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千万人,吾往矣 > 第十六章溜之大吉
    “何人所为”

    张家大堂内传出一道听不出任何情感的声音。

    张傅作为张家现任家主,张侯之父,是整个张家最有话语权的人。

    只见他一拢紫袍,玄纹云袖,眯着双眼坐在椅子上,张傅年岁不过百,鹰视狼顾,城府极深,一身修为也是深不可测。

    张傅了解自己的小儿子,平日里张侯的所作所为他也知道,可在这青阳城,谁人敢说?谁人敢管?要论权势,恐怕张家是首屈一指,就连王家也稍逊一筹,何人敢对张侯出手?

    回禀的管家有些冒冷汗,张傅虽只悠悠说了四个字,可那股无形压力直面自己而来。

    “回老爷的话,听酒肆的人说,是两个少年所为,一个约十三四岁,另一个**岁,都是外来人。”管家如实的回答,不敢一丝的的隐瞒。

    张傅听完,闭上眼并没有立马回答,也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过了一会,用一种极其沙哑的声音道:“先给侯儿养伤……这件事交给老大去办吧。”

    “是”

    管家退下后照着吩咐做事……

    ……

    看着不远处的驿站,顾惊墨嘴角上扬微微一笑,回头说道:“夏天,咱们到了”

    鹰鹫,隶属二品飞行妖兽,长相威武,约三米多高,若是展开双翼的话,也是气势如虹,是除了虚空之门以外的出行方式,也是各大驿站都会出售的脚力。

    老邢是这驿站的负责人,也是这鹰鹫的伺养人,他训练出的鹰鹫,乖巧听话,从不伤人。

    “老板,去往弥罗山,要多少金元?”顾惊墨朗声问道。

    老邢放下手中鹰鹫的吃食,拍了拍袖口的干草,一脸精明的说道:“每人五百金元,谢绝还价,二位什么时候走?”

    五百金!还谢绝还价!也太贵了,自己身上可是一个子都没有,原本打算去灵宝阁把身上的妖丹卖了换钱,可还没去呢,就得跑路了……没曾想,顾惊墨十分爽快的答应道:“行,这是十个灵元,你看看”

    金元是大陆通币,可灵元就只有修士才有,二者之间的算率是一比一百。灵元的珍贵程度可非金元能比的,若是放在商行里兑换,还得收取手续费呢。

    老邢看到灵元的一刻,眼镜都亮了,感情是富家公子啊,自己可开罪不起,忙道:“得嘞,二位公子随我来,那边的天字号鹰鹫飞的快还稳。”老邢指了指棚中那头毛色亮丽的鹰兽。

    顾惊墨拉着夏天走到近前瞧着,鹰眼犀利敏锐,一双屡立风霜的爪子加上铁钩般的嘴,不愧是主宰天空的二品妖兽。

    顾惊墨满意道:“就是它了,老板,现在就走。”

    “好嘞”

    老邢口哨一吹,手里不知何时多了块牌子,递给鹰鹫看了一眼,只听得一声鹰唳,便匍匐在地。

    “行了,二位公子上去吧晚些时候就可以到达弥罗山附近的驿站了。”老邢陪笑道。

    顾惊墨连忙拉着夏天跨上鹰背,巨大的鹰兽站起身子,展开矫健强劲的双翼振翅而飞,冲向天空,青阳古城的一切随着“呼呼”的风声,在不断的变小。

    “哦,咱们起飞喽”

    听着顾惊墨兴奋的声音,心中也不自觉的畅快,雄鹰展翅高飞,可以不受羁绊的自由翱翔于天际,浩瀚的天地,变幻的风云,在夏天的心里一览无余,飞翔于天地之间,已然有一股说不出的力量和勇气。

    “多亏了我,咱们才可以逃出来,你以后可得叫我做大哥。”顾惊墨十分嘚瑟的打趣道。

    夏天舞了舞拳头,笑道:“等你打的过我在说”

    “嘿,还没说你呢,都已经是气海境的修士了,也不告诉我,太不够哥们了”

    “这个…你也没问我呀”

    “好你个夏天,隐藏的这么深,快和哥们说说怎么开辟的气海”

    “我也不知道,哈哈”夏天一想到这个也十分滑稽,总不能说是一页经书帮自己开辟的气海吧。

    ……

    少年的心思总是最单纯的,年少的友情也是最珍贵的,古城相遇,终成一生至交。

    …………

    …………

    老邢此刻正在鹰棚喂食,门前便急忙跑来一人喊到:“老邢,青阳城张家有令,今日起封锁所以驿站,不得飞出鹰鹫,你这刚才有人飞走了?”

    老邢听完来人的言语,心中咯噔一下,不解的问:“这是为何,我刚才有单大生意,总不能不做吧。”

    来人道:“城中都传遍了,张家小儿子张侯被人打了个半残,是两个外来人干的。”

    老邢差点就说出了“打的好”三个字,这张侯总算报应到他身上了。

    “啊呀,你赶紧去张家报备一下吧,若是被他们查出,你这驿站就算完喽”

    “呸,大不了不在这青阳城干了,他们张家如此行事,还让不让我们做生意了?我就不信,他们敢去欺负古阁,灵宝阁,这些大店铺,恃强凌弱,什么东西。”老邢十分生气的抱怨,他早就看不惯张家的所作所为,自己有手艺,还怕没饭吃?大不了不在这青阳城开驿站了。

    “你是说,我们张家就会欺负你们这些所谓的弱者?”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若有似无,让人听着不真切。

    老邢朝着门外看去,只见一队人马不知何时站立门外,为首的男子赫然便是张家大儿子张龙,此人身高七尺,长相于其父张傅颇为相似。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我听听”张龙脸色阴沉的看着老邢。

    “我……我说……我”老邢此刻完全是被吓的说不出话了,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六神无主的说道:“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张龙慢慢的走向老邢,弯下腰,拍了拍他的肩膀,附在耳边轻生问道:“别怕,那你送走的人,去往哪里了,总可以告诉我吧”

    张龙的话,听着十分和善,完全没有一丝不快。

    “弥…宫…弥罗山,他们去了弥罗山”老邢带着哭腔的话语说出了二人的行踪。

    “哦~去了弥罗山啊,嗯,很好。我可没逼你说啊,也没恃强凌弱吧?”张龙戏谑的对着老邢说完便甩袖离去,走到门口,对着那队家奴幽幽的道:“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