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威虎绝刃可非一般的利刃,不仅带有灵性,还经过咒法玄文开光,加持无上至阳之力,乃屠魔斩妖之宝。

    此刻当尸爪被威虎一刀击穿,瞬间金芒大盛、玄文浮现,炙烈的金芒仿若烈火般熊熊燃起,一下就把尸爪吞噬进去。

    灼烈的玄火烧得血将滋哇乱吼,音噪大起,如针刺鼓膜,震得段虎浑身一颤,神色痛苦。

    随即他紧咬钢牙,手腕攒动下“咔嚓”一声,直接将血将的尸爪搅断。

    玄火焚烧,尸爪断裂,连续负伤的血将痛吼声不断,巨大的尸躯往后退去。

    机不可失,段虎提刀欺身而上,手起刀落,寒光四起,几息的时间足足斩下十多刀。

    刀光下尸血喷出,一条条一道道深可及骨的伤口密布在了血将的身上。

    威虎绝刃带着金芒赤焰,每斩一刀,赤焰都会附着在伤口上燃烧,不大工夫,焦臭刺鼻的气味充斥在了空气中,混合着尸血的腥味,奇臭难闻。

    血将并未束手就擒,因为段虎出刀的速度极快,等它开始反击的时候,段虎已经收刀后撤,拉开距离下对峙而立。

    “怎么样老粽子,虎爷这手快刀滋味如何?”喘了几口粗气后,段虎换上了一副笑容,带着调侃的意味问道。

    血将口吐尸雾,几下便将身上的玄火熄灭,随即尸眼怒瞪,杀气腾腾的就想扑杀上来,谁知刚要行动,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

    “呵呵,忘了告诉你一声了,刚才我已经把七道阳乾镇尸符都打在了你的身上,以北斗七星的特殊封印封住了你的行动,换句话说,现在的你不过是只自身难保的臭蛤蟆而已。”段虎笑了笑。

    正如段虎所说,就在刚才动手之际,他以巧妙的手法,将七道阳乾镇尸符分别打在了血将的后背,并且采用古老的七星锁尸手法,封印住了对方的行动。

    晃了晃手中寒气森森的法刀,段虎迈步而来。

    “老粽子,阴阳之道在于各行其道,你倒好,不在阴间好好待着,非要破幽冲冥,来到阳间祸害,亏得是个半成品,废物一坨,否则虎爷还真拿你没什么办法。”

    说话间段虎来到了血将的跟前,打量两眼比自己高出老多去的血将,他冷笑几声。

    “老僵,念你身前乃是自杞国的大将军,受万民敬仰,今天虎爷也不为难你,给你个痛快,希望重返阴曹之后,来世为人能造福苍生。”

    说完段虎举刀朝上砍去,打算一刀斩下血将的头颅,斩僵超度,岂料

    “铛”

    金击交鸣声激荡而出,段虎为之一惊,这才发现法刀并未斩断老僵的脖子,相反,就像斩在了铁板上一样,不仅寸功未立,反而震得手腕发酸。

    “不可能!威虎宝刃能开山劈石,断金切玉,斩杀邪魔更是无往而不利,但为何砍不断老僵的脖子?”

    惊愕中段虎定睛观察,但见血将面目狰狞,不断从嘴中吐出黑色的尸雾,浓烈的尸煞阴雾凝聚在身,好似尸铠阴胄般护住了全身。

    “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我就不信威虎绝刃斩不断你的护身尸铠!”

    暴喝一声,段虎再次提刀猛斩,一时间络绎不绝的斩击声响起

    片刻过后,段虎连退数步,脸上带着浓浓的凝重之色。

    这一刻他再次认识到了尸血将臣的可怕之处,不过一具半成品就有如此强悍的威力,尸威之强,可以说是他有史以来遇到的最为棘手和可怕的敌人。

    威虎绝刃虽然锋利,法刀破煞之效尽管强大,但是在阴煞尸气下却落了下成。

    由尸煞之气变化而出的尸铠阴胄,完全可以将法刀的威力拒之在外,没有了玄法加持,威虎已经不能算是一把法刀,砍在血将的身上就像砍在青钢上一样,火花四射,却难已建功。

    如此一来,对于血将的伤害如同隔靴搔痒,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更不用说老僵释放出的阴煞尸气,带有强烈的腐蚀作用,不过数息的时间,就能在刀身上沾染一层淡淡的黑雾,这也是段虎抽刀撤身的原因所在。

    看了看刀身上的煞气,段虎催动玄阳罡气,顿时金芒再盛,几下便把煞气冲散一空。

    这时的血将,身外的阴煞尸气越来越浓,黑色的尸雾几乎把巨大的尸躯都掩藏了起来,段虎恨得牙痒痒,眼眉一立,拿出了三张黄符。

    “十方丁甲入法途,六律玄真开道光,不动上灵,赤火降魔,赦!”

