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快递员的修真生涯 > 第53章凋零之叶,无所傍依

第53章凋零之叶,无所傍依

    看着晕倒在地的王潮,齐越不再有什么留恋,只是瞧了瞧安靖瑶和林旭离开的方向,他很想和林旭聊一下师傅的事情,即便没有任何的证据,但齐越可以确定师傅白千礼和林旭在一起。

    算了,就算是见到了师傅,他也不会认自己吧。而这个秘密则在黎明过后,自己会永远地遵守着,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离黎明过后,还有三个多小时,但齐越很清楚自己的大师兄还没有睡,对于一名野心家来说,根本就不需要多少的睡眠,而对于夜闻这样的修士野心家,睡眠就更不需要了。虽然长生派离剑门很远,但爆炸那么大,半个武仙城都被惊动了,夜闻不可能不知道。

    “失败了?看来是失败了。”夜闻头都没有抬,也没有询问齐越结果,便判定了结果。

    齐越如古井无波地看着坐在堂上的夜闻:“是的,是我失败了。”

    话一出口,夜闻诧异地抬起头,诧异,是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齐越的气息,刚刚只是专注于计划的胜负,而齐越刚突破筑基,气息很不稳定,因此在齐越说话出口的时候,就算夜闻再怎么不在意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师弟,也知道齐越已经筑基了。

    有没有筑基,即便在如今的武仙城,也是区分是不是修士的准则,筑基之前就算会一些法术,也不会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尤其是宗门势力这样的庞然大物。而一个门派之掌门,如果是筑基期的话,那么就是一个真正的门派,而如果不是筑基,就算顶着个门派的名字,在其他势力眼里也无非是草根散修整出得类似社团一样的存在,就像杜开的长生派便是如此。

    因此,夜闻在判定齐越又失败了,起了杀心后,又按了下来,人尽其用,一个筑基的齐越再不可造就那也是筑基,能用到的地方有很多。

    “齐越,你筑基了,看来你运气不错!”

    一语双关,既有作为大师兄恭喜师弟成功筑基的意思在里面,也有暗示着齐越捡回了一条小命。从某种意义上,夜闻这也算是恩威并施,只不过这恩实在是小得可怜,也让人心寒。

    而对于齐越而言,一个将死之人而言,此刻夜闻的意思,他听得分外明白,不过已经无所谓了。齐越露出“谄媚”的笑容,以前自然而然的表情,现在做起来却十分吃力。

    果然是要死的人,连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吗?

    齐越自嘲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些变化其实是他这个人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像是那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话一样。

    “多谢大师兄,虽然失败了,但我却想到了更好的对付林旭他们的办法。”

    “哦,都说人一旦筑基,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我也是如此。齐越你现在行了,说来听听。”夜闻不疑有他。

    而齐越则是低着头,小跑了两步,然后抬头的一瞬间,长剑一出,更快的附着于长剑的剑气。夜闻微微一愣,只是以拂袖之力挡住了齐越凌厉的攻击,但仍然不免闷哼一声。以夜闻的修为,哪怕是正面承受了齐越的攻击,也没什么问题,但现在气血震荡,分明是齐越用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在细细品味之下,夜闻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先天寿命燃烧的真元,齐越你......”

    这时,夜闻才发现齐越的真正状态——宛如燃烧的空壳,烧完之后甚至连灰烬都没有。

    但不需要计较太多,夜闻随手一挥,一道水行剑气离体而出,如毒蛇一般射向齐越,缠绕着那只拿剑的臂膀,让齐越动弹不得,然后水行剑气从齐越的背部穿胸而过,纯清的水立马变成了绽放在齐越胸口的血色之花。

    “乒”的剑掉落在地上,与之倒下的是齐越单薄的身影,在到底的那一刻,胸口的血色之花仿佛是受了刺激一般,绽放,凋零,然后化入到夜色当中去。

    夜闻和齐越的交手,总共无非两招,若非齐越突袭得手,而那时夜闻也根本没有想到齐越的背叛,否则的话,可能就一招而已,便是夜闻的那一招。这源于巨大的修为差,夜闻可是虚丹大圆满,而且是可以比肩金丹的大圆满,即便是齐越筑基了,也跟本没有资格与夜闻对战。

    而和那些上位者不同,大部分人遭受背叛还要问个所以然来,而夜闻则根本不需要,对于他而言,区区齐越的背叛压根就不值得深究,背叛了,那就用实力碾压过去就行了。

    “师弟,作为狗,连最起码的忠诚都没有。而你的死也一点意义都没有,”夜闻走下台阶,来到齐越的身旁,蹲下来,瞧着门外渐渐露白的天空,斜眼瞥着面如白纸的齐越,“甚至都这么努力了,连一滴血都没有溅到我的身上。”

    “我是齐越,是师傅剑痴正儿八经收入剑门的门徒!”

