历
    秦白离开了好一阵,云曦她们才在绸缎庄的门口出现,带着心满意足的神态,让下人们把购买的货物搬运上后面的马车,她们这才回到自己的车上。

    贺文贤早已经等候在车厢内,在赖叔的指挥下,车队驶向了贺府的方向。云曦放下面纱,容颜如鲜花般娇艳,年芳二九,正是最美好的年纪。

    车队一边行走,赖叔一边就在车厢外报告刚才发生的情况。只要是事关府中七爷贺文贤的事,赖叔可不敢怠慢,他可知道,虽说三奶奶是女流,但做事的时候,眼中从来揉不进沙子。

    “哦你说那人拳脚不错和振威的铁兄弟交过手”

    “三奶奶,还不仅如此。”赖叔笑着答应,“他还会画画识字,而且知进退,很懂事。”

    云曦娇笑一声:“那赖叔的意思”

    赖叔陪着笑:“奴才那些小心思瞒不过三奶奶您。奴才想着井家庄那边正是用人之时,准备新开一个铁炉。如果那人身家清白,可以收到府里所用。”

    方才秦白放下身段还是起到了效果,起码赖叔他们已经没有了恶感。而且贺府中的武力不可能光依靠振威武馆一家,绝不会让某一家做大。还有着不少干脏活的江湖亡命之徒和退伍老兵,不过最信任的还是由府中家生子组成的护卫。家生子就是世世代代在贺府为奴的奴仆,与主家荣辱皆共,也最得主家的信任。另外说一句,振威武馆的弟子中也有不少贺府的家生子,这是贺府有计划的渗透和控制。

    当然,最有威胁的肯定是贺观章的朝官身份。真得罪狠的话,只需一张帖子,朝廷的大军可能就开拔过来了。

    所以赖叔的想法,如果秦白和那个身材魁梧的弟弟身家清白,那就签个契约收他们做家生子;当然,不清白也没关系,同样可以去干脏活。他根本没考虑什么秦白会不会答应的问题。能成为大户人家的家生子,这年代绝对是条好出路。多少人哭着喊着都求不到没看到振威武馆大师兄冯索,也就是振威三英之一,馆主冯四海的长子,他就高高兴兴的签为贺府的家生子,在二老爷贺观章身边当贴身随从吗

    云曦微微斟酌,突然抬头笑问贺文贤:“七弟,你怎么看”

    贺文贤想到刚刚在车厢里无聊时翻了几页的画册,不屑的撇了撇嘴:“别字连篇,粗鄙之徒。”他还记恨着秦白小瞧自己呢,对唐东的印象倒是不错。而且画册里用了不少简体字,受过正统教育的贺文贤就很看不惯。

    云曦露出微笑,吩咐道:“敢吓着七弟,不中意他。”对贺府来说,巴结的人多的是,多那么一个少那么一个都无所谓。

    “就是就是。”边上的雨婷挥舞着小拳头应和道,“刚才那人还吓着小姐呢。”

    “是,三奶奶。”

    见赖叔离开,云曦笑着打趣:“对,他竟然还敢吓着我家婷儿”

    “没有啦”雨婷扭着身子不依。

    贺文贤说:“不过那人身手挺好,都说振威那几个武艺拔尖,可那人却和振威的铁兄弟打得有来有回。娉儿姐姐、婷儿姐姐,我跟你们说,当时”

    贺文贤觉得那段经历挺有趣,说的是眉飞色舞,雨娉雨婷同样听的是津津有味。等到他们说笑完,云曦爱惜的看着贺文贤:“七弟,你天天在家苦读,是该放松一下。这样吧,过几日去井家庄,就带你一起,到那里去玩几天。”

    “嫂子”贺文贤脸上一喜,可又有点犹豫。

    云曦笑着说:“无妨回来后,在应试前你就闭门苦读,想出门我都不依。放心,夫人那边我去说,有什么骂声,嫂子给你担着。”云曦还是很疼爱自己这个小叔子的。

    云曦安静的靠在车厢壁,静静的琢磨着该要办理的事。

    井家庄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姓井的人家,谁都知道,在百多年之前,云曦的曾祖父云飞虎领着二十二位豪杰,一统莱州当地的私矿,签盟约创立了井家庄二十二家。而二十二就是个“井”字,于是就取名为井家庄。

    明朝刚建立的时候,朝中严格执行着盐铁专卖,因此只存在官府的铁冶,严厉打击各类私人开采。然而随着时间过去,纲纪越来越颓废,贪污也越来越横行。到英宗年间,各地官冶出现了大面积的亏损,这情形实在令人无语。要知道,官冶的开采是用囚徒和徭役,根本不需要工钱,连打铁都是匠户也没有工钱,甚至黑心点,徭役和匠户的食粮都需要自己自备。因此说,根本没什么成本,居然还会大面积亏损只能说全部被那些上下其手的官吏贪污完了。

    而朝廷同样是不堪重负,于是索性放开私冶,仅仅对每百斤生铁收一两五钱的矿税。于是各地英雄豪杰蜂拥而起,纷纷抢夺矿产资源,出现了明朝矿业的第一次乱局。

    当年的云飞虎也是其中之一,经过近二十年的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结盟反叛,最终扫平了所有对手,统一了莱州地方的私冶行业。并且他还托关系成为了井家庄巡检,别看巡检就是个九品杂流,但起码成为了朝中官员。而且巡检就类似于现在的派出所所长,手下有巡丁,掌管着正式武力,在当地的权利能量都极大。如果还不能理解,就想想汉高祖刘邦当初那个亭长吧,那和明朝巡检的性质差不多,完全可以在本地乡间一手遮天。

    于是在二十二家盟约以后,莱州当地终于恢复和平,进入到私冶的快速发展期。尤其是此时的井家庄,就剩下了三类人:一类是为云飞虎打工的;一类是想要为云飞虎打工的;第三类就是一个云飞虎

    那是多么令人向往的豪情那是多么令人怀念的历史

    然而随着一代代的继承,这二十二家已经大部分都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花天酒地的有之、求田问舍的有之、飞来横祸的有之、固步淘汰的也有之,到了云曦父亲的这一辈,只剩下了十家都不到了。

    想到这里,云曦不禁心中长叹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