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他却选择吃斋了。“切,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白衣女子很不客气的瞥了他一眼,将衣领给拉了起来。柳逸尘不示弱的甩了一个白眼回去,开玩笑,这会的福利爽了,但出。

    去之后呢,出了着荒古圣境之后呢?指不定就是火葬场了。对方可是一名尊者,柳逸尘可不想出去之后被一名尊者成天追杀,即便手中握有圣器,也不想以后徒增这一麻烦,毕竟越是漂亮的女人,翻起脸来,便越是恐怖!咔哒。

    最终,在柳逸尘贡献出第七滴精血之后,白衣女子脚踝上的锁扣终于是彻底打开了。锁扣解开,白衣女子赶紧的将脚抽了出来,远离了血棺,生怕被再次拷上。而柳逸尘则将那锁链给收了起来,毕竟这玩意可是圣元血晶所铸,乃是。

    一件至宝,等出去之后,若能将之炼化,会有难以想象的好处,说不定可以重塑武脉。“你要这东西干什么?”“此刻,你应该说的不是这个吧?”柳逸尘微笑看着她,避开了那个话题。白衣女子当然知道那锁链必是一件宝物,但毕竟解开锁扣的是柳逸尘,而自己也是因为这小子才得以脱。

    他拿走那锁链,倒也无可厚非。想了想,女子也没有在此过多纠结,理了理衣裙,对着柳逸尘矮身一礼,感谢道:“多谢搭救!”“不客气,在下陈一流,还未请教……”柳逸尘亦是拱手一礼道。“南宫婉!”白衣女子略微思索了一下也。

    是报出了自己的姓名,不过柳逸尘并不确定对方所报的是否为真名。但这也不重要了,他也没有对此太在意。互相认识了一番之后,柳逸尘捡起之前南宫婉砸向他的第一块圣骨,来到了那扇被圣阶灵阵封死的石门前,看着她说道:“此门应该就是这座密室的出口了,相信以婉小姐的修。

    喀嚓——赤雷滚滚,血色天幕之上,剑意逼人,那血云之中,更有无尽剑雨倾泻,每一道血色剑芒都蕴含着可怕杀气。而血色天幕之下,却也并非柳逸尘两人所期待的青山绿水,而是一座座光秃秃的石山,一座由无数刀兵构成的石山。刀山上的刀都不尽完整,或残或缺,或鲜血遍染,或锈迹斑斑,但每一柄刀,都不曾黯淡,依旧刀气冲霄,刀意。

    磅礴,好似能将乾坤劈开。剑雨、刀山相合,在此自成一禁区,令人望而生畏。石室之外,柳逸尘与南宫婉亦是被眼前这座刀山剑狱所震撼,即便相隔甚远,但依旧能十分清晰的感受到对面那股令天地震慑的刀意与剑意。“貌似,里面要安全很多,要不咱们……”柳逸尘再度瞅了一眼前方的血。

    色天幕,心头不禁有点发秫了。作为一名剑修,前方血云之中的降下的剑雨有多恐怖,他很清楚,最起码非剑王境的剑修能够抵挡,而血云下的刀山就更不用说了。自古百器之中,刀剑之争由来已久,刀与剑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百器之中的两大极端了。现在这遗迹之主以刀山剑。

    狱摆下这一险关,其中的危险程度,不言而喻,想要顺利通过,不仅修为要了得,更得在刀剑之上有着相当的造诣才行。与之相比,他两身后的密室无疑要安全得多。“这是唯一的出路,你若想回去,我不拦你。”南宫婉却是无惧,抬脚踏上了前方的石桥,向着那刀山剑狱走了过去,她已经。

    在那密室之中困了太久,不想一辈子都被困在那里。横亘在山腹与刀山剑狱之间的是一座石桥,石桥宽,至多只能够三人并行。石桥很斑驳,上面散落着许多枯骨,更密布刀痕与剑孔,但是屹立不倒,任由那刀山剑狱的刀意以及剑意。

    l冲刷,巍然不动。柳逸尘也跟着踏上了石桥,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身后的石门已经再度合上,没有圣骨在手,他便只能以缺锋剑开启石门,但缺锋剑的存在,他不想轻易暴露。

    “不是不来吗?”南宫婉轻笑道,脚下步伐并不快,不一会,柳逸尘便是追了上来。“我这不是怕美人你香消玉殒,特来护卫了吗。”柳逸尘故作轻浮的回了一句,脚下步子也随之放缓。“护卫?那正好,本姑娘脚疼,你背我过去好了!”南宫婉微笑着,一把抓住了柳逸尘的肩,作势欲往他背上。

