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大国崛起1467 > 第一百七十六章皇帝的诱饵

第一百七十六章皇帝的诱饵

    转眼之间,便过了将近一个多月,时间已经到了九月下旬。

    在有心人的故意传播下,皇帝腓特烈三世以八万五千古尔登金币为代价,收买了萨克森选侯恩斯特,然后恩斯特又联络萨克森公爵阿尔伯特等人共同组建同盟,针对勃兰登堡选侯国的事情几乎传遍了德意志地区。

    还没等那些吃瓜群众消化完毕,紧接着,由于萨克森公爵阿尔伯特和不伦瑞克–吕内堡公爵腓特烈二世又宣布从中退出的消息又传了出去。

    至于剩下的梅克伦堡公爵亨利七世和萨克森–劳恩堡公爵约翰五世,见机不对,更是睁眼说瞎话,干脆声明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在这个结果出来后,萨克森选侯恩斯特就尴尬了。

    其他人宣布退出的退出,声明不知情的干脆装作不知情,可以说,所谓的同盟就是他一个人的同盟了,现在让他怎么玩?

    他心里清楚,如果还不做补救的话,接下来,只怕他就要单独面对勃兰登堡选侯国的压力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有句话却是不吐不快!

    “皇帝陛下他只给了我五万古尔登金币,哪来的八万五千古尔登金币啊!”

    可惜的是,没人愿意听他的解释,在有心人的引导下,因为所有人都在讨论皇帝腓特烈三世肆意干预诸侯国这件事。

    自从大空位时代结束以来,帝国诸侯之间便有个不成文的共识,那就是绝不允许皇帝随意干涉诸侯之间的事务。

    从此之后,像诸侯继位还要皇帝承认后才算合法,而皇帝也有权剥夺诸侯爵位这种事情便一去不复返了。

    在1354年《金玺诏书》颁布,确立了七大选帝侯制度后,这个共识更是没人敢违背。

    可以说,经过帝国诸侯这么多年的默契限制,现在被选出来的皇帝,只是帝国诸侯名义上的领袖,所谓的皇帝权威也只在其直属领地上才能行使。

    对于自认为和国王的地位是平等的七大选帝侯来说,更是不将所谓的皇帝不放在眼里,属于那种有需要的时候找皇帝,不需要的时候不将其当回事的态度。

    可是,现在呢?

    腓特烈三世居然派人联络萨克森选侯恩斯特,让恩斯特拉拢其他诸侯建立防备勃兰登堡选侯国的同盟。

    这几年勃兰登堡选侯国确实扩张太快,都快要打破帝国诸侯间的平衡了。

    可以说,如果这件事没有泄露出来的话,大部分诸侯对腓特烈三世做的事情反而是乐见其成。

    可是,这件事现在却传得几乎人尽皆知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虽然也在心里暗道可惜,心想这个同盟要是建立起来了该多好啊!

    可是在明面上,他们却不得不站在勃兰登堡选侯国一边,同时谴责着萨克森选侯恩斯特和皇帝腓特烈三世。

    如果皇帝腓特烈三世处理不好的话,对他的声望肯定是个很大的打击!

    就在这个时候,皇帝腓特烈三世的堂弟,前奥地利公爵兼蒂罗尔伯爵西吉斯蒙德一世,在少有人知情的情况下,秘密来到了维滕堡,并获得了萨克森选侯恩斯特的接见。

    在见到西吉斯蒙德一世后,想到这段时间的遭遇,他便沉着脸,不耐烦地直接向西吉斯蒙德一世问道“说吧,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

    “呵呵……你不耐烦?”西吉斯蒙德冷笑一阵后,说道“我倒是想问你,皇帝陛下也参与其中的这件事,到底是怎么被你泄露出去的?”

    说完,西吉斯蒙德一世便紧紧盯着恩斯特,等待他的解释。

    “我哪里知道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虽然他已经猜出了这件事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不过,不说利益,哪怕是为了面子,他也不能承认。

    顿了顿,他打量了西吉斯蒙德几眼,又说到:“也许这件事是被你们泄露出去的也不一定呢!”

    “你是是我们泄露出去的?”亲耳听到恩斯特睁眼说瞎话,西吉斯蒙德一世指着自己的头说道“不可能,在事情没有泄露之前,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我、皇帝陛下、马克西米利安王子和卡斯帕·埃嫩克尔知道。

    在消息泄露之后,我们亲自调查了一遍,不可能是我们泄露出去的!”

    说完之后,他以十分笃定的语气说道“所以,这件事肯定是从你这里泄露出去的!”

