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求魔问道 > 第八百零七章分魂之术

第八百零七章分魂之术

    “你是说曾经大小妖王统帅的七族在这里剿灭了那两个族群?”叶凌宇喟叹,这些应该是妖界高层特地掩藏的历史,听上去让人感慨,可叶凌宇不知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白飞尘特地神神秘秘的跟自己讲这种事,也不知是意何为,“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古老之事已成过往,你对我说也没用。”

    “叶兄可曾听过荒夜?”白飞尘又道。

    叶凌宇宁想了半息,点点头:“听妲菲说过一些,听闻荒夜就是出生幽荧一族,所以你是想说这里是荒夜出生之地?”

    说到荒夜,他倒是提起一点兴趣了。当初妲菲对他说,荒夜好像在陨落之时,还拖着三位大妖王一同陨落。这种事迹,震古烁今。放在现在,那应该是个不得了的强者,搞不好比起龙皇都有过之无不及。

    “我只是想给叶兄提个醒,那只是我的一个猜测……”白飞尘顿了顿,似有些苦恼,“阎成舟我以前认识,甚至在进入试炼前不久我还见过他。我认识的他不是我们所见的这个样子,他是从进入妖墓森林之后才突然改变的,突然就变得好战成,实力与我认识的他天差地别……”

    “而且在我们救回妲仪之后,叶兄闭关的这段时间,我也托人打听过。蛟龙族和毕方族,都有人遭遇不测或者失去行踪。阎成舟突然转变,而下手的对象是包括他蛟龙族在内的四族的人。如果他发生改变是在别的地方,我也不至于会这么想。可偏偏他的改变就是在进入妖墓森林之后才发生的。一个人不会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除非他根本就不是阎成舟……叶兄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

    妖墓森林,突然转变,下手对象,把这些条件联系在一起,有些东西已经不言而喻。

    “我觉得你是想多了,旧人已陨,早已归于黄土,怕是连魂魄都已经不复存在。就算那个人在远古之时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不可能打破阳生死。”

    他想说的,无非就是指夺舍。如果一个人夺舍另外一个人,确实会让一个人发生巨大转变。况且阎成舟对四大家族的人下的是死手,就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可是整个妖界,有谁能夺舍天阶六层,而又跟四大家族有仇的?这些巧合放在一起,不得不让人往这个方向联想。

    白飞尘眉头依旧没有展开:“在很久以前,我一度崇拜强者。哪怕荒夜是大罪之人,我也一度为之着迷。我曾查阅过有关荒夜的记载,传言他曾自创招式,名为‘分魂之术’,只需分化出一缕魂魄寄宿于他人之,就能借还魂。而被他夺舍之人,在灵魂被吞噬殆尽之前甚至都不会察觉。凭此一招,世上可以有千千万万个他,杀之不绝,除之不灭。荒夜的恐怖,便在于

    此,没有遮境的灵魂,便不可抵御。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说实话这种可能连我自己都不怎么相信。可如果有个万一……我希望叶兄不要手下留,不管是对谁。”

    最后一句话才是他想说的,因为有办法和阎成舟对抗的,唯有叶凌宇而已。他郑重的交代完,说罢拍了拍叶凌宇的肩膀,起返回。

    叶凌宇在山崖上多站了两息时间,也紧接着返回。

    分魂之术,杀之不绝,除之不灭……又是一大邪功啊。叶凌宇自从踏入武道以来,有两个功法让他不寒而栗过。一个是屠苏的九转吞灵,能强夺他人修为,还有就是今天听到的这个分魂之术。

    拥有这样招式之人,岂不相当于不死之?创造出这样功法的人,该是怎样惊才艳艳之辈?

    一个人创造出逆天法诀,便可流芳百世。叶凌宇有时也在想,自己会不会有朝一也创造出能超过万魔诀的法诀。如果真的有那样一天,那时的自己应该已经站在武道的顶点了吧。

    轻轻晃了晃脑袋,把多余想法抛出脑海,返回众人所在。

    白飞尘说的这些,可谓毫无依据,仅仅只是个猜测而已。

    叶凌宇自己也不大相信,毕竟都不知多少年岁了,那样的人不可能还活在世上。如果他还活着,甚至留下了分魂,整个妖界怕早就大乱了,也不至于等到今天。

    “准备动了!”回到队伍,白飞尘一声令下。

    叶凌宇回到若凝边:“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若凝摇摇头,心说叶凌宇未免太瞎cāo)心了,他就离开这么一小下,哪可能有什么事。不过被他这么关心的问着,若凝心头也感觉有一股暖意。

    叶凌宇把她从头到脚一次次打量。分魂之术,没有遮境的灵魂就不能抵挡,甚至都不能察觉。若是有谁被夺舍,被夺舍之人在被完全夺舍之前都无法轻易察觉……摇摇头,把目光从若凝上撇开。听白飞尘说了这些,连他都变得一惊一乍了。

    夺令牌在即,一行人飞下盆地。

    盆地之中浓雾又开始密集起来,那种若有若无的兽吼声时时刻刻回dàng)在人的耳旁。他们一路飞去,甚至还听到像是人的惨叫声。

    才进入盆地没多久,一头妖兽就出现在一行人跟前。

    这一次不再是虚影,所有人都能看见那妖兽。

    妖兽扑来,叶凌宇上前一步,一拳轰出。

    一拳之威,犹如开山辟海之势。

    妖兽被拳风轰中之后,突然就化为一道雾气消散而开,紧接着又在远处凝聚成形。

    这妖兽居然没有实体!刚刚那一下感觉像打在一团棉花上,根本借不上力。而且妖兽被叶凌宇一拳轰中之后,好像没有半点损伤,依旧低吼着作势扑。

    “是魂!”白飞尘急忙道,“用灵魂攻击。”