    爬去。柳逸尘却是看着她,嘴角微扬起了一抹贱笑,挑眉问道:“你确定?”南宫婉见状,登时便是松开了手,一脸恶心的瞅着他,道:“你不应该叫陈一流,该叫陈下流才对!”“我貌似没对你做什么吧?你就说我下流?”柳逸尘脸上笑意却是更盛了,然后拉长着声音,“哦——,我明白了,原来你比。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是你自己龌龊,想歪了,还说我下流!”“啥?你刚刚说什么?风大太,本小姐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南宫婉看着柳逸尘,却是缓缓将那块圣骨取了出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手里敲打着,脸上满是柔和的笑容。“

    呃……没啥,今天天气不错。”柳逸尘识趣的转移了话题,快步向前走去。“臭小子,真当姑奶奶治不了你?”南宫婉轻哼着,一把收起了圣骨,也是快步跟了过去。而随着越来越靠近前面的刀山剑狱,石桥也是越发的难走了,因为这里被无。

    尽剑意与刀意所笼罩,头顶的天空更有着倾盆剑雨倾泻,即便是撑开护体灵罡,也抵挡不了多久,便会破碎。如此一来,想要顺利的通过这段石桥,对于元力的消耗,便不是一般的好在南宫婉本就是一名尊者,纵使在荒古圣境之内境界被压制到了碎虚境,但根基却不受多少影响,以她的元。

    力浑厚程度,想要通过这最后的一段石桥,并不是太过困难。反观柳逸尘就显得有些悲催了,尽管体内灵力回路所产生的灵力,足够令他维系护体灵罡不碎,但劫星剑语的一句话,却是令他这一打算落空了。“剑语前辈,您这不是在开。

    玩笑吧?用剑意接引这些剑芒入体?”柳逸尘满是诧异的问道。“我没在与你说笑,虽然这座刀山剑狱凶险非常,但对于你而言,却是不可多得的际遇,若顺利的话,你的剑意或许能在这里晋入地阶!”“晋入地阶?”柳逸尘不禁一愣,然后。

    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由无尽剑芒汇聚而成雨瀑,顿时打了一个哆嗦,问道:“那若是不顺利,会怎么样?”“不顺利的话……”劫星剑语想了想,道:“也没多大影响,顶多身上落下几个窟窿,死不了的。”柳逸尘:“……”“怎么?你到底还是怕了?”这时,前方那沐浴在剑雨之中的南宫婉,不禁回头看了他。

    一眼,带着几分轻蔑与嘲讽。“剑意晋入地阶之后,便能动用葬剑塔了,你小子可得想清楚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劫星剑语也抛出了一个柳逸尘无法拒绝的诱惑。“靠,死就死吧!”柳逸尘思索了一会后,索性将心一横,牙一咬,散去了护体灵罡,快步向着前方的雨瀑之中走去。“你……你。

    疯了?”这一幕可是将南宫婉给吓到了,这等剑雨,连她的护体灵罡都抵挡不了不久,更遑论是人的肉身?然而柳逸尘却似真疯了,完全不管不顾的冲进了雨瀑之中。见状,南宫婉自然无法坐视他送死,不管怎么说,她能脱困,柳逸尘功。

    不南宫婉愣然的看着柳逸尘,在那无尽剑雨之中,不仅没有撑开护体灵罡抵挡,更在以剑意接引头顶那不断倾泻而下的剑芒入体。“啊!”赤色剑芒恐怖非常,始一入体,便是令柳逸尘惨嚎出声,剧烈的痛楚直接将他那张连扭曲的不成了样子。此外,剑芒之上的那股剑意更是可怕,在摧残柳。

    逸尘肉身的同时,更在冲击着他的命魂。“沉心静神,抱元守一,以自身剑意为引,以肉身做炉,将之逐一炼化。”劫星剑语却是不急不缓的传音道。为了能够尽早的动用葬剑塔,柳逸尘强忍着剧痛,依照劫星剑语所言,在雨幕之中盘膝坐下,收敛心神,释出自身剑意,继续接引头顶剑芒入体。

    而后交由体内的天霄剑印与天极罡气镇压,最后一点点的炼化为己用。“他竟是打算炼化这些剑芒?”看着这一幕,南宫婉美眸之中涌现出了浓浓的震惊,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眼前这陈一流,竟然只有淬体境的修为!“嗯?不对。

    淬体境的修为,怎么可能施展得了护体灵罡?”她不解,之前很清楚的看到柳逸尘撑开过护体灵罡,而这一能为,并非淬体境的修为所能拥有。尽管很好奇柳逸尘淬体境的修为为什么能够施展护体灵罡,但她也并没有在此纠结。

    反倒是看着那在雨幕之中盘膝入定了的柳逸尘,不禁皱起了黛眉。。

    “看他这模样,似乎还需要不短时间,才能达到他的目的……”南宫婉想着,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刀山,此刻她只要过了这座刀山,应该就能彻底逃出这片险地。

    但……“但就这么把他扔这里,似乎也太无情了点,可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