    “反正我没有泄露这件事!”既然有心推卸责任,恩斯特自然不可能承认。

    接下来,由于谁也不愿意承认消息泄露是自己的责任,于是,两人就吃僵持了下来。

    直到恩斯特的长子,才十岁左右的少年腓特烈突然闯入现场,他们才默契地停下了这场争论。

    看到而已腓特烈闯进来后,恩斯特狠狠地瞪了少年腓特烈一眼,然后问道“你过来做什么?”

    听着父亲恩斯特有些不快的语气,少年腓特烈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然后对西吉斯蒙德一世说道

    “西吉斯蒙德叔叔,你和父亲的话我都听到了,既然你们现在谁也说服不了谁,我看不如先将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去,然后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应对,好吗?”

    听了少年腓特烈的话,西吉斯蒙德一世赞叹道“你但是生了个好儿子啊,依我看来,马克西米安可比你儿子差多了!”

    “哈哈哈……”

    听到西吉斯蒙德一世称赞自家儿子的话,恩斯特哈哈一笑,毫不谦虚地说道“腓特烈有多聪明这件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唉……”

    西吉斯蒙德一世虽然有些不爽恩斯特那股得意劲,但是,他随即又想到他已经和妻子结婚了二十三年时间,期间,他和情人生下的私生子有了好几个,合法继承人却一个都没有幸存下来的问题。

    于是,他也就没心情在讨论这个问题了。

    “好了,我也不想和你争论到底是谁泄露了,皇帝陛下参与其中的消息了;皇帝陛下让我过来,是要我告诉你,他希望你能将所有责任都扛下来,将他从这件事中摘出去。”

    恩斯特听完皇帝腓特烈三世让西吉斯蒙德一世转达的要求后,脸色顿时难看无比,一句话脱口而出。

    “凭什么?”

    他本来就在想该怎么补救,推卸掉责任呢,怎么可能主动按照皇帝腓特烈三世要求将责任扛起来。

    面对恩斯特的问题,西吉斯蒙德一世笑了笑,说道“你叔叔图林根侯爵威廉二世在妻子卢森堡的安妮于1462年去世后,就一直没有再娶,而他又没有后人,只怕他已经做好了绝嗣的准备,难道你就没有想过,等他也去世后,图林根侯国归谁的这个问题吗?”

    “图林根侯国?”

    经过西吉斯蒙德一世这一提,恩斯特当即沉默了下来。

    要知道,此时的图林根侯国,可没有像后来一样被分割得支离破碎。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在图林根侯爵威廉二世去世后,身为侄子的他和阿尔伯特可能会将其平分掉。

    可是,若是依着他自己的想法,他当然不愿多一个人和他来分。

    见西吉斯蒙德一世主动提及这个问题,恩斯特有些意外,他转念一想,心里就大致有了猜测,不过他还是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西吉斯蒙德一世笑着说道“皇帝陛下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一个人将责任扛下来的话,等到图林根侯爵威廉二世去世,我们哈布斯堡家族将全力支持你得到完整的图林根侯国!”

    恩斯特很轻易就判断出,西吉斯蒙德一世抛出来的这是承诺是个很大的诱饵!

    可是,这个诱饵的诱惑力却是如此如此之大,让他那难以拒绝。

    一瞬间,他的呼吸都粗重起来。

    见恩斯特还没有作出决定,西吉斯蒙德一世决定在劝几句,于是他再次向恩斯特劝道“反正你都已经得罪了勃兰登堡选侯国,还考虑那么多做什么,要知道,那可是图林根侯国啊!只要你轻轻地点一点头,未来它就是你的!”

    恩斯特突然抬起头,沉声问道“如果你们没有做到承诺怎么办?”

    对于以后的图林根继承问题,恩斯特可不觉得有哈布斯堡家族的支持,就不会有什么意外了。

    毕竟,他那弟弟阿尔伯特的能力确实不错,帝国那么多诸侯,不可能没有人支持他。

    而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身为勃兰登堡选侯的约翰。

    毕竟,约翰的母亲卡特琳娜太夫人便是他们的姑姑,图林根侯爵威廉二世的亲妹妹!

    面对恩斯特这个问题,西吉斯蒙德一世想了想,反正他生下合法继承人的几率已经非常小了,而他现在的领地恐怕也会被那个与他不和的侄子马克西米利安继承。

    而图林根侯爵威廉二世现在的身体还非常健康,他和威廉二世谁先死都还不知道呢。

    如果是他先死,就更是没必要像守财奴一样。

    于是,他干脆向恩斯特许诺道“如果你没能完整地得到图林根侯国,我们哈布斯堡家族会给你一些补偿。”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