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画妖1 > 第47章江晓芸
    A ,最快更新画妖1最新章节!

    “二叔,莫非这位就是......”看过这段儿记忆,我唏嘘咂舌。

    “不错!她就是江晓芸,那个我深爱的女人,”二叔坦白承认。

    “江晓芸?”我更加懵逼了,江晓芸不是二叔的名字吗?

    “二叔,你不是叫江晓芸吗?”我吃惊道。

    “胡说,谁告诉你我叫江晓芸,你看过我的身份证是咋的?”二叔笑道。

    我彻底懵了,敢情.....这屋子里的牌位,竟是那个道姑的,那岂不是说,另一口棺材里,关的就是江晓芸?那哗啦哗啦的抓挠声又是怎么回事?

    上一次在二叔的记忆里看到,这屋子里只有一口棺材,还是个暗道,直通往一个陌生可怕的世界,那现在......我脑子里出现了无数个问号。

    “二叔......”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包子没熟的时候不要揭开盖子,七七四十九天后你自然会知道怎么回事,”二叔直接压住了我的好奇心。

    “哦,”我顿了顿,说:“二叔,我还真不知道你叫什么,来了北京后,一直都叫你二叔......”

    二叔笑道:“叫我二叔就挺好,听着也顺耳,咳.....咱爷们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已经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了。”

    “二叔...那静尘和静惠两个人,真的是狼啊!”我唏嘘问道。

    二叔说:“不错!其实那庙里有三只狼,两头小的还有一头老的,我无形中用血煞害死了其中两个,剩下那个老的化身菩萨就在正堂坐着呢。”

    “那个老狼,就是...静尘和静惠口中所谓的师父吗?”我好奇的问。

    二叔说:“是啊!它其实也在庙里,装成菩萨的样子,躲在前殿。”

    “可...它为啥不出来.......?”我不解道。

    二叔哈哈大笑:“你的意思是,看我们四个人一起那个.......”

    “不不不!二叔,我的思想没那么污,我的意思是,为啥它们不赶紧吃掉你?既然骗你进庙,还要搞那么多花样儿?”我眨眼问。

    二叔呵呵笑道:“这你就不懂妖精的秉性了,它们其实很想像人一样,体味一下感情和冲突是啥滋味儿,但总玩不好,如果你细心琢磨完全可以发现里面的漏洞。”

    “体味一下人类的情感和冲突?”我觉得挺有意思,要说漏洞.....确实有,就说那静惠吧,打死我也不相信会在那种情况下解衣宽带,为了师姐让一个陌生男人淫辱,这绝对不可能!

    “对呀,动物其实有恶趣味的一面,就像猫捉老鼠,完全可以一口咬死,可人家偏偏要把你捉弄到精疲力尽后再下手,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你看床底下那么多尸骸,还指不定演绎过什么样的剧本呢,当然肯定也包括你说的马上吃掉的那种,”二叔笑道。

    听他这么说,我有点懂了......反正要吃掉,还不如多玩一会呢,体味下做人的快乐。

    “二叔,那个舍利子还在吗?”我笑问。

    “啥狗屁舍利子呀,后来掏出来一看,是块死人的股骨头,也是乒乓球大小的圆形,娘的!那东西被施了妖法,让我对那个静尘神魂颠倒,最后自己送上门来,”二叔唏嘘道。

    “其实,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那小尼姑拍你的肩.....根本不是正常人的反应,只有狼才喜欢把爪子搭在人的肩膀上,她这是本性难移,”我说。

    二叔哈哈笑道:“算是吧,后来,我跟着师父经历的多了,这种事儿也就见怪不怪了.......”

    “你跟着小师父下了山,真的做了人家的尸宝宝呀?”我打趣道。

    “不做没办法,那家伙往我嘴里塞了一颗老尸的阴丹,从此......我就成了她的傀儡,”二叔无奈的苦笑。

    ......

    他身体里住着一个尸魄,这家伙不断的滋长慢慢腐蚀着二叔的身心!诱导他去做一个坏人。

    若是换做以前,二叔就算再喜欢一个人,也不可能做出那种禽兽的强暴之举,一切都是因为天魂被尸魄所压制,邪念战胜了善良。而塞入一颗阴丹后,将尸魄吸纳封印住,相当于把硬盘中的“病毒”给隔离了,二叔,又成了那个正直可爱的兵哥哥!

    当然,这些都是在晓芸师太的讲解下,后来他才明白的,当时的二叔只知道自己被这个死丫头给绑架了,吞下了一颗类似生死符的东西,她走哪儿都要跟着,稍不听话马上僵成木头!只得乖乖的做小跟班儿。

    好在他已经挣了足够的钱,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忙的不可开交,难得闲下来到处走一走......

    令人觉得有趣的是,后来二叔了解到......这晓芸师太行走“江湖”不为别的,竟然就是为了找寻世间邪祟身上的稀罕之物,比如女鬼的眼泪,僵尸的阴丹,以及妖物的头发、牙齿之类等等,收集这些材料作画,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作为跟班,为什么要画这些画他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师太让他干什么,他乖乖的去做就对了。

    ......

