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斯担任救济与复兴署署长之后,大量南部非洲商品开始涌入欧洲。

    不仅仅是英法,德国也在救济与复兴署的工作范围之内,随着南部非洲食品的涌入,德国食品短缺的状况在逐渐缓解,这导致法国政府对救济与复兴署的工作很不满,法国政府坚持认为德国在《和平协议》上签字之前,不应该对德国进行救济。

    只要德国一天不签字,协约国和德国就处于战争状态。

    不过现在德国已经对协约国开放了边境,特别是运送食物和日用品的商船,进入德国的港口连税都不用缴。

    小斯和气生财,法国不让救济德国就不救,不过该送的东西不能停,食物和日用品送到德国可以先存起来,等到德国政府在《和平协议》上签字之后再发放,这里面就有很大的文章可以做。

    存储物资需要仓库,需要大量工作人员,那位南部非洲军官给胡戈提供的工作,是存储物资的仓库管理员。

    不得不说,只要是金子,不管在哪儿都会发光,胡戈搞研究是出色的科研人员,就算去扛包也是出色的工人。

    晚上吃饭的时候,赫斯林先生终于从阁楼上下来,当看到餐桌上的熏肉肠时,赫斯林先生也不免惊讶。

    “南部非洲生产的熏肉肠,吃不吃?”赫斯林夫人不放过赫斯林先生。

    胡戈和艾玛眼观鼻鼻观心装作听不到,小格雷特刚才尝了块熏肉肠,马上就爱死了熏肉肠的味道,她现在死死盯着餐桌上的熏肉肠,眼睛简直能冒出火来。

    赫斯林先生也装作听不到,自顾自去厨房洗手。

    吃饭之前要洗手,这一点很重要,随时随地都要讲卫生——

    虽然赫斯林夫人嘴上刻薄,但是在分餐的时候,分给赫斯林先生和艾玛的一样多,分给胡戈和小格雷特的更多,分给自己的只有薄薄的一片。

    这就是为什么赫斯林先生一家都爱赫斯林夫人的原因。

    “妈妈,你平时要照顾艾玛和小格雷特,你要多吃点——”胡戈从自己的餐盘里把最大的一块夹给赫斯林夫人,然后又把第二大的一片夹给艾玛:“医生说你要补充营养,你也要多吃点——”

    胡戈把最后一块夹给小格雷特,小格雷特是胡戈和格雷特的女儿,这孩子现在严重的营养不良,头大身子小,脸颊上几乎没有血色,只有两个大眼睛完美继承了她母亲的优点。

    “你吃你的,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不像某人只会躲在阁楼上逃避现实,你要照顾家庭,更要照顾好你的身体,现在你的身体才是咱们家庭最宝贵的财富。”赫斯林夫人又把熏肉肠夹回给胡戈,她很清楚现在这个家在靠什么维持。

    “咳咳——”赫斯林先生表情略微尴尬,干咳两声刷一下存在感:“我的研究就快要完成了,这完全不是菲利普教授所说的‘不必要的空白’,是对物理系的重要补充,一旦发表论文,我就可以预定明年的诺贝尔物理奖——”

    “老师,真的吗?”赫斯林夫人和艾玛还没反应过来,胡戈惊呼出声。

    “有什么用,你已经研究了十年,却不能给自己的孙女带来一顿丰盛的晚餐!”赫斯林夫人喋喋不休,不过没有人讨厌她。

    “妈妈——”艾玛提醒赫斯林夫人不要太过分,赫斯林先生还好,胡戈的眼睛里已经有泪光闪现。

    “是真的,确实是快要完成了,这里面也有你的贡献,我在发表论文的时候,会把你的名字一样写上去。”赫斯林先生感慨万千,胡戈曾经是他最出色的学生,现在却因为要照顾赫斯林先生一家人不得不去火车站干体力活,这简直是对一位出色科研人员的侮辱。

    “老师,我为你骄傲,所有人都会为你骄傲,你是最伟大的——”胡戈声音哽咽,这句话里蕴含了多少委屈只有胡戈自己知道。

    “你也很好,你是我最好的学生,即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你都勇于承担责任,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把格雷特和艾玛嫁给你——”赫斯林先生也情绪激动,作为一个丈夫,作为一个父亲,作为一个男人,赫斯林先生没有能力为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每天只能躲在阁楼里研究,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爸爸~~”艾玛这声爸爸叫的九曲回肠,艾玛嫁给胡戈不是因为赫斯林先生的安排,而是因为艾玛爱胡戈。

