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梦境人生 > 第394章把张小欢扔了吧

第394章把张小欢扔了吧

    好不容易哄好了小情人,张彦明就差下场跳舞了,小丫头平时甜甜腻腻的,没想到生起气来这么厉害。

    不过也是,这段时间因为天气寒冷,又加上年底了事情也多,确实是把小丫头忽略了。

    在许诺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以后,小丫头才终于露出了笑容。整个过程唐豆豆小童鞋全程观模,若有所思。

    刚答应了宝贝很多要求,结果,第二天张彦明就解放了。

    王佳慧抱着张小欢和王爸王妈来了。

    这下两个小丫头算是有了‘新玩具’,马上就把张彦明抛弃了,就是不知道能新鲜几天,必竟张小欢才四个月,还不能参与到她们的游戏中来。

    之所以提前来京城,是因为鲁尔那边突然大面积降温了,王妈耽心孩子生病,反正也要来,正好张彦君处理好了公司的事情回京城,一家人就干脆提前来了。

    京城比鲁尔要暖和很多。

    张彦辉又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了鲁尔,打电话给张彦明求安慰。他要二月十五号才能过来,还有一个多月呢。

    一下子院子里就热闹起来,多了四五口人呢,还有一个天天打雷的小不点儿。

    “张小欢太能哭了,妈呀,震耳朵。我不喜欢他了。”张小悦的新鲜劲很快就过去了,皱着小眉头向张彦明表达不满。

    “嗯,声特别大,像大喇叭似的。”唐豆豆点头附合。

    “他小呗,这么大小孩儿都哭,你们小时候这么大前也是天天哭,那还能扔了呀?也不懂事。等长大点就好了。”

    张彦明一边在网上看新闻一边和两个小丫头聊天。

    “哈哈哈,还能扔了呀?”张小悦感觉这句话特别有意思,笑着复述了一遍“要不就扔了吧。”

    “那你得和你老叔说,看他干不干。”

    “那我给老叔打电话吧。”小丫头跑到一边去拿起话机,家里人的电话号码她都背得熟了,直接拨号,才不管是什么时候。

    那边张彦辉应该不忙,年底了其实政府也没什么事情了。

    “老叔,把张小欢扔了吧?太能哭了,震的耳朵都疼。”

    “啊?你这是要翻天哪?还没怎么的呢就琢磨着扔我儿子了?信不信我从电话里钻过来痒痒你?”

    “嘻嘻,”小丫头下意识的夹紧双臂扭着小屁股笑起来。

    “问你老叔能不能提前过来。”张彦明关了电脑站起来抻了个懒腰。

    “老叔说不能,要扣工资。”那边张彦辉听到了张彦明说话,直接回答了,小丫头扭头复述给张彦明听。

    “哎哟,下雪喽,好大的雪啊。”张彦明走到窗边贴近了往外看。

    茫茫大雪遮蔽了整个天空,悄无声息飘飘洒洒的落着,甚至都有点看不清对面房子的墙壁了。

    “下雪啦,下大雪啦。”唐豆豆拽着张彦明的衣襟跳着叫起来。

    “下雪你兴奋什么?扫雪多累呀,你们到是不用干活。”张彦明在唐豆豆小脸上扭了一把。

    张小悦也不顾那边张彦辉还在说话,扣上电话就跑了过来,趴在窗子上往外看“哇,好大呀,爸爸,天,是不是漏了?”

    “不是,是被子破啦,”唐豆豆一本正经的拍了拍张小悦“天上的人在晒被子,拿棍子这么一敲,完了,被子破了,棉花都洒下来了。”

    她从小在城郊长大,对这些生活上的东西经历的比张小悦要多不少,形容的到是真的挺到位的,把张小悦唬的一愣一愣的,眨着大眼睛发呆。

    “等雪停了爸爸带你们堆雪人吧,这雪这么大,估计能下的挺厚,然后再做个雪滑梯。”

    “好啊好啊。”两个小丫头高兴的跳起来。

    “你早就说雪滑梯雪滑梯了,就是一直不动弹,这都快过年个屁的,连个影儿都没看着。骗小孩儿。”张小悦撅着小嘴埋怨了一句。

    “好,这次堆,雪一停就堆。”

    几条狗在空地上大雪里欢腾,追着雪花咬,看的两个小丫头哈哈笑起来。

    结果大雪一直下到了晚饭后还没停,两个小宝贝都要盼成望雪人石了,一直到睡觉还在嘟囔着雪人滑梯的。

    第二天一早,五点过,生物钟把张彦明叫醒,轻轻拿开孙红叶光洁的手臂放回被子里,张彦明起来下了床,穿好衣服到外间洗漱了一下来到院子里。

    这场雪真的大,院子里落了厚厚的一层,至少有半米深,都快延到游廊的台阶上来了,好在这种大雪没有风,没有落到游廊里面来。

    从工作室这边的边门出来,这边小院子里的雪已经被安保员清理干净了。

    来到外面大街上,顺着德胜大街往北跑,绕着自己家的这块地跑了十圈,一圈六百米,十圈跑下来天色都放亮了,东方的天空中泛起了桔黄色。

    大街上也开始有了行人,早餐馆里飘出阵阵香气,随着风向四方飘散。

    回到院子,张彦明额上已经见了汗,雪太深了,跑起来特别累,而且鞋子和裤腿里灌的全是雪。

    去冲了个热水澡从里到外换了一身才算舒服下来。

    看了看,一家人都还没起床,连小雷公张小欢都没有一点儿动静。

    想了想,一个人到后面食堂吃了早饭,回来换了靴子开始清理院子里的雪。

    等两个小丫头起了床收拾妥当跟着张妈张爸出来去吃早饭的时候,一个大雪人已经站在院子角上了,张彦明正在修建滑梯。

    “哇,雪人,哈哈哈哈。”小丫头惊喜的叫了一声就跑过来,看着那个比她还要高出一倍的大雪人笑。

    “现在不能碰啊,还没完工呢。”张彦明喘着粗气叮嘱了一句。

    要修雪滑梯,得把雪堆起来压实了才行,要不然上去就塌了,他这会儿就在夯雪,一层一层夯结实,然后还要浇水,这么一层一层的垒起来。

    不浇水也能用,不过不持久。

    “爸爸,它还没有眼睛。”

    “鼻子要用胡萝巴。”唐豆豆也是满脸的惊喜。

    “嗯,去吃饭吧,回来再看,爸爸得一点一点修,哪有那么快。”

    他打算弄高一点,雪人的后背修成梯阶,结果弄起来才发现这么搞工程量有点大呀,可是已经开了头,也只好继续弄下去了。

    “爸爸你加油哦,我要好高好的滑梯,像,像真滑梯那么高。”

    张彦明扭头看了看院子中间的四米多高的滑梯有点懵。臣爸做不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