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烈正狐……

    在激动之后通过交流,张老爷子经过再三考虑答应了让聂彩蝶和烈正狐一同前往王都,不过也说了自己的请求,他希望烈正狐能答应他聂彩蝶今后不会受到伤害,并且去不去王都还是要聂彩蝶自己决定。

    烈正狐当然是满脸笑容的答应下来,以聂彩蝶的天赋,在烈焰王国即便是国王也会对她视如己出,百般宠爱。谁要想伤害她,国王也不会答应。

    唯一让烈正狐感觉难办一点的是聂彩蝶舍不得和贤鱼分开,不过这丫头又经不住美食诱惑,在贤鱼也答应聂彩蝶过段时间会去王都看她后,她才很高兴的答应前往王都。至于她是为了什么,那就不清楚了…

    忙完了聂彩蝶的事情,烈正狐才想起来还有一名地阶十星天赋的武道天才,经过了解才知道这孩子居然和聂彩蝶来自同一个小村子。然后经过张老爷子的同意,张虎也将和聂彩蝶一起赶往王都求学,而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地阶中品天赋的慕容倩。

    因为聂彩蝶和张虎的原因,烈正狐亲自为贤鱼和张莹莹做了天赋测试。

    出乎贤鱼预料的是张莹莹的天赋测试居然和贤鱼一样都是玄阶上品…贤鱼懂天赋压制的技巧是因为有系统的存在,那张莹莹又是如何懂得的…

    玄阶上品天赋虽然不错,但还远没有达到让烈正狐破例将他们一同带往王都的打算。在一番安排过后,聂彩蝶就抱着夜白狮子王小白(聂彩蝶取名的)和张虎、慕容倩一同登上了一辆由四匹三阶清风马拉车的豪华马车绝尘而去。

    贤鱼和张莹莹则因为收到烈正狐的关照不用继续参加考核正是被烈焰学院录取。

    四个孩子两个去了王都求学,两个考入了烈焰学院,张老爷子脸上笑开了花,不过每当他眺望远方的时候,贤鱼能察觉到他有一丝担忧。王都既是一条更加宽阔的大道,但又是一个更加复杂的是非之地,两个孩子还那么小,真不知道这一去到底是福还是祸。

    有夜白狮子王陪伴,聂彩蝶的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至于张虎那小子就属皮的,抽抽更健康。

    一个王国的王都肯定是天才云集,他虽然是地阶极品天赋,可那地方他一个乡下野孩子没钱没势还不懂退让,肯定会麻烦不断。不过有彩蝶在,王室和学院的人不会坐视他出什么大事的。在生命安全有一定保障下,王都虽是个不小的火坑,但对张虎那熊孩子来说正好是用来打磨打磨的好地方。

    只不过因为自己的插手,他们原本可以在秋收村平凡度过的人生,如今也变得波澜起伏起来!也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对他们而言是好是坏…贤鱼抬头望着天空,张莹莹默默的靠着他,突然轻轻道:“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贤鱼看了一眼眼中闪着丝丝波动的张莹莹道:“问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哼,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张莹莹微微撒娇道。

    “哎!你不也没问过我吗!我们算是扯平了!”贤鱼摸了摸鼻子道:“如果你实在忍不住想说什么,我可以洗耳恭听!”

    “哼!想得美!”张莹莹微微一笑道:“有秘密的女人才会更拥有魅力!”

    “哎,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现在还是女孩子!”贤鱼无语道。

    “那你不也还是男孩子,天天一个小大人模样!”张莹莹立马反击道。

    “我平时很会卖萌的,不信你问问村里的小姐姐们!”贤鱼坏坏一笑道。

    “色胚!”张莹莹吐槽道。

    “好了,和你说正事!我们虽然在一个学院,可是你是魔法班,我是武道班。所以我怕你思念我过度,想要送你一件东西!”贤鱼微微一笑道。

    “呸,谁会想你!”张莹莹小脸微红道。

    贤鱼微微一笑把手上的宝石戒指摘了下来,送给了张莹莹道:“这是一枚空间戒指,里面有一些东西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应该可以用上!”

    “咦,这不是你师傅送给你的嘛…”张莹莹拿着戒指看了看道。

    “是啊!这不是给我了就是我的东西了吗!我把它送给你,没什么问题吧!”贤鱼淡淡道。

    “哦…”张莹莹将空间戒指带在手指上看了看道:“这枚戒指居然拥有幻形功能,而且里面的空间还不小。最低也是一枚地阶水平的空间魔导器了,真不知道你师傅是什么人,出手真大方!”

    一个小村子的小女孩‘第一次’接触空间戒指就懂得使用,并且还拥有如此渊博的见识,真是有趣!贤鱼微微一笑道:“别只留意包装盒了,看看里面的东西,我想你会有惊喜的。”

    “哇…”张莹莹听了贤鱼的话,发现空间戒指里面居然装有几套女式魔法套装,而且每一套都是地阶上品…魔法权杖、短杖、首饰应有尽有,通通都是女式的!而且她还发现了几个非常稀少的魔道具:魔法战斗傀儡…

    这…张莹莹两眼放光,然后突然醒悟道:“这些东西都是你特地准备的,而且从一开始就是为女孩子准备的!你的师傅到底是你什么人?”

    “呵呵,我们刚刚不才达成共识,你不问我,我不问你嘛!”贤鱼坏坏一笑道。

    额…这坏家伙!张莹莹眼光闪烁了一下道:“好,我不问了!不过我如果没有猜错,那头小狮子和这枚戒指其实就是你为我和彩蝶准备的吧!彩蝶带走了小狮子,所以你才把戒指送给我!对吗?”

    “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贤鱼夸张道。

    “去死!”张莹莹对着贤鱼的腰就是狠狠一拧!啊…贤鱼冷不防,脸都绿了,丫的下手真狠啊!

    “哼!叫你作怪。”说完在贤鱼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女人啊!真是麻烦…”贤鱼无语的摸了摸自己被拧的地方,欲哭无泪!然后往地上一趟,继续悠闲的望着天空、看那云卷云舒!

    自己也该开始按照计划收集这个世界的资料,慢慢充实和寻找有趣的生活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