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气氛因冥夫人的话,而变得冰冷。

    事到如今,双方已然是剑拔弩张。无论是恭王府还是庄王府,都不再顾及彼此的颜面。

    “咯咯,又要撕了姜儿的嘴?姜儿好怕哦。”

    庄姜轻笑着摇了摇头。刚刚这话,那脸肿如猪的庄雅也说过。

    “怎么,小丫头不信?”冥夫人眯了眯眼,心中不禁有火苗升腾。

    一个不会武功的小丫头片子,也敢在她面前哗众取宠。当真以为,她们恭王府好惹不成?

    “冥夫人,一定要杀了这个祸害,有她在,迟早成为我们的阻碍!”

    恭霜抓住这个机会,急忙煽风点火。只要庄姜活着,即便她日后重回庄王府,也不会有舒心的日子。

    所以除掉庄姜,她志在必得。

    倒是庄姜对她们二人的话,不以为意。少女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不禁打了个哈切。那双明眸掠过一瞬的迷离。

    “临渊哥哥,这老毒妇着实讨厌。她妨碍姜儿清理门户。你都不打算,帮帮姜儿吗?”

    说着,庄姜已然罗裙轻转。葱嫩小手携着下颌,无辜道:

    “老毒妇交给你,其他人交给我,如何?”

    坐在石桌旁的墨临渊,紫衣不染纤尘。深邃凤眸平静,却若空中繁星,澄澈中,透着了然。

    这死丫头安排完别人,这是要开始安排他了吗?

    见墨临渊不说话,庄姜只得是缓步上前,一双小手如柔荑般,缠绕在少年的指尖。

    她一边轻轻地摇着墨临渊的手,一边故意酥起嗓子。

    “临渊哥哥最好了,你不说话,就是答应姜儿咯。”

    闻言,墨临渊抬手便甩开了庄姜,面色嫌弃。

    “你想偷懒便直说,别学那些女人阴阳怪气的。”

    庄姜窃笑,她承认她就是故意恶心墨临渊的。

    谁叫他不帮自己说话,就知道坐着看戏。榆木脑袋,一点都不讨姑娘喜欢。

    不过眼下不是跟墨临渊胡闹的时候,她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

    “众影卫听着,侧妃恭霜勾结外贼,妄图置本郡主于死地。现本郡主命令你们,斩杀恭霜与其女儿庄雅。取她们性命者,本郡主重重有赏!”

    庄姜回眸,冰冷的话语在寒霜院中反复回荡。夜色下,一众影卫在霎那间浮动,飞身而下。

    “小丫头,你敢!”

    冥夫人踏前一步,雄厚内力扩散而出,将恭霜母女护在身后。同时将她们护住的,还有她带来的一众死士。

    可就在她想以武力震慑众人时,一道长剑却猛然出鞘,犹如天外流星,向她袭来。

    没有丝毫掩饰,也没有弧度刁钻。就是直直向前,破开虚空。

    冥夫人瞳孔一缩,她紧紧地盯着那把剑,眼中惊骇至极。

    “这,这剑是……”

    “姜儿说要取恭霜母女性命,冥夫人,你是听不见吗?”

    石桌前,紫衣少年缓缓起身。锦缎衣玦飘飞,似染了风,绝了尘,咄咄然间,恣意张狂。

    他指尖凌空一点,那长剑上竟有紫意弥漫。。

    锋利与霸道交织间,逼得冥夫人不得不闪身后退,遁出数十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