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道亦无名 > 第十八章试炼
    一个月后,无名身旁已有一堆如小山一般的残破玉碟,但此刻,他的手里却握着一枚玉碟,这是他用自己的方法,刻画成功的第一面玉碟。此刻,他正回想着刻画这面玉碟的每个细节。良久之后,他又拿起一面玉碟,凝神控制真元,开始刻画。控制温度,需要的是温度,将真元聚集在一个非常细小的点上,心神探查,那玉碟已经开始有了些变化,随着真元的催动,一幅阵图正在快速生成。

    无名真元一收,终于完成了一级聚灵阵,但见那玉碟微光盈盈,竟然已经开始聚集天地元气!这才是第一次成功,一次不折不扣的成功!他的刻画方法完全出自自己的领悟,不是单纯的真元刻画,而是烧灼。看着这枚玉碟他心中一阵狂喜,这是开创先河的一次刻画,以后这个方法,就是自己的不传之秘了。稍微平复一下心情,无名再次抓过一片玉碟,认真地刻画起来。

    十天后,无名回到自己的丹房,美美地睡去。这消耗实在太大了,真元之力也是几枯几盈,最后,终于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这才偷偷地返回百草堂。

    一觉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匆匆吃了点东西,便将那万载寒铁剑拿了出来,望着屋里的丹炉,寻思起来。这丹炉和炼器的鼎炉都是炉,但是丹炉的温度一般都比不上鼎炉,而且炼器还要锤炼、淬炼,过程不比炼丹简单,眼下的这个丹炉虽然温度还可以,但毕竟不是炼器用的,也不知道行不行。不管了,反正就是试炼而已,炼废了也没什么。

    于是打开全部火门,将剑投了进去。以地火炼化,催动真元,以真阴之火重新去除杂质,以八枚晶元之力,重锻剑身,剑脊开七孔,两条血槽纵贯剑身,以玄黑识海之水和命泉之水交替淬炼,再以混沌之力开出剑刃,洗练剑身,隐去气息,历时七天七夜,炼成七星剑的模样。

    此剑一出,是嗡鸣不止,雷云密布,堪堪就要引发天地雷劫,引得诸位大长老都是纷纷将目光投向百草堂的方向。但片刻之后,雷云散去,又是风轻云淡,这些老怪物们,看到没有什么动静,便又纷纷进入了修炼。无名知道,定是太初提点他,将混沌之力洗练剑身,隐去了天机造化,若非如此,这一劫肯定是躲不过去的。

    又休息了三日,恢复了真元,无名再次凝聚真元,聚成小点开始刻画。敛息阵、聚魂阵、聚灵阵、聚力阵、锁魂阵、炼魂阵,加上攻守兼备的五行大阵、专门对付神识的三绝落神阵、和那冥铁环上的九冥劫阵,一笔九大阵,是一气呵成!再看此剑,光华内敛,除了万载寒铁的森森寒气,丝毫没有别的气息,看起来就是一把没有嵌宝的普通七星剑。虽然是寒光闪闪,吹毛利刃,但在修真界,绝对是一件不起眼的东西。随便找了个剑鞘,往背后一背,无名觉得自己好像也有那么点修士的样子了。

    无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修为,这两个月的阵法刻画练习和炼器,自己的玄黑识海又经历了两次充盈炼化,太清神宫更加清灵稳固,丹田内,一颗先天混元珠已经更加能清晰地感觉到了,就连八枚晶元也是比以前凝实壮大了许多。心中一阵欢喜,想起之前如意识海说过,那丹田是可以用真元来画出阵图,借此掩盖气息,于是神念一动,调动真元,在混沌丹田内布下一个阵图,将自己的气息锁定在练气期九层。正要出门,想起这两个月的炼丹任务还没完成,于是又炼了几炉真元丹,又拿出自己采购的材料,炼了一炉筑基丹,这才收起丹药,走出了丹房。把300颗真元丹交给了童子,算是交了差,便出了百草堂。

