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行走的神明 > 第一百二十五章舅舅为九成新万赏加更

第一百二十五章舅舅为九成新万赏加更

    “咦,那不是子夜和阿妖啊”

    站地客厅与后院的落地推门前,蒙毅刚打开一只黄桃罐头,抬头就看到不远处在林中搜山的两人。

    这一愣怔的当儿,手中的罐头转眼就被扶苏撸走了。

    “哈,拾荒队伍中又多了一员大将”扶苏嚼着片黄桃,甜的直咂嘴“啧,真好吃,嗯。”

    蒙毅无言又从冰箱中取出一瓶酸奶来喝“我说他们俩这是寻宝呢还是干啥”

    “这两财迷。昨天元慎不是送了一堆东西嘛,子夜回来的途中掉了一件,都找一早上了估摸着是没寻着这才把阿妖揪过去帮手。”

    “干嘛不找你帮,你找东西多快呀,是吧。”蒙毅呼嗤一口整瓶酸奶就见了底。

    “那是。”扶苏先是得意,然后一看到蒙毅沾了酸奶憨笑着的嘴唇,突然就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

    果然蒙毅马上就做了一个小狗的姿势,咧着大嘴朝他抛了个媚眼。

    辣眼睛。

    扶苏受不了地摇摇头,转过身去。

    日头正好,就着客厅与后院相接的木地板坐下,看了眼正在忙活的桑夏,瞬间觉得眼睛舒服多了。

    没多一会儿,后院便晒满了切成薄片的萝卜。

    桑夏拍拍手捊了捊沾满萝卜汁水的围裙,坐到扶苏身旁。

    蒙毅则躺在另一边的木地板上,舒服地翻了个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烤着阳光。

    这样安静的氛围持续了没多久,手机叮铃一声响起。

    看着刚接收到的讯息,桑夏难得地皱起了眉,抿唇想了会儿递给坐在自己右手边的扶苏,然后拍了拍左边的蒙毅。

    扶苏看了眼信息,朝桑夏点点头,将手机递还。

    蒙毅眯着眼依旧躺着,懒洋洋地应了声“咋了,小桑夏。”

    “叔,那个,老板家里出事了,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桑夏现在的老板是林染,严格算来的话是师暄暄,但蒙毅知道她说的不是这二人。

    而是

    一个激灵,立马坐起身“她怎么了”

    桑夏将手机递过去,蒙毅迅速看完后立马跳起来噔噔噔跑上楼。

    扶苏无言站起身,正欲往客厅里走突然转身将桑夏抱在怀里。

    闻着她身上夹杂萝卜与阳光的气味,摸了摸她的脑袋,一丝不安掠过心头

    久病的母亲溘然去逝,陈朦的内心复杂极了。

    喂母亲吃了午饭后,接到电话的陈朦匆匆跑下楼去。

    朋友答应借钱给她此时顺路经过就喊她去取,没想到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母亲,走了

    她握着手上装着钱的信封,呆滞地站在急救室门前的长廊里。

    病重的母亲、年幼的儿子,陈朦这几年过得糟糕透了。

    她不是个有大志向的人,和世间所有平凡的女子一样,无非只想有个温暖的家。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愿望,对于她而言却是遥不可及。

    很小的时候她就失去了父亲,成年后相亲结婚急于想要一个家的她却又一次愿望落了空。

    那个忠厚老实的丈夫过世之后,她便独自过活。

    这许多年,虽说不易,但也还算平实。

    好在她不是个怨天尤人的弱女子,尚算坚强,也着实勇敢。可能说来,为母则刚,而真相是她没得选择。

    没得选择那就只能努力了。握着这个朴实想法,虽说活得辛苦但总算老母幼子、一家三口过得也还算踏实。

    可是伤痛一次一次又一次,击打得她近乎麻木。

    心疼得麻木了,累得麻木了,挣扎得麻木了。

    陈朦朋友不多,能抽出时间替她照顾儿子的人就更少了。

    恰巧曾在花店打过工的桑夏与孩子相熟,也帮着接送过不少回。眼下除她以外,没有更合适人选。

    左思右想之下,陈朦给桑夏发了信息,麻烦她去幼稚园帮忙接儿子。

    此时两个人站在某幼儿园门口,桑夏一身清淡的米色长呢大衣,扶苏则是深芋色的同款大衣。

    幼稚园老师先前就收到了陈朦的信息这会儿正等着来人,老师是见过桑夏的自然很放心将孩子交给她。

    一声“平儿”,一个雪白粉团似的小孩从园门口保安室里走出来。

    “夏夏姐姐”虽然是男孩,但声音听上去却柔柔细细的像极了小女娃,扑闪着乌黑滚圆的眼睛毫无怯意,文气又机灵。

    “平儿,妈妈有事,所以夏夏姐姐来接你。今天带平儿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桑夏摸着男孩的锅盖头,发觉有些日子没见小家伙头发都长得有点过份了。

    转念一想,也是啊,老板最近哪有空带他去理发呀

    男孩安静地点点头,奶声奶气地嗯了一声便牵住桑夏的手,一双懵懂的稚眼十分好奇地偷瞟着扶苏。

    “平儿,这是夏夏姐姐的朋友,平儿叫叔叔。”看得出来桑夏和男孩关系不错,两人牵着手边走边说。

    “啊,不对,叫舅舅。”桑夏突然想到老板和扶苏之间的渊源。

    “舅舅夏夏姐姐,老师说舅舅是妈妈的哥哥,或者弟弟呀”

    看来这个小男孩不仅文静还很聪明扶苏对平儿很有好感。

    “他就是妈妈的哥哥,所以平儿可以叫舅舅哦。”

    桑夏也感觉出来扶苏对平儿的好感,不经意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暖意,心底柔意漾开。

    “舅舅。”也不认生,柔嫩的一声喊干净极了。

    扶苏的步伐略略凝滞了一下,他看了眼桑夏,两人眼神接触的瞬间似有千言万语滑过。

    扶苏微微一笑靠了过去,牵住男孩的另一只手。

    三人走在冬日傍晚的夕阳里,从背后看去,就似人世间最平凡温馨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