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高甜预警:我家影后超猛的 > 第41章要不……今晚不要帘子了?

第41章要不……今晚不要帘子了?

    片刻后,姜语宁拉开了小白的车门,而这时候,霍雨溪的经纪人追了上来,并且拿出手机,准备添加姜语宁的联系方式“姜小姐留步。”

    姜语宁转身,看着对方,不明所以。

    “千禧的合约,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

    “没空。”姜语宁直接摇摇头,“看霍雨溪的样子,我不想去乌烟瘴气的公司,谢了。”说完,姜语宁坐上了小白,毫无留恋的从霍雨溪经纪人的面前离开。

    虽然作为全国人民最讨厌的一个明星,但她也是有尊严的

    半山别墅内,此刻陆宗野不明所以,既然姜语宁已经上钩了,为什么让她大摇大摆的走了

    霍雨溪一脸泪痕的坐在沙发上,故作镇定,其实她现在只剩下心虚。

    “雨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贱人”

    “别说了,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根本不知道,姜语宁手里握着我们多少黑料,我们不要理她了,先考虑结婚的事好不好而且,我怀孕的事曝光了,媒体肯定会千方百计的来骚扰我,你还让我怎么养胎”

    霍雨溪夹着哭腔道,“对付姜语宁的事,以后再说吧。”

    “好好好,你别哭。”陆宗野马上妥协了,“我们先结婚,把孩子生下来,以后有的是机会。只不过,我低估了姜语宁那个贱人的手段。”

    霍雨溪埋首在陆宗野的怀里没说话,她现在也不敢火上浇油去激怒姜语宁。

    只能借着肚子里的孩子,假装柔弱,暂且哄着陆宗野结婚再说。

    傅雅慧此刻就站在二楼楼道的转角处,听着两人的对话,嘴角冷冷一勾。

    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的确应该尽快让两人结婚,让霍雨溪嫁到陆家去。

    想到此,傅雅慧给李淑彤打了个电话“亲家母,下午见个面,我们确定一下两个孩子的婚礼时间。”

    回到御珑廷以后,姜语宁打开电脑看网络消息和评论。

    网友的确是谩骂霍雨溪犯贱,但是,在每条关于霍雨溪的新闻下面,第一条的评论却总是出现她的名字。

    只有我觉得是姜语宁的报复吗也是够恶毒了。

    姜语宁你早晚死全家,孕妇都不放过。

    姜语宁,你有什么资格来曝光霍雨溪的事不过是半斤八两,滚出娱乐圈,谢谢。

    虽说其中都是霍雨溪粉丝在评论,但是,看点赞的人数,足以代表路人的态度。

    她在网友心里的印象,真的有这么糟糕吗

    虽然早就习惯了恶评,但姜语宁还是忍不住有些挫败,那是她最无力的部分,活着就招黑。

    中午的时候,小狗仔兴奋的打来电话“语宁姐,我找到那个爆料人了,事实证明,是霍雨溪自己捅出去的,要不要我马上放消息出去”

    “不用了。”姜语宁兴致不高,今天她去半山别墅,已经把霍雨溪吓个半死,虽然现在找出了是霍雨溪自编自导的戏码,但是仍然改变不了,她在路人眼中的形象。

    “小屁孩,我问你,我演的电视,真的那么难看”

    “呃也不全然是吧。”小孩实诚的回答,“你好看。”

    “那就是难看了。”

    “你还年轻呢,等有作品以后,一定会让观众改观的。”小孩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能说些空泛的话,“你不是有我这样的头号粉丝吗还有杰哥,我们都会帮你的。”

    还有陆二爷这个男友粉,想到这些,姜语宁噗嗤一声,终于笑了出来“我改变主意了,把消息放出去,霍雨溪自己作的孽自己去受,姑奶奶不背黑锅”

    “这就对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姜语宁挂了精力旺盛的小屁孩的电话,然后陷入沉思,她不该为了渣男贱女继续浪费自己的时间,她还要重启自己的事业。

    陆家野种的事情要慢慢走向**,而她也要重新给自己在娱乐圈定位。

    而就在傍晚的时候,姜语宁接到了傅雅慧的电话“你姐姐的婚礼订在下个月六号,你记得到时候参加。”

    下个月六号,也就是说,还剩半个月不到。

    经过今天上午那么一闹,姜语宁想,霍雨溪大概也急了。

    “我知道了,妈。”

    “语宁,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放心,妈以后不再委屈你了。”

    “谢谢妈。”姜语宁也就口头上一谢,但是母女两人的心,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去,隔着天南地北。

    很快,陆景知的黑色轿车驶入御珑廷,姜语宁听到声音连忙挂了傅雅慧的电话。

    “小姐,我下班了。”梁姐也在这时候识趣的撤退,只等陆景知进门,脱下外套以后,梁姐便离开了御珑廷的大门。

    “今天这么早”姜语宁抬腕看表,有些奇怪。

    陆景知身穿黑色衬衣,松开领结纽扣,在姜语宁的身边坐下“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希望我回来太早”

    “我有吗”姜语宁捂着自己的脸问,“我表达得这么明显”

    想到昨晚被调教和戏弄,姜语宁现在还气鼓鼓的。

    “昨晚的训练不喜欢”陆景知在姜语宁的耳畔低问,“我以为,你会很喜欢,不知道是谁跟我说,自己想了”

    姜语宁听不下去了,直接将陆景知摁在沙发上,并且跨坐在他的身上“你知不知道你很可恶”

    陆景知靠在沙发上,目光灼热的看着小祖宗,随后,勾起她的脖子,给她一个激烈的亲吻“来吧,小祖宗,今晚的康复训练,开始了。”

    “我不要”姜语宁在他怀里挣扎道。

    陆景知哪里由得她直接从沙发上抱起人,走往二楼的卧室,并在进入浴室以后,将浴室门反锁。

    “今晚,让你多看一眼也说不一定,你就心想事成了呢”

    姜语宁站在那更加透明的隔断帘前,幻想着一会陆景知会在后面淋浴的模样,心不由自主的开始痒了。

    “替我脱衬衣。”陆景知将小祖宗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示意她给自己宽衣解带。

    “要不今晚不要帘子了”姜语宁红着脸,不受控制的,看着陆景知的侧脸问。

    哪料陆景知忽然低头,吻住姜语宁柔软的耳垂,并在她耳边道“你想得美。”

    哼,她一会伸手撩还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