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渡劫一万年 > 0110章:三人同行
    他总是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却未往深处想,跟着陈客一路下了山。

    平静了许久的江湖,如今再次狼烟四起。

    刘世尧道:“师兄,此次下山历练,长老特意交代,八里村附近有歹人占山为王,正是我们惩恶扬善的好机会。”

    陈客大笑道:“惩恶扬善,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刘世尧被这句话给问住了,一时不是到如何回答,抠了抠脑门,回应道:“占山为王自然是恶,那些无辜的老百姓自然是善。”

    陈客摇头,表示对答案不太满意。

    善恶本没有定义,只是人的意念区分,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耳朵听到的也未必是实话。

    刘世尧拱手道:“还请师兄赐教,师弟愚昧。”

    陈客看着天边,随手扯下一片树叶问道:“这片叶子是善是恶?”

    刘世尧摇头表示不知,如此深奥的问题,他自然无从知晓,只能用一脸懵逼的表情看着师兄。

    陈客将树叶扔掉,闭口不语。

    刘世尧道:“师兄,那片叶子到底是善还是恶?”

    如此愚昧的话,居然说出来口。

    陈客深深呼吸变了一口气,冷静片刻后说道:“善恶其实没什么定义,你若实力比对方强,你说他是善,他就是善,你说他是恶,他就是恶,听明白了吗。”

    就在刘世尧沉思的时候,陈客用手指着他的胸口,说道:“祸从口出,魔由心声。”

    刘世尧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一路走来,未由风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越走越觉得整件事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那么多外门弟子,自己怎么如此轻易的被选中,而且对方还承诺三粒茯苓青丹作为回报。

    他决定先试探一下,清了清嗓子问道:“陈师兄不知可否问一个问题?”

    陈客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可以,说来我听听。”

    他顿了一下,问道:“师弟自从拜入师门,便听闻很多师兄提到天夺,还望师兄赐教。”

    他记得没错,曲长老再三强调,陆灵下山历练,寻求突破筑基契机,只因天夺重现,往日的一人历练改为三人同行。

    陆灵是真传弟子,师门对她这次历练很重视,特意派执天俞、含楚夕两名筑基期修士陪同历练。

    这等殊荣,令许多弟子望尘莫及。

    执天俞乃年轻弟子一代翘楚,含楚夕又是一个大美女,实力与执天俞不相上下,只是缺一把上好的法器。

    陈客道:“师弟不用害怕,十六年前,天夺已经被我们正道剿灭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些苟延残喘的天夺余孽,不足为惧。”

    三人行至一处村子,上前招呼道:“小伙子,这是哪儿?”

    三人年纪不大,面对一个大小伙子,竟然开口就叫对方小伙子,少年一身麻衣,正躺在草堆里睡大觉,被突如其来的三人给吵醒了,一脸暗沉的看着三人,烦躁道:“你们谁啊,不知道进村子要交保护费吗?”

    刘世尧一听,顿时就冲了上去,陈客一把将其拉住,朝那少年说道:“我们许久未回家,这不,想回家看看,你给行个方便。”

    陈客的演技绝对是一流水准,他不得不再重新思考对方究竟想干什么。

    少年现在一跺石头上,踮起脚尖,抖着小腿,一副痞子气,说道:“废话少说,知道爷是谁吗?”

    陈客冷冷道:“这个,还真不知道。”

    少年有些生气,却也没有怪罪的意思,拿着一个大碗,抖了抖手说道:“交保护费不然我们老大发起疯来,连自己人都杀。”

    陈客觉得赶路太无聊,索性就逗着玩,没想到少年居然急眼了,硬是要收入过路保护费,不然就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一瞧。

    刘世尧没趣道:“不就是一个山大王,有你说的这么玄乎,他会不会连自己都杀。”

    少年的脸色突然暗沉了下来,用那种看待死人的眼光看着对方,那种眼神让四周的空气都变得一丝紧张起来。

    陈客没有说话,未由风也没有说话。

    刘世尧摆了摆手,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少年用低沉的语气说道:“你们完了,居然敢骂大仙是山大王,大仙最恨别人骂他是山大王。”

    刘世尧皱了皱眉头,以前都是他凶别人,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被一名少年给压制了。

    “大仙,给死人跳舞请神的大仙,这下完了,要是他给我下个咒,我不就死定了。”刘世尧一副着急的样子,演的活灵活现。

    突然,刘世尧出现在少年面前,冷冷问道:“小子,说,这是哪儿?”

    少年吓得急忙后退,拔腿就跑,边跑表说:“你呢三个给我等着,小爷这就去叫人,到时候小爷让你们好看。”

    眼前出现一个不大的村子,全村只有二十三户人家,人数虽说少了些,却很团结。

    见有外人进村,先是伸出脑袋看了看,见对方穿着打扮不像是山贼,方才开口问道:“你们是哪里人,可是要路过前面那座山?”

    说话的是一名老者,身穿灰色长袍,弯着腰,看上去有些风烛残年,走路却很硬朗。

    陈客拱手道:“我等是山上的道士,路过此地,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老者道:“老汉姓石,今年八十六,比不了你们这些年轻人。”

    老者寒暄了几句,对着远处的山峰叹了一口气说道:“眼看天就快要黑了,再往前就是鹰風寨,你们还是在村子里住一晚,等天亮再走。”

    老者挽留,陈客也不好拒绝,一番交涉后,老者带着三人进了屋。

    屋子虽然是石头砌的,缺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老者从进屋就开始忙东忙西的,在屋子里转悠了片刻端出一壶茶水。

    未由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老者,只见老者手里端的茶具洁白无瑕,并非普通老百姓日常生活用具,心里不由的犯起了嘀咕。

    老者给三人沏茶,青黄的茶水溢出茶壶倒入茶杯,一股浓浓的茶香扑面而来。

    “这~”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茶水一定有问题。

    另一边,刘世尧端起茶杯仔细品尝,边喝边说道:“不错,好久没有喝到如此美味的茶了,师兄你也尝尝,这茶算不上顶尖好茶,却也算的上极品。”

    老者没有说话,现在一旁露出了若有似无的笑容。

    未由风端起茶杯闻了闻,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老者见他没有喝茶,开口问道:“此茶是一位大人物路过此地送的,我自个儿舍不得喝,用来招呼客人用的,要是不够,我哪里还有一点。”

    见陈客也喝了茶,他小口一抿,接着又喝了一大口。

    不好~

    只见刘世尧突然倒在了地上,陈客正要拔剑刺向老者,却发现眼前一片模糊,接着也倒在了地上。

    他坐在椅子上,手中的茶杯怦然落地,然后两眼一抹黑,同样也倒在了地上。

    老者一副很淡然的表情,如同一个惯犯,走出了房间,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