    这才是最纯粹的爱情。

    “好了,好了,我们说点开心的事,胡戈,你说的那位南部非洲军官是怎么回事?”赫斯林先生虽然每天都躲在阁楼里,但是对于家里发生的事也不是一无所知。

    “我警告你老头子,不准你对胡戈提任何要求,我可以允许你每天躲在阁楼里研究你的量子物理,但是你不能干涉胡戈的工作,为了维持这个家庭,胡戈已经很努力了,他每天要从事十个小时的体力工作,你有你的选择,胡戈也有他的生活。”赫斯林夫人果断提醒,以她对赫斯林先生的了解,恐怕赫斯林先生不会让胡戈接受南部非洲军官提供的工作。

    “我不是迂腐的人——”赫斯林先生嘀咕着辩解,夫妻俩一个强势的时候,另一个就要适当忍让,要不然日子没法过。

    “你就是!要不然你就应该接受阿布教授的推荐,看看人家阿布教授,诺贝尔生物学奖获得者,尼亚萨兰大学校长,每年凭借专利就能得到几十万英镑,你呢——”不能怪赫斯林夫人着急上火,每年几十万英镑啊,赫斯林先生的年薪才多少——

    现在一英镑大概兑换37金马克。

    赫斯林先生的年薪还不到2000金马克,换算过来大概54镑。

    “我们研究的是不同领域,不能用金钱衡量。”赫斯林先生耐心解释,阿布是生物领域,随随便便研究个外伤药,每年就能赚个十几万,变现能力不是赫斯林先生可以比拟的。

    赫斯林先生研究的领域是基础物理,这东西要表现还真的比较难,除了国家和学校拨付的经费,大概也就是去诺贝尔碰运气了,这年头的专家教授还不流行走穴呢。

    “但是金钱能给你的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赫斯林夫人不研究量子物理,她只为一家人每天的晚餐担心,有阳春白雪,就得有下里巴人,研究量子物理的人也得吃饭。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不是,小格雷特——”赫斯林先生只能在小格雷特这里寻找安慰。

    小格雷特只会哇哇大哭,她已经吃光了自己的熏肉肠,现在盯上了艾玛的那份。

    “不要惯着她,你的你自己吃。”赫斯林夫人更担心艾玛的身体,艾玛对待小格雷特也跟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赫斯林先生一家人决定不告诉小格雷特她母亲已经去世这个秘密,等小格雷特年龄大一些再说。

    现在小格雷特还太小,没有形成完整的价值观,在小格雷特太小的时候告诉她这个事实,可能会让小格雷特有“妈妈因我而死”的那种错误想法。

    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风险,赫斯林先生一家也不愿意冒。

    “肯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位南部非洲的军官希望我能去当仓库管理员,因为我的数学比较好——”胡戈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苦涩,作为一个出色的研究员,胡戈成绩比较好的又何止是数学。

    “存放什么的仓库?是这些熏肉肠和巧克力吗?”赫斯林夫人善于抓重点。

    “是又怎么样,胡戈,你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为你的孩子做好榜样。”赫斯林先生要求高,即便生活窘迫到这种程度也不会降低要求。

    “你又在胡说什么?我又没有让胡戈做些什么,装熏肉肠的仓库,总比装机关枪的仓库好——”赫斯林夫人思路清晰,现在的德国,马克大幅贬值的情况下,胡戈为南部非洲的军官工作,获得的更可能是实物报酬而不是薪水,那么如果仓库里装的是熏肉肠——

    只能说那真是极好的。

    “是的,仓库里装的确实是熏肉肠和巧克力,而且还有咖啡和各种罐头,那位南部非洲军官请我喝了一杯咖啡,抱歉,我没好意思找那位南部非洲军官要一些。”胡戈也是要脸的人,伸手讨要这种事胡戈做不出来。

    “你确实应该找那位南部非洲军官要一些,我也已经很久没有喝过咖啡了——”反倒是赫斯林先生在这种事上不迂腐,占便宜这种事确实是不绅士,但如果是占南部非洲的便宜——

    这应该是算是为国效力吧!

    看看,教授的思想就是这么开明、机敏、而且不拘泥于形式,要不然人家研究量子物理呢。

    咖啡可能是赫斯林先生唯一的爱好了,特别是工作到深夜的时候,赫斯林先生经常会冲一杯咖啡给自己提提神,不过世界大战爆发后,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

    胡戈没说话,不过眼神诡异。

    赫斯林教授心中一动,马上屁股底下就跟长了草一样坐不住。

    “跟我上来胡戈,我有些东西要教给你——”赫斯林教授一本正经。

    艾玛和赫斯林夫人脸色如常,她们都很了解自己的丈夫。

    ps:六月份的最后一章,下一章可能是在午夜,也可能是在明天早晨——明天更多少兄弟们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