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适逢吕布南下,又是所向披靡之势,眼见荆州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要落在吕布手中,便欲起兵策应,以救刘备,但却遭到群臣反对。

    荀攸认为,吕布看似倾巢而出,但却在兖州、冀州留守重兵,并不曾疏忽北方防线,而自己一方去年一战损失惨重,到现在还未回复元气,若贸然起兵,恐会引得冀州的高顺与兖州的张辽趁机攻打,到时候便是引火烧身,实在是得不偿失。

    曹操一想也是,便令豫州的于禁抽调精兵悍将,以奇兵偷袭吕布粮道,不使他能够从容攻击荆州刘备。

    于禁得令自然不敢怠慢,便命大将文聘、满宠抽调军中精锐,组成敢死之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吕布粮草必经之地。

    文聘领命以骑兵昼夜行军,原本想绕过嵩山,渡过渝水,在南阳一带阻截吕布的运粮军队,但有满宠谏言道:“将军若去南阳,只恐不能完成于将军之令。”

    文聘问道:“哦,怎么说?”

    满宠道:“吕布刚刚攻陷南阳,南阳又是重城要地,必有大军留守,我军仅有兵将两千,一旦被敌军看破,恐怕不但不能完成任务,更有可能会深陷重围之中全军覆没。”

    文聘忙问道:“依你看来我们该怎么办?”

    满宠道:“吕布大军深入千里,起身后必然空虚,南下荆州,宜阳便是必经之地,从此地到宜阳不过一山之隔,若我军能够翻山而过,以天将雄兵之势骤然杀至,吕布粮道必被我等攻破。”

    文聘诧异道:“可是此去宜阳需要翻越轩辕山,闻传山中猛兽出没,艰险难行,从未有大军能够通行,战马辎重更加难以行进,我等此去如何能够保证能够及时赶到,不如率骑兵绕过山脉,正面阻击岂不容易?”

    满宠忙到:“将军糊涂啊,轩辕山虽大,却不过两日路程,我等若只带几日口粮,抛弃战马,再寻得山中猎户引路,何愁不能及时赶到。而绕路奔袭固然轻松,却极为容易被敌军发现行踪,到时只会前功尽弃。况且我等次来,早已有必死之心,正该做前人所不能为之事,这样才能出其不备,攻其不守啊。”

    文聘闻言大赞,传令两千骑兵抛弃战马辎重,仅携带五日口粮,在当地猎户的指引下,进入了轩辕山之中。

    数千兵将,结伴而行,其中虽遇猛兽袭击,却还是仗着强弓硬弩,一路披荆斩棘,终于来到了轩辕山的另一侧,文聘为了不打草惊蛇,下令大军不许出山,只在山中密林休整,仅派斥候在外暗中查探军情。

    但如意一行车马众多,在路上延误了一些时间,比文聘得到的情报要晚到几日,这天眼见口粮将尽,大军在山中深受毒虫侵害,已到了奔溃边缘,却终于得到了吕布运粮大军临到宜阳的消息,而且只有仅仅数百人,如此良机,岂能辜负!

    便要下令兵将即刻出击,趁吕布军不备之下,将其一举歼灭。

    这时,突然有数骑缓缓走进山谷,为首竟然是一员女将,远远看不清年纪,只见长发在樱盔之下若隐若现,暗红披风随风招展,浮现出藏在其中穿着一身碎银甲的婀娜身姿。身后跟着五名卫兵,皆是精壮之辈,显然是吕布军中的精锐护卫。

    文聘挥手令众人闭气,不要打草惊蛇,放他们入谷。

    如意入得山谷,只觉得周身寒气凌冽,似乎一股杀气隐藏在这深谷之中,但两侧密林影影绰绰,并无半点声息,心中疑惑更深,取下腰间龙舌弓,向着密林中连放数箭,出手一气呵成,如连珠迸射。

    曹军在密林中伏身隐藏,密密麻麻,几乎没有空隙,弓箭飞进密林,直中林中隐藏的曹军兵将数人。

    但曹军此来皆是精锐之兵,虽中弓箭,却都竭力忍痛,掩口闭气,没露半点声息。

    如意见弓箭入林并无回应,方才稍稍放松警觉,便要策马往更深处探寻,身后卫兵急忙劝道:“将军有令,谷中恐有猛兽,让上使莫要深入山谷。”

    如意道:“查探军情并未有所得,岂可半途而废,若你们害怕猛兽,回去便是,我自前往。”

    卫兵见她语气凌冽,不敢再有违背,只好跟着如意深入到山谷之中。

    待如意进山,文聘这才松了一口气,道:“虽听不清她们刚才说了些什么,但看样子应该是宜阳城中官宦家中的女子前来山中打猎。”

    这时一名不幸被如意弓箭射伤手臂的将校忿忿道:“这贱人敢在这轩辕山出入,又有精锐卫兵守护,恐怕是这城中重要人物的家眷,我这便去堵截斩杀其在深谷之中,免除后患。”

    文聘摇头道:“大敌当前,正事要紧,不必节外生枝,这样你便在此守候,不叫她出谷走露风声,剩余兵将即刻与我杀去吕布军大营,烧毁粮草后尽快撤退。”

    众兵将领命,纷纷起身奔出山林,在深谷之中集结。

    如意一行入深谷四处警戒查探,终没有一丝收获,不禁暗自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忽然凉风吹过耳际,令发丝飘散荡至唇舌,如意抚弄秀发,忽然心中警觉,这风声之中竟然夹藏这阵阵兵甲摩擦碰撞之声,她虽没有大军征战的经验,但在学院之中,早有教习教授听风观土之术,这兵甲摩擦之声不正是大军行进的征兆吗!

    风声自身后而来,兵甲之声却越来越浅,分明是身后有一支大军,正向着山谷之外行进,看来方才经过的密林必然有敌军潜伏,原先的杀气并非自己的错觉!

    不由得脸色大变,策马向回狂奔,几名卫兵一脸错愕,实在不知这位祖宗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明明执意要去山谷查探,这时又不发声响向回狂奔,实在是女人心海底针,难以捉摸啊。但他们身负护卫之职,自不能落后,各自策马紧随。

    如意坐骑神俊,绝非凡品,不时便来到山谷出口,却见前方已被封死去路,数十棵粗壮的大树被拦腰斩断,横置在山谷之中,想要骑马而过,是绝无可能之事。更有数十兵将驻守在山谷入口,各自张弓搭箭,以树干为守,正等着如意等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