    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心中真是畅快,一路哼着小曲,向黄奕他们的住处走去。自从《凤凰引》初成之后,他觉得自己哼的小曲比原来好听多了,心情也一直很好。其实,这都是自己练的先天混元道所致。正因是为这具躯体没有三魂七魄,他才能误打误撞地练成先天混元道和八种晶元,但此刻,混沌丹田的先天之气和那八枚晶元,以及玄黑识海内的怨力珠都对他的身体产生着影响。每次淬炼混元珠都会使得他的身体更加强悍,先天混元之气更是一统阴阳,随念而化加上八枚晶元,竟渐渐幻化为三魂七魄,七情六欲也随之萌生。因此,他是吃得下、睡得香,喜怒哀乐是渐渐恢复。尤其是那《凤凰引》,是按照凤凰一族的法则修炼的,体态、神情、相貌、声音均发生了变化,那凤凰之体也是异常强韧,又是再一次潜移默化地加强了他**的强悍。此刻的无名,虽不是星眸朗目,玉树临风,仍是一袭布衣,但背负长剑,神情潇洒飘逸,哪里还有半点店小二的影子。

    正当他路过藏经阁,准备前往黄奕他们的住处,忽听一旁岔道上有人说话。“我劝你们还是老实一点,乖乖地交出丹药,否则——哼哼,我也不介意让你们躺上个把月。”

    “宗门发放的丹药,早就被你们抢走了,哪里还有什么丹药!”

    “没有?你们骗谁呐?修为进步这么快!难道你们都是天才不成!”

    “那是我们勤学苦练所得,你若想快,下功夫练啊!”

    “哼!也好,今天我就废了你们几个天才,省得日后的麻烦!”

    “许铁山,你敢!我们都是外门弟子,你这是违反宗门戒律的!”

    “有何不敢!等我破了你们的丹田,看看你们还能否筑基!”

    说着里面便传出了打斗之声。无名听闻是那许铁山,而另外几人的声音,像是姜天悦、李岚峰他们,便气不打一处来,转头走向那岔路。

    “站住!小子,没事走远点,别妨碍我们练功!”

    说话间,从树后闪出四人,拦住了无名的去路,看那气势,都有练气期八层的修为。无名一笑,脚下却不停留:“练功?正好去看看。”

    四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无名已经从他们中间飘然而过,四人一呆,转身便追。无名已闪身入内,只间两帮人正在厮杀,其中一帮,正是黄奕等五人。另一帮有十来个,个个都有练气期八层以上的修为,其中四人,更是达到了练气期第九层!黄奕他们也不弱,两个练气期九层,三个练气期第八层,虽然人数少了些,但一时半会儿,也不至于落败。旁边一人,正负手而立,从他那显露的气势来看,竟然已经是筑基修士。

    那人一看无名闯进来,脸色就是一变,再看到后面四人追来,便低声训斥:“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拦不住!”

    那四人一看那个筑基修士发怒,也不解释,便向无名围了上来。

    “小子!不听招呼,这是你自找的!”其中一人爆喝一声,举手就是一掌,直击无名的前胸,掌风之中,隐隐有刀兵之声,显然是一记金属性的掌法。

    无名眉毛一皱,此人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出杀手,真是歹毒,碰上实力弱的,还不要打得当场吐血啊!当下也不废话,一指点出,只见红光一闪,那人闷哼一声,栽倒在地。

    “问心一指!”

    其余三人齐声喝道,几乎同时攻向无名。无名身形一晃,从三人包围中闪出,顺手一掌,击中一人的肩膀,只见那人全身一阵电芒闪烁,直飞了出去,浑身冒烟,倒地不起。其余两人一看,更是手下加紧,两个火球从两人掌中激射而出,直奔无名而去。那火球一离开掌心便迅速扩大,到了无名身前时,已有脸盆大小,对着无名是直接轰杀!无名一个撤身,左手一挥,运起凤形拳,轰散了火球,右手连点,又是两道红光激射,两人躲闪不及,分别被击中手臂和肩膀,吃痛之下,抽身后退。此刻,那筑基弟子才注意到无名几乎是瞬间就干倒了四名练气期八层的修士,万分惊诧,冷声喝问:“阁下是谁?”

    无名朗声道:“百草堂无名在此!大家住手!”

    被他一喝,原本打得火热的两拨人立刻分开,黄奕他们立刻是退回到无名的身边。那筑基弟子冷笑一声,“无名?你是无名?”

    边上一名练气期九层的弟子也是冷哼出声:“什么无名有名,老子没听说过!识相的快滚!”

    无名看着那弟子,冷冷地问道:“你是谁?胆敢如此嚣张跋扈!”

    那人哈哈一笑:“老子聂霆威……”

    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一花,“啪”的一声,脸上一阵火辣,竟被无名当众一记耳光。

    “目无尊长!这是我替执法堂管教管教你。”

    那聂霆威被当众抽了个大嘴巴,气的浑身颤抖,哪里还听得见无名说什么,怒吼一声,一道拇指粗细的紫色闪电是劈手而出!

