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武道逍遥真仙 > 第二十二章王毅的愤怒

第二十二章王毅的愤怒

    回到自己的小院,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多点了。

    路过院中的葡萄架,见架上的葡萄还带着露珠,闪烁着耀人的光泽,葡萄颗颗硕大饱满,宛若一颗颗紫色的玛瑙石。

    随手从架上摘了一串葡萄,一边摘下一颗葡萄放入自己嘴中,一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听到动静的秋月连忙走了出来,见王毅回来了,忙高兴道:“少主,您回来啦,啊,那葡萄还没清洗过,您怎么能直接吃呢?秋月给您清洗下再吃吧。”

    看到王毅手中的葡萄,秋月忙准备接过来拿去清洗。

    王毅避过秋月的手,道:“没事,没看才下一场大雨吗,这葡萄暂时干净着呢,再说了,我身为武者,体质强着呢,吃不坏我的。”

    王毅又摘了一颗葡萄放入嘴中,轻轻咬破果肉,一阵香甜在嘴中弥漫,顺手又摘了一颗塞到秋月嘴边,笑道:“你尝尝!”

    洁白的小脸蛋瞬间布满了红霞,那红云直接爬到了脖子上。

    秋月细弱蚊蝇道:“少主,我,我自己来。”

    说完,从王毅手中接过那颗葡萄,塞进了自己那樱桃小嘴里。

    洁白的贝齿轻轻张开,咬破果肉,浓郁的香甜瞬间填满了口腔。

    秋月眼睛笑成了月牙,开心道:“少主,好好吃。”

    “呵呵,好了,秋月,我有点事情,你先出去吧。”轻笑了笑,王毅对着秋月沉声道。

    “哦,好的,少主!”虽然不知道王毅要干嘛,但秋月还是很快的走了出去。

    见秋月出去,王毅将房门关上,屋中一下子暗了一些。

    来到桌前坐下,先将剩余的葡萄放入桌上的盘里,才小心的拿出了怀中的留音石。

    打量了一会手中的这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石头,王毅心里不由得十分好奇。

    他倒想听听父亲到底是怎么受的伤,不管是谁,都得付出代价。

    缓缓的释放出昨晚上留音石里储存的声音,只听父母和爷爷的谈话声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

    “…爹,事情是这样的…他是药王山的七长老,不仅是一位上品炼药师,也还是一位武道宗师…

    这个老混球,他见寒烟姿色动人,为人母又有一股独特的高贵气质,就动了色心,让我把寒烟献给他………最后我拼着施展秘术日曜爆跟他硬拼了一记,拼了个两败俱伤……………章河,这不公的世道………………”

    随着留音石中的声音传出来,王毅凝神听着,可越听他的拳头就握得越紧,发出了嘎吱声。

    尖锐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肉中却毫不自知,脸上的神情从从一开始的好奇逐渐的变得阴沉,随后是满脸的愤怒和眼中迸射的可怖杀机。

    一声仿若受伤的野兽低吼出来,“章…河!你辱我母亲,伤我父亲,我王毅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嘭!”

    “哗啦啦”

    一阵沉闷的响声和青脆的破裂声传来,吓得在屋外院中等候的秋月一跳,担忧自语道:“发生了什么事?少主怎么了?没事吧?”

    屋中,

    却是王毅由于愤怒,右手猛的捶在了桌子上,那紫檀木制成的桌子在那一万多斤的巨力下,一下子被捶烂,散落在地上,分成了好几块,断裂的裂口木刺锋利无比,桌上的茶杯茶壶和盘子等物品也随着摔落在地上,碎成渣子。

    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王毅渐渐的平息下来,但是脸上的神色依然阴沉,双眼中布满着血丝,使人望而生畏。

    静静地坐了这会儿,王毅才背对着门,冷声道:“秋月,进来把地上收拾干净。”

    门外的秋月听到王毅叫她,应道:“啊?好的,少主。”

    说完就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屋中的狼藉,就是一惊,走过来,见王毅脸色阴沉面色冰冷,小心翼翼道:“少主,您,您没事儿吧?”

    “没事,你先把这里收拾干净,我出去走走。”淡淡的看了秋月一眼,王毅才微微有了点感**彩。

    “好。好的,少主。”秋月忐忑的回道。

    王毅起身朝屋外走了出去,手心中滴落一滴滴鲜血。

    看着王毅手中滴落的鲜血,秋月想说什么,却一下子没说出口,只是秋水般的双眼中担忧之色更浓了。

    她不知道王毅到底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他变得如此愤怒,她只是个小侍女,什么也不敢问,什么也不敢说,担忧的叹了一口气,秋月动手收拾起残局来。

    王毅慢慢的走着,漫无目的般,脸色依然冷漠阴沉。

    一路上有见到他的仆人侍女连忙给他见礼,见他脸色吓人,吓得都不敢多说话,行完礼,急忙远去。

    远方,有若隐若无的议论声传来,“少主这是怎么了?好吓人!”

    “是啊,从没有见少主如此吓人过。”

    “少议论了,你们的命还要不要了。”

    “对,对,对,快走,快走!”

    对听到的声音,王毅也是置若罔闻,依然漫无目的的走着,脑海中还回荡着那些话语。

    也有同族子弟见到他,笑着给他打招呼,却见王毅理都没理,就走了,皆不由纳闷。

    “少主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吓人?”

    看着远去的王毅家,摇了摇头,这名族人也离开了。

    走着走着,王毅竟是来到了后山,看着面前这几百米的山峰,只见山上林海涛涛,风吹过树叶间摩擦的沙沙声传来,不由感到一阵凉爽。

    吹着凉风,好似让王毅舒缓了一些心情,只见他踏步间,一股巨力传递到脚下,踩碎了地面,留下一个深达几厘米的脚印。

    而王毅则犹如一只利箭,带动着呼呼风声,顺着山间小道一路冲上了山顶。

    山顶,竹林正中间空地上,王毅刚刚抵达这里,即便是他现在炼体九重巅峰的体质,一路高速奔上一座几百米的山峰,也不由得气喘吁吁的。

    略微的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王毅犹如发泄般,开始练着通背拳和排云掌以及其他初级武学。

    他不断的挥拳踢腿,仿佛毫不在乎体力的流失,只是一拳又一拳的打着,这片空地上不时的传来阵阵气爆声,那略微平整的地面也因为他的打击变得一个坑又一个坑的。

    近乎发泄般的练了足有一个多时辰,王毅才仿佛虚脱般停下了动作。毫无顾忌的躺在那到处坑坑洼洼的草地上,双眼看着天空白云。

    心里则是默默想道“不论哪个世界,强者即为真理,只有拳头大,你才有让人敬你的资格,才能让别人不敢欺辱你,弱肉强食的世界,也是吃人的世界。我要变得更强,做那世界顶尖的强者,只有这样,才能荡平一切不公,保护我要保护的人,掌控自己的命运!”

    默默地想了一阵子,倒是想了很多的人生哲理。。

    躺在地上,王毅忽的轻笑一声,道:“这么看来,我以后岂不是就要一下子怼上两个武道宗门了?真武门是潜在的一个,药王山!这里我是一定要去的,章河,我父母受的的伤害,就用你的人头来赔偿吧!”

    “从今以后,我得对自己,对敌人更狠一点了…”冷冷的声音回荡在这座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