    转瞬三道赤火符画好,直接飞向了浓煞的尸雾。

    赤火炼煞,接触的瞬间,三道赤火符化为三团烈焰燃烧起来,顷刻间噼啪之声炸响不断。

    段虎生怕赤火符的威力不够,咬破手指顺着刀身一抹,血光一闪,威虎释放出呼啸之声,随后他窜身来到赤焰近前,抬手举刀就想狠劈下去。

    “嘭”

    巨响自尸雾中炸开,段虎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只觉得胸口一闷,巨力冲击下,身体倒飞出去,跌倒在地面上。

    “功亏一篑,该死的血将,老粽子!”

    强忍体内的剧痛,段虎恨骂一声,用刀支撑着身体,勉强站立起来。

    看着前方赤焰散灭,黑色的尸雾迅速收拢于血将的体内,他闷哼一声,随口将嘴里的血沫子吐在了地上。

    尸雾越收越快,直到最后一丝消失在了尸躯中,再次显露真容的血将更为凶狞起来,腐皮烂肉的尸脸不断有黑色的血筋蠕动着,满嘴的獠牙咬得嘎吱作响。

    惊人的是,之前连番受创的尸躯,此刻居然再度复原,就连那只被搅碎的尸爪也恢复如初,五根镰刀般的尖爪依旧寒光森森。

    似乎很满意自身的不灭之体,血将微微动了几下,抬起尸爪又看了几眼,继而将尸爪对准段虎用力的一扇。

    “呼”

    强劲的狂风带着阴寒的煞气迎面而来,段虎凝目弓身,屹立不动,呼啸间,阴风吹刮在身,隐隐有着针刺之感。

    “娘的,这家伙怎么越变越强了?一个残缺体的血将难道真有不死不灭的无上魔体?”

    不由段虎不吃惊,单单一道隔空劲气就让他感到有些吃力,可见血将的力量达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对比之前交手时的状况,明显有过之而无不及。三月中文

    心念稍有分心,倏然血将煞气暴涨,双脚踏地后一声爆响,巨大的尸躯已然凌空飞掠过来,速度之快,如离弦之箭,刹那便至。

    段虎不敢力敌,移步闪身,快速向后退去。

    还未退出一米的距离,血将双腿落地,巨大的冲击使得四周的地面为之颤抖,余波仿若波纹般散开,震得段虎身形不稳,略显踉跄。

    就在这时,巨镰尸爪由下而上一爪拍来,尸爪未至,带出的劲气已然击打在他的身上,让正在调整动作的段虎立刻失去了平衡。

    “糟了!”

    生死搏杀关头,最忌动作停滞、平衡不稳,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都会露出破绽,给敌人带来一击必杀的机会。

    现在的段虎明显犯了大忌,更不用说他的对手是凶残狂暴的血将。

    眼看五道寒光直袭胸口,危急之下段虎横刀护胸,同时一提丹田玄阳真气,气贯双臂,顿时双臂爆粗一圈。

    说时迟那时快,尸爪重击在了威虎宝刃上,这一刻段虎就觉得双臂如同折断一般,疼痛难耐。

    紧随其后,身子悬空而起,整个人就像断线的风筝飞向了半空。

    然而危急并未解除,就在段虎被拍飞之际,血将再次腾空而起,飞身来到段虎的身旁,巨爪猛击,打算直接将他撕成碎片。

    陷入危机的段虎眼中精光一闪,身体抱团形如圆球,转动之下巧妙的躲过了抓来的尸爪,接着他迅速将双腿踢出,猛蹬血将的肩头,借力下趁机改变方向,一个翻身跳向了最近的一根闷铁黑柱。

    可惜双臂受创无法催力,否则就在刚才躲闪成功的那一刻,段虎非补上一刀不可,也好出出心里这口恶气。

    待临近闷铁黑柱,段虎再次翻动身体,旋转间卸去过多的力道,双脚轻点黑柱,朝地面跳跃下去。

    离着地面还有几米的高度,正当身体悬空之时

    “呼”

    恶风自脑后再次呼啸而来,凌冽的劲风刮得他脑瓜子生疼,不用看就知道是血将猛袭而至。

    “该死的老僵,你给虎爷等着,这笔账我一定要连本带利一起向你讨还!”

