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遁命 > 第062章怒火红颜
    刘楠的未婚夫刘奇心中很是郁闷,一股悔意涌上心头,自从刘楠走了之后,再也无心工作,没有回杂志社,杂志社发生的消息,当然他也不知道。

    心里总是莫名其妙的跳动,跳得他很是苦恼,开车也开不稳定,只好把轿车开到停车位上,身子往后一靠,取出智能手机,看今日头条,当他看到刘楠摔下立交桥的视频,还有市委书记亲自撤掉了杂志社的主编,并且封了杂志社,重新整顿。

    他恨自己恨得直咬牙,为何胆怕事,不暗中保护未婚妻,撕心裂肺嚎啕大哭。双手咣咣的捶打自己脑袋,追悔未及。

    他两天没有打开手机了,就是害怕受到未婚妻的连累,他痛哭了一阵,接看到同行发来的微信信息,明确的告诉他,已经被杂志社开除了。

    工作丢了可以再找,可是这么好的未婚妻死了,上哪里去找?顿时火气攻心,坐在车里面昏迷了过去。

    刘楠双手抱头痛哭,仰天高声呼叫:“我刘楠,就是魂飞洇灭,也要把这帮黑心的老板,绳之于法,为百姓造福,清除污染环境的黑心厂。”

    风天行听了说道:“我替你完成这个心愿,让你安安稳稳去冥界报道,但不知你的证据在哪里?”

    刘楠来到风天行面前,双膝跪倒:“谢谢你的恩德,我刘楠今生报答不了你的恩情,来生一定报答。”

    风天行闪身躲开:“不要谢我,要谢就谢龙,是他给你铺平了道路。”

    刘楠慌忙向我行礼,我慌忙伸出双手搀扶住她说:“要谢,就谢你的正义感吧,是你的正义,感动了我的灵魂。”

    我又慌忙问道:“各个工厂的黑心证据,在哪里,赶快给风老板!”

    刘楠落泪的说:“在我的手包里,我摔下桥之后,就不知道谁拿去了。”

    只见风天行手往前一伸,念动咒语,只见他手红光一闪,刘楠的手包出现在风天行手里。

    风天行把手包递给了刘楠:“你看是不是这个手包?”

    刘楠首先向风天行拘了个躬:“谢谢鬼捕大哥!”

    风天行微微笑着说道:“你先不用着急谢我,看看他们黑心的证据,还在包里吗?”

    刘楠打开了手包,看完了之后,双目落泪的说:“没有了,给他证据被他们拿走了!”

    风天行很是愁的说:“只要是书包里的东西,我念动咒语,会一个不少都会回来的,如果没有回来,就是被他们烧毁了。”

    穆桂英毫不留情的说:“现在你已经被害死了,你是鬼魂了,管不了人间的事情,你还是跟我走吧。”

    刘楠很是正义的说:“要不把这帮黑心污染环境,害人的黑心老板,绳之于法,我就是去了冥界,也是死不瞑目。”

    穆桂英又要拿出定魂剑,我慌忙上前拦住:“女巾帼英雄,请你手下留情,给她留一点儿时间,看能不能想起来,别的证据,如果想不起来,你在带走她也不迟。”

    穆桂英听我说的有理,停止了动作,和风天行聊天儿去了。

    一会儿的工夫,我们四个人来到了饺子店,吴颖看见穆桂英,生得巧玲珑,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坯子,当时朗诗一首。

    滴泪崖前翠柏悬。

    荒冢默默记当年。

    秀鸾刀破天门阵。

    桃花马踏西夏川。

    三千巾帼摧敌胆,

    十二女杰殁关山。

    满门忠烈杨家女,

    为国捐躯第一先。

    风天行听得眉开眼笑:“厉害呀吴颖,竟然会朗诵,七律,咏穆桂英。”

    吴颖笑眯眯的,兴高采烈的又说。

    杨门女门群芳谱,血战沙场穆桂英。

    白雪青春身万战,风霜白鸟树威名。

    我听完“哈哈”笑了起来,吴颖听了微微一愣,难道我说错了吗?”

    刘楠朗诵道:“碧血青春身百战,风声鹤唳敌威名。

    挥师鏖战天门破,拉朽摧枯神鬼惊。

    智勇双全明大义,英姿巾帼史峥嵘。

    我微微笑着说:“怎么样?朗诵得差了没有?”

    吴颖听得脸色通红,慢慢的低下头去。”

    穆桂英微微笑着说道:“我杨家何德何能,有劳仙女和百花仙子,朗诵称赞!

    我听得大吃一惊:“刘记者,我说你怎么这样大义凛然呢,为百姓申冤呢,原来是百花仙子转世呀。”

    风天行微微的笑着:“那你以为,刘记者是一般人呢!”

    吴颖看了一眼刘楠,微笑着说:“我说刘记者,怎么就那么漂亮?原来是百花仙子转世,让我真是嫉妒!”说完,推开店门,自去了。

    我坐在电脑前面,想打开刘楠的qq,里面存有个个黑工厂的铁证,可是我按照刘楠告诉我的密码,就是打不开。

    刘楠听得差点哭了:“完了,完了,他们就连我的qq,都不会放过,这可怎么办呢?”

    我只好劝她:“你再想一想,看看别的地方,还有证据没有。”

    刘楠想了半天说道:“我在杂志社保存的黑幕证据,是我未婚夫刘奇拿来的,我不相信他不留后手,他那里一定还有。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

    我听得一愣,很沮丧的说道:“我们的手机你用不了啊,就是能用了,你说话他们也听不见呢。”

    风天行听了微微一笑:“用我的阴阳手机,就能拨通她未婚夫的电话。”

    我听得很是喜悦,走过去从风天行手里,接过手机,转身递给了刘楠。

    刘楠接过手机,拨通了她未婚夫刘奇的电话。

    刘奇坐在轿车里面,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对自己怨气冲天“啪啪啪”又打了自己三四个耳光,正当她难过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陌生的号码,按动接听键钮,只听手机里面说道:“刘奇……刘奇,你听见了吗?我是刘楠呢。”

    刘奇听的喜从天降,慌忙问道:“你没有死呀刘楠?那立交桥下面是怎么回事呀?”

    刘楠哭流涕的说:“我不是自杀,是他们把我从立交桥上推下去的,我这是用阴阳手机,给你打个电话,我在十元砂锅水饺店,你能来一趟吗?咱俩见最后一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