    才刚刚进入盆地就遭遇魂,也不知这盆地中魂到底几许。

    魂本就没有,寻常攻击根本奈何不了它们,唯有灵魂上的攻击才是弱点。

    叶凌宇心领神会,一道浩瀚神识扫了出去。

    那妖兽魂被叶凌宇的灵魂扫过,发出一声凄惨的悲鸣,瞬时间消失在原处。

    见魂彻底消失了,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叶凌宇才微微吐出一口气。

    见没有了危险,带着众人继续前进。又走了一段路,只见又有几只魂扑了出来。一番感应之下,那感觉像是七品妖兽凝聚出的魂。

    前越强,死后凝聚成的魂也就越强。这还只是七品,如果继续深入,说不定还会遇到八品,九品。

    寻常攻击无效,如果遇到九品妖兽凝聚的魂,小妖王以下的人,怕是没有一战之力。

    七品魂出现,所有人绷紧神经,剑拔弩张。

    “你们不要出手!”叶凌宇大喝一声,一步跳出去,手中燃起熊熊火焰。

    如果对手是灵魂体,那混沌之火说不定有奇效。

    果然,火焰一出。那几头妖兽魂纷纷呆住不动,好像见到了克星一样,在停顿片刻之后,纷纷仓皇逃窜,仅仅一眨眼就消失在丛林里。

    虽然火焰还没作用到魂上,可看它们的反应,就差不多能肯定混沌之火必然克制它们。

    得到这个结果,叶凌宇心头大喜。如果有克制魂的东西,就算遇到九品妖兽的魂,应该也不用怕了。

    几只魂消失,叶凌宇也不去追赶了,大手一挥,带着众人继续往前。

    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之声,有人对着叶凌宇指指点点。

    “叶兄刚刚施展的火焰是什么?”白飞尘好奇的问。

    妲仪也好奇的凑过来。

    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参加万妖大会了,以前也来过妖墓森林,知道要对付魂有多不容易。灵魂之力是最难提升的力量,往常若是遇到强一些的魂,连他们都只有逃跑而已。可叶凌宇刚刚的一手,却是连魂都给吓退了,简直匪夷所思。

    “侥幸学会的手段。”叶凌宇随口搪塞过去。

    “叶公子有这样的手段,那之后奴家可就要仰仗叶公子了。”妲仪千百媚的咯咯咯一阵轻笑,“叶公子要拿一号令牌,奴家只要二号就好。”

    “呸,臭不要脸。”妲菲在旁边气鼓鼓的冷了她一眼。

    一溜小跑来到叶凌宇跟前:“叶护卫。”

    “谁是你护卫?”叶凌宇白了她一眼,“我给你当护卫,只到第二场试炼结束。”

    听他说得这么无,妲菲为之气结。都已经相处二十天了,这男人的臭脾气怎么就一点没变过

    。

    “你要是第三场试炼也给本小姐当侍卫的话,本小姐就许诺你……”

    “免谈。”根本不等她把话说完,叶凌宇一口打断了她。

    “你听我把条件说完不行啊。”

    “你开什么条件我都不答应。”叶凌宇哼了哼,继续朝前飞去。

    妲菲鼓着两个腮帮:“那好,你不答应也可以。那你赶紧兑现你的承诺!”

    叶凌宇啧啧两声,心说这丫头是讨命鬼变的吧,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拿她没办法,从戒指里取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玉瓶,随手扔给她。

    既然承诺了给她圣花琼浆,叶凌宇也不会反悔。

    接过玉瓶,打开看了一眼,妲菲转怒为喜,赶紧把玉瓶收好。

    “叶公子给了你什么,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妲仪凑过来问。

    “你管得着吗?反正这次试炼之后,你休想在我面前再摆臭架子了。”妲菲朝她挑动黛眉。

    以前就因为血脉不如她,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她先一步。这次自己若是能靠这琼浆进化到九尾天狐,绝对能把她下巴都给惊掉。一想到妲仪见到自己也成为九尾天狐之后那种吃惊的样子,妲菲就恨不得现在就把这滴琼浆服下。

    叶凌宇虽然脾气臭,但难得是个讲信用的人,唯独这点,还让她满意。

    白飞尘和妲仪不知道这丫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兴奋,也不便多问。

    抬头往远处望了望,远处基本上都是雾气笼罩,但渐渐发现,远处雾气变得有点黝黑起来。白飞尘朝叶凌宇叫道:“叶兄,天地异象怕是要来了!”

    叶凌宇在前方飞驰的影稍慢一步:“天地异象?”

    “叶兄恐怕不知,这妖墓森林第三层的威胁除了魂之外,还有一样。”白飞尘道,“因为这里气太重,往往引得天地异象。通常天地异象来期不定,但不可小觑。”

    “什么样的天地异象?”

    “这倒不一定,有时天降火雨,有时天降落雷,冰霜、罡风或者酸雨,不管是哪一种,都还是躲一躲为好。”白飞尘认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