    齐越说完,一口鲜血喷到了夜闻脸上,然后似乎因为打了自己这位高不可攀的师兄的脸,齐越咧嘴一笑,却只能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他咬断了自己舌头。

    素有洁癖的夜闻没有因为脸上的血迹而暴跳如雷,只是一愣:“好吧,最为一条狗,你成功地咬到了自己的主人,齐越。”

    “你...你一定会...输的!”齐越张着嘴巴,诉说着最后的话,然后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虽然听不清楚齐越的话,但夜闻却分外理解了他的意思:“输吗?至少你是看不到了,而我也看不到。”

    外面天未亮,晨风却起。风起叶落,随风而舞。滑过夜闻的指尖,在夜闻的余光下飘到了齐越的身上——血未凉,身却已冷透。

    这便是一个名叫齐越的人最后的结局,不是作为剑门弟子,也不是作为修士,只是作为独一无二的齐越而死的。

    “大师兄,我来找一下齐越,啊......”肖月风风火火的回到剑门,一开始没注意,等发现了,却是看见夜闻脸上的血迹和齐越的尸体,“大师兄,你没事吧?!”

    听出肖月话中真挚的关心自己,夜闻猜到可能发生了其他的事情,所以他准备按兵不动,眼底的寒光也随之消失不见,淡淡地说道:“没事。”

    “怎么可能都没事,满脸的都是血!”肖月很担心,随之将自己碰到的事情详细地告诉了夜闻。

    时间倒回去一下。

    安靖瑶扶着林旭快速地向着财通神的方向飞奔着,没有太多的矫情去说什么林旭,你快醒醒之类的话,倒是有闲心暗恨张亮他们,闹了那么大的事情,别说人了,连影子都没有见到。

    对于安靖瑶这样的女孩子,一心二用,乃至于一心三用。所以,没有任何征兆,安靖瑶带着林旭猛得停了下来,又往后面退了一步。

    “哟,爷爷常说现在的武仙城是现代修仙,还真是,怎么现在还有人修化学的道啊,那是浓硫酸,还是浓盐酸?”安靖瑶瞧着前方因为被剧毒所沾染而冒着令人不快的气泡的墙,如此说道。

    “啧啧,原本以为齐越作为前辈,都孤注一掷了,应该会成功,结果,却还是整不死你们。该说你们的运气好呢,还是差呢?”

    说好毕竟林旭他们从与齐越的对决中,取得了胜利。而差,自然是指自己这位半路杀出的渔翁了。

    “韩宇。”安靖瑶冷静异常,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心里有些发寒,倒不是因为韩宇的修为,明眼人看得出来,韩宇压根就没有走正道,修为比之林旭还差了两三截,与恢复实力的安靖瑶相比更是天差地远。但安靖瑶心里仍然有些不安——手指枯槁,灰黑色的指甲撩着散乱的头发,脸被漆黑的面具遮住半边,显然是为了掩饰修炼上的反噬,而最诡异的则是韩宇的眼睛,仿佛是被绿色的彩笔印染了一般,闪着令人发寒的光芒。

    安靖瑶搂紧着林旭,冷笑了一下:“都说是修仙,我却从来都没有见过什么神仙,更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但现在知道了。”

    “哦?”韩宇抱胸,好整以暇地盯着安靖瑶,曾几何时,像安靖瑶这样的存在,自己是那么得高不可攀,而现在,韩宇能感觉到安靖瑶语气中对自己的深深忌惮,那种奇妙的感觉只有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才能感觉得到。

    “那就是你的反面。”

    韩宇无所谓地笑了笑,他很享受此刻的自己,强大让人畏惧,仿佛是小说里的主角,掌握了一切。张开手,仿佛在邀请安靖瑶一样:“林旭,一个需要女人保护的人,可不值得安小姐青睐……”

    “不好意思,韩宇你可没资格评价林旭,你永远都没有这个资格。”安靖瑶急急忙忙地打断了韩宇的话,她可不想听到韩宇邀请自己的话,一点都不想听,否则,安靖瑶可以以她的平胸打包票,她绝对会吐出来,“一个将朋友当作垫脚石的人,你觉得他还有资格邀请别人吗?”

    我去,我自己怎么把韩宇那家伙的话,说出来了。不过,幸好我是美女,说什么话,都能自动过滤一下。嗯,就是这样,他说得恶心,我说得就是大道理。

    “啧,看来是没机会了。”韩宇不无遗憾地说道,然后面色一寒,竟然不顾巨大的修为察觉,直接向着安靖瑶和林旭发起突袭。。

    寒芒闪过,韩宇非但没有前进一步,反而后退了一步,释放的毒气也让寒芒逼退,反噬到自己。

    “谁?!”韩宇不顾伤势,而是略带凄厉地咆哮着,环顾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