    无名见他出手竟是紫色闪电,知道此人必是天赋过人,否则绝不可能在练气期就能练成紫色闪电,也不敢怠慢,一指对出,也是一道紫色闪电撞了过去!两道闪电在半空对撞,一声爆响,炸得周围是飞沙走石!聂霆威一击不中,揉身而上,双手连弹,是雷霆密布,隐隐布下了一个雷网,向着无名当空袭来!无名左手一捏指诀,引雷术发动,电网顿时一滞,右手食指一弹,一道火光闪出,一只火球穿过电网空隙,直向那聂霆威射去!眼见那聂霆威就要被火球击中,突然一道人影闪过,身在半空,却是一掌击出,将那火球劈散!人影落地,正是那筑基弟子。

    “聂师弟不得无礼!”那筑基弟子出声喝阻,“无名是百草堂方堂主的师弟!”

    那聂霆威此刻已经撤去电网,却仍是怒目而向。那筑基弟子上前一步,躬身一礼:“外门弟子许铁山参见师叔。此间多有误会,还请师叔见谅。”

    其他人一看,也都躬身施礼。无名只好把手一招:“免了。”,然后冷目盯着许铁山问道:“你们为何强抢丹药?”

    许铁山微微一笑,“师叔错怪了,我们可是没有抢他们一枚丹药。”

    无名一愣,心道这家伙倒是牙尖嘴利,赖得干净。那李岚峰在无名身后叫道:“就是抢丹药!只是没成功而已!”

    许铁山倒是不抵赖了,淡然一笑道:“师叔有所不知,这抢丹药之事,本门上下,众位长老,乃至掌门,可以说无人不知,但也没见过哪位出面管过,其中的道理,我想不难参透吧。我想,他们当年,才入山门,有几个没被抢过,等他们强大了,又有几个没抢过别人的丹药呢?”

    说完,再次躬身:“今日多谢师叔出手惩戒,我们明年大比时再见!”,然后把手一挥,“我们走!”顷刻间便走得干干净净。

    回到小院,众人把最经发生的事情大致诉说了一下。原来,那许铁山在上个月竟然在没有服用筑基丹的情况下筑基成功,按照惯例,将转为内门弟子,而他那边几个手下也已达到练气期九层,也是筑基在即。宗门对于有即将筑基的弟子会发放一枚筑基丹,但也仅此一枚。那许铁山没有服用筑基丹便筑基成功,那就省下一枚,可以给上次筑基失败的弟子服用,这样的话,就有极大的可能多出一人成为内门弟子。

    许铁山如此嚣张也是有原因的,一旦他成为内门弟子,就会真正拜入某位长老门下,运气好的话,甚至可能被金丹宗师看上,那就是一步登天了。就算时运不济,只拜入大长老门下,那也是和方敬一个辈份的存在了,只不过是没有职务而已,所以会给人错觉,觉得这些堂主好像更厉害一些,实际上,内门弟子称掌门为师兄,就是说,一旦成为内门弟子,许铁山就和无名成为师兄弟了,而许铁山已经铁定是内门弟子了。所以刚才许铁山说明年大比再见,等于是邀战无名。他要当着大家的面打败无名,甚至是名正言顺地斩杀无名。

    莫青云那边,包括她自己在内,有三人即将筑基,自己这个小院,也是两人达到第九层,如果顺利的话,明年也应该可以筑基。

    无名听完这些,倒不为自己担心,明年的大比,还早得很,估计在红云道场开启的时候,宗门大比应该也没什么意思了,到时候,一干弟子都会去那红云道场了,剩下的人,即便是第一名,应该也是矮子里面选将军了。因此莞尔一笑,将那红云道场的事情说了一遍,至于那许铁山既然跟他有了约战,那么估计半路不会下手,黄奕他们也少了个烦恼。。

    现在五人已不是什么菜鸟,寻常的外门弟子也轻易不会来惹事,王琦也卷铺盖滚蛋了,上官家和肖家现在也是有所收敛,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谁知道将来是否能成就金丹,万一得罪了一个未来的金丹,恐怕就是终身的噩梦了。

    盘桓了数日,与大家切磋切磋功法武技,顺便指点一下修为,也好为筑基之后做些提前的功课,便辞别大家回了百草堂。百无聊赖地练了几日丹药,将七八个瓷瓶都灌满,交代老张头每月来取一瓶,交付宗门,了却差事,便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