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155我该去“搬砖”了

    “老公……疼。”姜语宁不安的在陆景知的怀里挣扎,“这个姿势好难受。”

    陆景知听完,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走往卧室,这是新婚夜呢。

    随后,陆景知将她放在床上,压下健硕的身躯:“我要你。”

    “我……我本来就是你的啊。”姜语宁听到那低沉性感的嗓音,身体就像触了电,麻到不能自己,“你这个坏人,勾引我喊了那么多声老公,也不见你喊一声老婆。”

    陆景知将姜语宁的手固定在她的脑袋之上然后按住,气息就在她的脸上、脖子上喷洒:“坏,也退不了货了。”

    姜语宁眼看着陆景知坐起身来脱下衬衣,动作阳刚性感,迷人得一塌糊涂。

    “呜呜……二哥,你别逗我了,鼻血都要出来了。”

    “急了?”陆景知重新压了下来,吻她的唇角,然后,将薄唇移至她的耳边低语,“新婚快乐,老婆。”

    妈妈呀!

    姜语宁觉得自己要死了。

    被迷死、电死、性感死、还有,被吻窒息、心跳加速、一言蔽之,她受不了这么性感撩人的陆景知!

    也记不得有多少次,反正,姜语宁记得上次这么疯狂,还是在他们刚开荤的那两天。

    等到鸣金收兵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六点了,姜语宁从被子里伸出手来,只听到陆景知微微沙哑的声音:“还早。”

    姜语宁骤然清醒,让旁边一看:“嘻嘻,二哥,你也有纵欲过度的时候。”

    陆景知猛然睁开双眼,然后,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你……应该是对男人的体力有误解?嗯?”

    “我错了。”姜语宁连忙认输,“二哥,我腿软……”

    “用了一个晚上,称呼又变了?”

    “二哥,我不是怕我叫习惯了,以后会条件反射吗?万一被别人听见,不好解释。”姜语宁搂着陆景知的脖子讨好道,“饶了我吧,老公,好不好?”

    陆景知没再下一步动作,而是起身抱着她一起去了浴室梳洗。

    只是双脚落地以后,姜语宁果真站不稳,陆景知见状,便伸手环着她。

    “是我太过了……”

    “没关系,谁让我老公这么迷人?”

    夫妻两人在浴室腻歪了好一阵,这才回到卧室,而这时候,姜语宁打开了床头柜,拿出了两人的结婚证,又仔细的确定了一番,仿佛只有这样才心安。

    陆景知在她身后,看到她脸上知足的表情,心也不自觉的暖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这个小傻子。

    ……

    此刻,上午十点。

    X社从昨天晚上开始,已经拦截了尹清瑜三次曝光视频,每次刚发在论坛上,或者是什么网页上,很快就有版主给她快速的清理和删除,这让尹淸瑜很恼怒,将打压消息这口锅,全扣在了光影的身上。

    同一时间,小K也把拍摄到的枯杰生活照,传送到尹清瑜的手机上。

    尹清瑜看到照片这么素,怒火中烧,直接给X社打电话:“让你们跟拍,就拍到这些?”

    “这人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我们能怎么办?”染着一头黄毛的小K理直气壮的回答。

    “姜语宁呢?他们没见面?”

    “当然没见面,要拍就拍,不拍拉倒,我们还嫌浪费时间呢。”小K轻哼。

    咱们家老大,是你能随便挖到边料的吗?

    “继续拍,既然收了钱,你们X社就得办事。”

    “亲亲女士,既然你这么恨姜穆阳,为什么不自己去找他呢?说不定,他还想着你呢。”小K“良心”的建议,“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们都懂,这小子现在就是个穷光蛋,除了样貌身材不错,哪都一**丝,你要不自己试试?”

    尹清瑜听完以后,重新去审视了姜穆阳的照片。

    最后,居然发现那狗仔的建议不错。

    姜穆阳现在要什么没什么,还需要她如此大费周章的找X社跟拍吗?而且,姜穆阳为什么没有女朋友?难道,真的是因为,对她还有旧情?

    枯杰此刻就坐在小K的身边,待他挂了电话以后,才敲他的脑袋:“演太过了!”

    “杰哥,你真要亲自教训这女的?要做出这么大牺牲啊?”

    “老子让她汗毛都摸不到,就死无葬身之地,呵。”

    与此同时,美国那边传来了关于尹清瑜的详细资料。枯杰打开邮件,然后对国外的好友道:“说好的六小时,你超时了。”

    “退你一半,主要是这女的麻烦,算我倒霉,真是个戏精。”

    “算了。”枯杰现在好奇,她到底有多麻烦。

    “那我再替你收集一些,这女的秘密多得很!”

    “谢了。”枯杰对好友道谢。

    随后,他打开了邮件,看着一连串小K觉得异常难受的英文,明明好奇的要死,但是,小K只能看懂ABC。

    “杰哥,怎么样了?”

    “父亲是个恶棍,靠纺织业起家,财大气粗,喜欢动手。母亲是个老/鸨,也是个小三,同时拥有很多男人,尹清瑜是个私生女,但是,她花钱把自己的简历做得很漂亮,加上适当的演技,欺骗了不少人。”

    “噫,这种父母教养的孩子,能好才怪了。”

    “她的身世就是她的死穴,假简历上,她给自己编造了一个生父。这个富豪的确存在,但是已经亡故,她就是利用这一点,一直瞒天过海。”

    那么拆穿她,并且把这些消息,分享给尹清瑜周围的所有人,就足以让她崩溃,当然,如果有更狠的点,就最好不过了。

    但在这之前,要把Vera的事情解决。

    想到这些,枯杰把邮件转给姜语宁,然后……拿着帽子出了门。

    “杰哥,你去哪?”

    “不是你说的,我三点一线?那这时候,我该去“搬砖”了……”

    毕竟,穷小子嘛。

    ……

    而姜语宁和Vera那边,此刻已经在光影的化妆间准备采访了。

    同一时间,Vera也在寻找自己当年的那三个同伴,当然,她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跟三人道歉。

    只是,辗转了好多熟人,她只打听到其中一个,而且,现在也在洛城。

    “打听到联系方式和住址了吗?”姜语宁问Vera。

    “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Vera一边上妆,一边回答。。

    “那就先不管,先接受采访,我哥那边,已经把尹清瑜的资料传过来了,一会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踩这贱人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