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最弱凶兽 > 第六十八章要回儿子坑世家

第六十八章要回儿子坑世家

    “岐伯!”

    一大早,姜柾跑到岐伯大院子里。

    军营里的事儿,暂时交给公主,正好也让她借机熟悉一下,冲着青麒祐,公主怎么也得留下来。

    虽然青麒祐至今没被公主召来,姜柾再怎么心痒痒也没用,但是好饭不怕晚。

    先忙其他的再说。

    他特地从营里跑出来。

    现在他得把帝王点名的饕餮和梼杌拉过去一起接受训练,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坑一批世家子。

    总不能真的啥都不做吧,姜柾最看不惯那些世家氏族的尿性,长子参军令,原则上是自愿,实际上看他们一点都不表示,姜柾就来气,寒门平民冒着生命危险,抛头颅洒热血,到最后还比不过他们高门,想办法,多少也得让他们出出血。

    “干啥?”

    岐伯杵着药桕,忙着碾药,头都不回,没好气道。

    “我宝药呢?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欠长辈东西,也不说还!”

    岐伯看到姜柾来,二话不说,先算账道。

    “世风日下啊!还有人赖老头子的账……”

    姜柾一脸无奈的……

    不就是六钱宝药嘛,谁没有似的!

    自己确实没有!

    谁不知道缙云氏最穷!

    要人有人,要钱没有!

    药还不够他们伤兵用呢,固本培元、救死扶伤,哪个够用啊!

    前一段帝王赏赐饕餮的几株,没到饕餮手里,都被他给用了。

    宝药在世家被炼丹了,在缙云家,被救伤患了,这就是区别!

    “就是,谁欠你宝药?我去帮你要去!”姜柾装作毫不知情,义愤填膺道。

    “竟然敢欠岐伯宝药!”

    “你!”岐伯就差指着姜柾鼻子了!

    “少装糊涂!”

    “我?”

    姜柾俱不承认,脸皮厚。

    “我什么时候欠岐伯你宝药了!”

    “前两天,你亲口说的,你儿子吃我三钱,你说你还我六钱宝药!”

    这孩子,怎么比我老头子记性还差?

    “岐伯,你都说了,我儿子吃的,你找他要去!”

    姜柾赖账道。

    “有道是父债子偿,哪有子债父偿之理?”

    “嘿,欺负我老头子是吧!”

    “我的三尺大刀呢,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啊!”

    岐伯扔下药杵,扭头找自己的三尺大刀,威胁道。

    “以后别往这扔伤号!”

    “哪能啊!”

    姜柾连忙拉着岐伯。

    “这不是没有吗?有了早给你了!”

    姜柾摊摊手!

    “前些天,帝王赐你们的哪几株呢?”岐伯帮姜柾回忆道。

    “用了!”姜柾一脸认真回答道。

    “哎哟,用了?”

    “怎么不让我帮你用了,你怎么用了呢?”

    岐伯心疼到跺脚,这些人那会用啊,净是浪费。

    “那你还来干嘛?”

    岐伯停止找刀,没好气道。

    “找你儿子?”

    “门都没有,赎身钱都不给,你儿子别想带走!”

    “现在没有,不代表一会儿没有,谈笔生意?”姜柾和岐伯商量道。

    “也别拿你那副猥琐的表情看我,又想打什么坏主意?”

    “我只想要我宝药,我不想谈什么生意。”

    想都不想,岐伯怎么可能答应。

    “谈好了,十二钱!”

    “当真?”岐伯不确定问道,艾玛真香。

    “当真!”姜柾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你说你,岐伯,人家上赶着的宝药送上门你不要,非得要我家的!”姜柾数落道,自己好难啊,非得讹我家,那个不比我家富裕。

    “谁上赶着送了?那都是让老头子给他们炼丹的,老头子我能不知道?”岐伯吹胡子瞪眼,哪能一样吗?

    “又不是送给我老头子的!”

    “老头子我凭实力挣的宝药,不偷不抢不好吗?”

    姜柾撇撇嘴,是不偷不抢,坑来的。

    “送的宝药还不是任你开口嘛,你一句炼废了,他们敢怎么样?”

    姜柾想不通,这老头儿就是这么犟。

    “老头子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啊?

    岐伯问姜柾,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不是不是,哪里老了!正值壮年。”

    “先不说那么多,把我儿子还来,今天给你十二钱!”

    姜柾岔开话题。

    “行吧!”

    岐伯伸手把正在吃肉,满嘴流油的饕餮拘了回来。

    “老爹?”

    饕餮一脸懵的叫道。

    前一秒还在山沟沟里吃肉,下一秒就解放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饕餮想吃素。

    “擦擦嘴,走吧!”姜柾道。

    “干啥去?”

    饕餮一脸懵。

    “咱家欠你九爷爷十二钱宝药,得想办法挣回来啊?”

    姜柾拍了拍饕餮肩膀,任重而道远。

    “不然拿什么还你九爷爷?”

    饕餮望着岐伯……

    “咱家什么时候欠我九爷爷十二钱宝药?”

    岐伯点点头,表示是真的。

    “你还说,被你和梼杌炖肉吃了。”

    “奥……”饕餮闭上嘴。

    “那也算梼杌一份啊?”饕餮忍不住道,卖兄弟,是认真的。

    “对啊,那也算梼杌一份啊,凭什么我家出十二钱,岐伯你得去找黑帝要去!”

    姜柾讨价还价。

    “滚滚滚……”

    “信不信我天雷劈你,让你天雷滚滚!”

    岐伯一手捏着决,还蹬鼻子上脸了。

    “得嘞,这就走。”

    “那我们也得把梼杌带走,他也有一份!得出力!”饕餮一脸认真。

    “对啊,那也……”姜柾胡搅蛮缠道。

    “哼!”

    岐伯还捏着决,不过还是把梼杌拘了过来。

    正在和青兕角斗的他,突然就摔落到这了!

    一脸懵的看着眼前三位。

    “走吧,挣药还债!”

    饕餮也不废话,提着梼杌先开溜再说。

    “岐伯……”

    “到时候,有人来找你,你可兜着点!”

    姜柾临出门喊道。

    得,这是把自己绑上他战车了啊,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风风火火的,年轻人就是好。

    “放我下来好不好?”

    梼杌被提着:“我自己能走的!”

    被忽视的梼杌开口道。

    饕餮把他放下来。

    “这么急,这是要干嘛?”

    梼杌问道。

    姜柾:“带你们啊,挣药还债!”

    梼杌:“啊?”

    “我什么时候欠债了?”

    饕餮解释一遍,合着这事还没完啊!

    这该死的老头,好吧!

    “走吧,此事你俩好好表现,非得让那些世家出出血!”

    姜柾叮嘱道。。

    “嗯!”

    两人言听计从,毕竟不想过嗷儿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