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万界商超 > 第一百二十六章:雷电汪洋里的黑影

第一百二十六章:雷电汪洋里的黑影

    快速的回到了位于万界酒店的修炼室,张觅迅速盘膝坐下入定,这里是他为自己专门准备的,灵气充足,此时用来突破再合适不过了。

    虽然感受到体内的那股波动很是激烈,但是张觅并没有急于冲破境界的桎梏,一则现在的他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来自于心魔的冲击,二则这样的关头必须先确保周围环境足够安全。

    先开启了万界酒店每一处房间都统一布置的警示阵法,然后张觅又从系统空间取出了一个之前向祝大师购买的阵盘,这阵盘正是张觅以备不时之需买下的防御阵法阵盘。

    布置好了这一切张觅才放心地闭目入定开始了突破,金丹期之后的修士每一次突破都会面临心魔,而这样的考验也是为何蕴道茶叶会在拍卖会上那么火爆的元婴,在修炼突破之时面临心魔没能经过考验便会走火入魔,而最终的下场轻则重伤,重则当场毙命!

    “我如今的心境度过这考验应当不难。”张觅心中默默想着,顺便很是奢侈地拿出了一片蕴道茶叶含在舌尖,茶叶的特有作用对于他的心境也有一点帮助。

    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张觅是如此糟蹋这茶叶一定会气得跳起来,他们花了几百万灵石买回去小心翼翼地泡水服用,这边张觅却是随意地丢进嘴中含着,只为了在心魔考验之中增加些许作用。

    奈何有着整整一片蕴道茶树林的张觅一点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含着茶叶灵台一片清明,入定没有多久浑身便洋溢起了狂暴的波动,比起刚刚入门的**法则,张觅最为擅长的还是雷电法则,此时身上的气息也如同雷霆一般狂暴慑人。

    “呼!”

    片刻之后,张觅缓缓睁开双眼,眼中透着一丝疑惑。

    这一次突破他的心魔考验几乎没有半点声响,如果不是在突破是心头微微一动,张觅都不会感觉到心魔考验出现过,不过让他疑惑的却是另外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

    阅览过不少修炼心得,张觅也知道修仙者突破时的大致反应,脑海之中显现出无尽的雷海他不觉得奇怪,不过在这片雷霆汪洋之中若隐若现的一道黑影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正当他的意识想要靠近那黑影时却是感觉心头一震意识就回到了现实之中。

    “按照那些记载,我这脑海之中的雷海是我法则感悟的显化,可是那道黑影又是什么呢?看起来有些像是一道人影…”张觅脸色有些复杂,心头浮现出一种他不太愿意承认的猜想。

    “算了,先不管了,回头再去找一找那些修炼心得,想来源财拍卖行应该有不少,不行就找他们买上一些。”张觅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这一次突破他没花多少时间,这会出去回到拍卖会应该还能看看芙蓉珠的争抢有多么激烈,而这也决定他接下来关于在珍宝阁之中芙蓉珠出现频率的安排。

    如果此时那些攒足了劲想要拍下芙蓉珠的大佬知道了张觅内心的想法,一定不会那么激烈的抬价竞争,毕竟这个奸商如今的打算可是芙蓉珠越珍贵他便越是少放出来一些。

    “说起来我应该和这些宗门谈一谈另一笔生意,他们宗门之内肯定有不少不属于绝密的功法,也许我能从他们那买来放入秘法阁,这修仙界也是真奇怪,一间售卖功法法术的商家都没有。”

    脑子里盘算着各种各样的打算,张觅很快就又走回了自己的贵宾间,刚刚坐下便看见拍卖台上一把黑色的长枪正好拍卖完。

    “下一件拍品,逝世十五年的游者马序所书的游记一本,其内蕴含不少秘地线索,起拍价五千灵石。”

    这本游记拿上来在场不少的修士都是面无表情,显然这类的游记市场并不火爆,张觅听了这介绍却觉得有些意思,源财拍卖行拿出来的拍品他没怎么注意,不过这游记不正好适合他买来看一看么。

    “六千灵石。”张觅按了一下面前一处玉台上的按钮,这是他设计的法器,专门用来竞拍喊价。

    “六千灵石,有没有更高的?”拍卖师一边吆喝着,一边心头却是犯嘀咕:这位张老板是闹着玩么?这种拍品他想要提前说一声直接就送给他也行啊,反正源财拍卖行这两次拍卖会可没少赚钱。

    张觅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他只是碰巧看到这么一件还算感兴趣的就顺手拿下了,不过这会他却忽然回过神来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原本在这里的顾嘉橙和沈元夕居然都不见了!

    “惨了,她们不会打起来吧。”张觅想到之前那位光顾过的土豪客人对于顾嘉橙的畏惧,再想到原本沈元夕的脾气,此时心头有些打鼓,这两位谁打坏了谁都不是好事啊,她们的老爸不得活活撕了自己。

    然而张觅想象的画面并没有发生,顾嘉橙和沈元夕此时正一脸好奇地逗弄着一个睡得很是香甜的胖娃娃,这胖娃娃被一堆轻飘飘的材质不明的衣服包裹着,嘴角口水流淌,似乎做着什么美梦。

    “最后一件拍品,也是大家期待已久的芙蓉珠,功效相信大家都已经了解了,起拍价一百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灵石!”拍卖师一脸狂热。

    这时场下一个普通坐席的修士微微举手示意然后站了起来:“不知万界商超如何保证这芙蓉珠的功效呢?”

    张觅在贵宾间听到这句话却是笑了,这个还真不是他找的托儿,看台上拍卖师的表情应该也不是他们找的,那么答案很显然,要么是真心好奇疑问,要么就是仇家找来的托儿了。

    “这位客人的疑虑很有道理,那么我张觅今日便只能暴殄天物一次了!”张觅笑着说道。

    从怀里摸出一枚小巧的珠子,张觅从一边的通道走下去之后来到了拍卖师的身边,然后将珠子递给了拍卖师。

    “在场哪位元婴境界的前辈愿意出手一试?”张觅朗声问了一句。

    拍卖师听了这话面色一变,这是要拿他做试验啊,不过想到此时拒绝的后果,他咬了咬牙纹丝不动地站在了原地。

    “那就让我来试试吧,不过,我是分神境界。”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