    下了山后,二叔成了“专职司机”,晓芸师太也不客气,直接让他开着车去陕北乡下农村转悠转悠,救命之恩形同再造,他已经成了师太的“私人物品”,不许有任何怨言!

    二叔懵逼的开着车,当时的他并不清楚这小道姑的底细,只知道自己被一个妖人给绑架了,前途茫茫未知。

    “呃呃...丫头,咱们去陕北干什么呀?”二叔尴尬的问。

    小道姑杏眼圆翻,嫌弃道:“你胡叫什么?丫头二字也是你叫的?你应该叫主人,信不信我把你变成一块石头,雕成小鬼扔回庙里。”

    一听这话,二叔的心咯噔了一下,心下琢磨,难不成...她也是什么脏东西变的?自己可真够倒霉的......刚从狼窝逃出来,又碰见个母老虎。

    “咳咳,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主人这个称呼怪怪的,万一有别人听见,还以为咱俩神经病呢,不如我叫你小师父怎么样?”二叔心平气和道。

    “小师父?”小道姑翻了个白眼,说:“凭什么我小呀,你就叫我师父得了!”

    “行,那就叫您师父,三人行必有我师,方才见识了您的本领可真是了不起!宛如张天师!”二叔连连恭维道。

    “哼,这还差不多,这么大的人了,就不知道嘴甜点?在社会上混,嘴甜不吃亏!”小道姑教训起二叔来。

    二叔被搞的暗自好笑,发现这丫头果真心智不成熟,小小年纪硬是要装出一副高人姿态,其实以后好好的沟通,完全可以发展成正常的人际关系。

    “哦,对了,咱们去陕北......”

    “找僵尸!”没等二叔问完,小道姑直截了当给出了答案。

    “啥...啥?找僵尸?”二叔不可思议。

    “对呀,你刚才吃的那个,是老僵的阴丹,你吃了,我就少了一个,当然要找一个补上呀......”小道姑解释道。

    此言一出,差点儿没把二叔恶心死,当下停车推开门就要吐,但嗓子眼里干干的,什么也吐不出来......看见他干呕痛苦的窘态,小道姑咯咯笑了,显得十分开心。

    “行了行了,还是不是个男人?我这是在救你,只是以你现在的智商很难理解罢了,以后再说吧,”小道姑哂笑道。

    二叔快崩溃了,但恶心一番后转念想,自己现在还活着,总好过被那俩狼给掏了强,这小道姑邪性至极!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好歹是经过风雨的军人,又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二叔稳了稳心神后,重新启动了车子,一路向陕北开去。

    看着他那“铁青坚毅”像是吃了死耗子一般的脸,小道姑噗嗤一声又笑了:“你呀,不要那么大心理负担,做了我的尸宝宝,我会很疼你的。”

    二叔没说话,继续认真开着车,直到出了秦岭烟瘾犯了,点着一根烟,狠抽了口后才意味深长的问:“师父,据我所知,陕北没什么大墓,你去那里找僵尸,靠谱吗?”

    小道姑冷哼道:“你懂个啥?谁告诉你僵尸一定在大墓里?大墓里根本就没僵尸!”

    这话倒是很出乎二叔的意外,他可是真正经历过僵尸的,东北老林子里的萨满巫婆墓,是他一生都难以抹去的噩梦。

    “师父,这个我还真不懂,您给我讲讲吧,”二叔很谦虚的请教道。

    “恩!”小道姑点点头,认真的讲述了里面的玄机。

    但凡世间所谓的大墓,埋葬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这些人选择阴宅都是极为考究的,上到王侯将相,下到有钱人家,都会请懂风水的先生堪舆选穴,所选的坟茔也都是善地,墓主人入土尸解,根本不可能成为僵尸。

    反倒是乡野农村,老百姓根本不懂风水,瞎埋乱葬,不小心把先人葬在了养尸地,聚阴养魄,从而成了僵尸!

    “你看那电视上的考古节目,挖出那么多古墓来,哪个墓主人是僵尸?至于长沙马王堆里的辛追妇人,还有小砀山墓地里的那些所谓不腐的尸体,也不是僵尸,只是防腐措施到位罢了,真正的僵尸,跟那完全是两回事!”小道姑解释道。

    二叔一听,觉得好有道理,是呀!考古工作者,那可是名正言顺的挖坟掘墓,挖的大墓多了去了,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僵尸?

    “师父!您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二叔唏嘘咂舌道。

    小道姑冷哼了一下:“世间的人啥也不懂,以讹传讹,总以为大坟里有僵尸,其实根本不明白,真正的僵尸,像你这种的.....就藏在身边!”

    PS:觉得不错,就推荐给身边的朋友看吧,反正都是免费的,而且更新还这么稳定、这么好看。当然,最重要的是,作者还这么英俊幽默潇洒有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