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南心停下手里的动作,抽出纸巾擦手。

    刚才在包厢里的时候,骆远谦说的那些话历历在耳,她不敢忘。

    所以……

    此时此刻面对他,她甚至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一个字也不想说。

    不作回应。

    正当她要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骆远谦抓住了她的胳膊:“告诉我,你是不是怀孕了?!”

    她刚离开包厢,他就跟出来了。

    一直在女洗手间外等她出来。

    她是怎么吐的,吐了多久,他听的清清楚楚。

    南心知道躲不过,索性直接面对,侧过脸来,笑的一脸诡异:“是啊!我怀孕了,你要怎样?”

    说着,自由的那只手捧住肚子,“赶紧离我远点,如果孩子掉了,我可跟你没完!”

    孩子是她的宝贝,她不求富贵,不求荣华,只希望孩子能平平安安生下来。

    现在,她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她怀孕这件事,

    故意说的含糊不清,迷惑骆远谦。

    骆远谦看着她这副模样,忍不住皱眉,放开了她的胳膊。

    之前,他几乎可以肯定她怀孕,现在,他突然又有些不确定了。

    “心心,小里的事,你能不能跟警察说说,放她一马?”

    南心只觉得好笑。

    “哈哈……”

    她站在那里,很大声的笑,笑的腰都弯了下去。

    “明明受伤害的人是我,为什么要我忍气吞声?我为什么要放她一马?”

    “骆远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

    这个世上,最没资格要求她放过韩南里的人就是他!

    骆远谦不知道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皱眉:“心心,她是打过你两巴掌,可我已经替她付出过代价了,你看我这两只胳膊,到现在还不能完全伸直呢!”

    “难道说,我替她承受过的不算惩罚吗?”

    韩家和骆家现在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如果韩家完了,骆家也讨不到好处,母亲已经跟他说过这其中利害关系。

    一旦韩家倒下,那骆家也存活不了多久。

    哪怕替韩南里求情是违心的,他也要去做。

    他已经失去过南心一次,只要掌握了整个骆家的经济命脉,再把南心追回来便是。

    南心气得磨牙。

    现在她一点儿也不想理这个男人。

    当初,她怎么就瞎了眼,喜欢他!

    “心心,真的不行吗?就这一次……”

    骆远谦还在苦苦纠缠,抓着南心的胳膊不放。

    她越是不说话,越代表她不肯放过韩南里,他不能就这么放她走掉。

    刚才在包厢里的时候,韩清野投在他身上的眼神里全是警告。

    南心挣扎不掉,气得大喊:“救命!”

    啪啪……

    有刺耳的掌声传过来。

    接着,骆远谦后颈一凉。

    沈北川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骆远谦身后,两根手指压在他的颈部大动脉上:“她让你放开她,没听见吗?”

    被人掐住颈动脉可不是小事,骆远谦不敢造次,只得放开南心。

    心有不甘。

    听到沈北川的声音,南心急忙摸着墙过来,站在他身旁,抱住他的胳膊。

    “骆先生没听过一句话吗?”。

    “一个合格的前任,应该像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