    心中怒骂一声,匆忙间段虎使出千斤坠的绝招。

    刹那间,下坠的速度猛然增加,“嗖”的一下便冲到了下方。

    由于速度增加,落地时难免会受到伤害,亏得这些年段虎在九锡虎贲苦练真功,练就了一身惊人的能耐。

    落地的瞬间,他将懒驴打滚的功夫使了出来,双腿弯曲,随后抱团成球,顺着下冲的力道在地面上翻滚起来。

    懒驴打滚的姿势虽然不雅,看上去很是滑稽,但这种粗贱的功夫却极为实用,特别是在减少外力冲击的时候,可以一面卸下去力道,一面保护身体减少伤害。

    一连滚出去十多米,段虎一个翻身跳跃而起,双脚落地但身体却无法保持平衡,“蹭蹭蹭”又倒退出十多步,一个屁墩坐在地上。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充满在了耳中,豆大的汗珠滴滴答答顺着额头双鬓流出,段虎累得几乎虚脱,如果可能的话,他宁愿躺在地上睡他个三天三夜。

    从双臂传来疼痛依旧猛烈,好在已经可以慢慢移动一下。

    艰难的抬起手臂,段虎尽量控制着颤抖的手,动作缓慢的拿出了一只小瓶,咬去瓶塞后直接嘴对嘴,一仰脖,将里面滚出的药丸吞进了肚腹。

    略做调息,药力顺着四肢百骸散发而开,片刻过后,伤势总算恢复了一些。

    趁着调养的空档,他冷眼朝闷铁黑柱上望去,此刻血将依然将它那条粗壮的尸臂深插在柱子中,不知为何,老僵凌空不动,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段虎,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凶光。

    “狗杂碎,真把虎爷当成猎物,想慢慢折磨死我才能尽兴吗?”段虎恨骂一声,似乎是从对方戏谑残忍的目光中看出了意图。

    “不过正是因为你这愚蠢、原始的欲念,倒让虎爷捡回了一条性命,你放心,作为回报,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重新打入地府!”

    想到这,段虎吃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试着轻微的活动了一下双臂,有些吃力,却已经好了不少,虽然疼痛未消,却在能够承受的范围内。

    强打精神,段虎将身后背着的刀鞘取了下来,看了看刀鞘上镶嵌的三颗朱砂泪,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舍之意。

    也就犹豫了片刻,他用手扣住其中的一颗朱砂泪,“咔吧”一声扣了下来,随即把刀鞘重新背在了身上。

    朱砂泪,形如血珠泪滴,鲜红晶莹,乃是提炼上品朱砂后得到的精华结晶。

    可别小瞧这么一颗龙眼般大小的朱砂泪,想将其提炼成功,不说成功率低得吓人,单单用料都会令人瞠目结舌。

    当年九锡虎贲先祖在得到威虎绝刃后,专门量身打造了一把刀鞘,并非装饰之物,而是为了提升威虎的威力,在刀鞘上镶嵌了九颗极为珍贵的朱砂泪。

    晃眼白驹过隙,传承到段虎的手里的时候,当初九颗朱砂泪只剩下了三颗,足见此物弥足珍贵。

    今日若非强敌势大,段虎万万不会把念头打到朱砂泪的身上。

    握紧手里的法物,段虎长叹一声,心里惆怅不已。

    朱砂泪用一颗少一颗,今日为除血将只得动用此宝,但来日将再无法弥补这个空缺,九颗朱砂泪,最终只能残留其二。

    “狗杂碎,老粽子!虎爷连压箱底的宝物都拿了出来,这回要是弄不死你,真是愧对本门先祖,死后我都没脸去见祖师爷!”

    段虎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何曾像今日这般赔了夫人又折兵?

    此时的他不仅肉疼,还感到无比的心疼。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他能用熊熊的怒焰把尸血将臣活活炼化成灰。

    如果愤怒能够杀敌的话,他能用无穷的愤怒将敌人碾压成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