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天元修魔传 > 第十一章又入虎口
    宁清晨搞不懂这妖女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不想过多纠缠,转身便往杜红月那边赶去,谁知梦君却跟上前来拦住了他,“既然你撞上了本姑娘,那便是我的人了,乖乖的跟我走吧。”

    看着这妖女行为怪异,宁清晨更加生气,提剑往前刺去。梦君一愣,身体飘动很轻松就躲开了,娇笑道,“哎哟,年纪不大,脾气不小,本姐姐好歹也是结丹修士,还想跟我动手?”

    宁清晨微惊,转手再刺,“一会儿本姑娘,一会儿又本姐姐,真不害臊,看剑!”

    梦君身姿再换,竟又轻松的将来剑躲开,轻声笑道,“宁清晨,跟姐姐走好吗,只要你将宁家的返世修炼功法背诵给我,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哟。”

    “休想!”宁清晨欺身上前,长剑斜挑。妖女轻功果然了得,身体灵活,宁清晨竟是不能近身半步,登时倔脾气上来,非要把她击中不可。于是,两人一追一躲,宁清晨被玩弄于鼓掌之中,拿她没半点办法。

    不多时,宁清晨已经气喘吁吁了,可怜连她衣角都摸不着,心里憋屈。歇息片刻,无奈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正此时,远处跑来一身影,却是在酒楼前欺骗霜儿的青年,他走上来奉承问道,“梦仙子,枯骨上人让我来查看情况。”见梦君与宁清晨相对站立,略一犹豫,又问道,“仙子,需不需要小的帮帮忙?”

    梦君俏脸微寒,“哼,本姑娘需要你帮忙?”青年似特别畏惧,唯唯诺诺道,“是是,梦仙子神通广大,自是可以收服。”说完急匆匆转身离去,那样子,好像身后站着一只母老虎一样。

    宁清晨看在眼里,出言讥讽道,“看样子,是个男人都对你避之不及啊。”

    梦君大怒,娇喝道,“你知道什么?”说完身体一晃,便消失在原地。宁清晨大惊,慌张往后退去,可还是晚了一步,一只袖手打在身上,宁清晨立时手脚发软,体内内力停滞。

    梦君抓起宁清晨,往远处极速飞去,看着方向,却是要进入陨落山脉,宁清晨疑惑不解,“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准备把我交给枯骨?”

    梦君咯咯娇笑,“枯骨那老头子自私得紧,若他得了功法,必不肯白白让给我,到嘴的肉,本姑娘可不像拱手让人。”

    刚飞出没多久,便听见枯骨震怒的声音从木屋那边传来,梦君听得,又是一番咯咯大笑,“这枯骨怕是要被气疯咯。”

    经过一夜赶路,宁清晨被妖女带到陨落山脉深处,一个瀑布之前,几个装饰颇为精美的木屋搭建在一旁的空地上,两侧还有几块空地,种着灵草仙花,还有一块地上,竟然种着普通蔬菜!

    宁清晨不解问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梦君得意的说道,“看好咯小子,这里就是世外桃源,本姑娘的仙居之地!”说着一把抓着宁清晨的嘴,将一颗药丸丢了进去。

    宁清晨毫无防备,一下吞了进去,顿时大惊,拼命地抠着嘴巴,想要吐出来,胆汁口水吐了第一,丝毫不减药丸踪影,恼怒问道,“你给我喂的是什么?”

    “咯咯咯,”看着宁清晨手足无措的样子,梦君笑的甚是开心,“这个名叫一见钟情,以后你的心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啦,要是你喜欢上其他女子,这药丸就会变成一条虫子,在你的心口咬啊咬,直到把心咬的千疮百孔。”

    “什么?我......”宁清晨当真是气到了极点,“凭什么?我要喜欢谁管你什么事?”

    梦君无赖的答道,“怎么,你不想钟情于我?难不成本姑娘还入不了你的法眼?”

    宁清晨气的快要疯了,乱叫道,“你这般胡搅蛮缠,见到个男人便贴身上去,水性杨花,瞎子才会看上你!”

    “啪!”梦君脸色立变,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宁清晨的脸上,目光奇寒无比,厉声说道,“本姑娘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什么狗屁一见钟情,天下所有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宁清晨被打的脑子嗡嗡直响,摸着发胀的脸庞,倒有些看不懂了,怎么说着说着突然埋怨起所有男人来?

    又听梦君冰冷的声音传来,“我给你喂的是绝情毒,是我千辛万苦采集上万种花香花蜜,再与上万种毒虫毒蛇混合在一起,泡制三年而成,中此毒者,七日之内不服解药的话,必毒发,受锥心剐皮之折磨,每时每刻都在痛苦中度过,七七四十九天后方才死亡。”说完梦君便转身回木屋里去了。

    宁清晨暗自哀叹,才被师傅救出不过一天,便再一次落入虎口,自己的命运当真是凄惨。梦君放心的让自己在外面,想必她所言不假,有这种剧毒在身,怕是想跑也跑不了了。宁清晨没多少惊慌,毕竟身上的毒,又不是只有一种。

    他往另外几个木屋行去,并没有上锁,打开房门,一股女人的芳香扑面而来,却见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暗自哭泣,不是梦君又是谁?宁清晨有些懵,这女人不是进了另外的木屋吗,什么时候跑这里来了?

    见她双目无神,情绪十分低落,看来自己口不择言,伤到了她,当下有些愧疚,正要上前安慰,但想起自己才是真正的羊,又立即止住了脚步,看着眼前的女人潸然欲滴难过的样子,心里又过意不去,一咬牙,上前轻声安慰起来。

    刚坐上床头,那梦君便一头扎进怀里,大声哭了起来,宁清晨有些无奈,明明自己才是受害人,而且自己不过十几岁,现在看起来,梦君到像是个小孩了。

    宁清晨本就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怀里抱着这么个大美人儿,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梦君正笑着望着自己,眼神中充满了挑逗戏谑的意味,哪还有半分小女人的样子,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是在耍自己,登时大怒,将她扔在了床上。

    梦君嗤嗤的笑道,“啧啧,我还以为你是铁石心肠呢,原来也会动心啊。”

    “哼!”宁清晨尴尬,故作镇定道,“你想多了,我就是死,也不会对你这样的女人动心。”

    梦君眼神荡着秋波,脸上写满了不信,妖女侧躺在床上,罗衫半解,婀娜身姿此刻倒是全部显现出来,看的宁清晨又是心泛涟漪,招架不住,当下急匆匆出门而去。。

    梦君望着溃败的背影,莞尔一笑,软糯的声音传入少年耳朵,“想要姐姐的解药,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姐姐睡一觉,要么将宁家的功法背诵下来给我,到底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咯咯咯。”

    宁清晨身体一震,丝丝寒意冒了出来,只觉这妖女当真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