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五十三章来个运动会

    阅兵时,一些有心人士还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被阅兵同样激荡了内心的还有太子和几位皇子。

    他们是第一次参加阅兵,因为现场的震撼,被那一声声口号不断冲击着他们的心灵,让他们第一次见识到,权利是多么的美好,而他们作为皇子,离权利是多么的近。

    几位本来无心争夺皇位的皇子们是第一次直面权利的魅力,掩埋已久的野心在一次次口号声中悄悄的被点燃,

    太子更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在未来做上皇位将享受的巨大体面,头也抬得更高了,腰杆挺的比皇上都直,有一次太过激动,在皇上挥手吆喝时,他也差点举起来手,还好清醒了,改举手成夸张的挠头。

    “将士们好!”

    “皇上好!”

    “将士们辛苦了!”

    “为百姓服务!”

    每次等各队喊完口号,皇上都要吆喝两声。

    等阅兵结束,皇上很满意,一众大臣自然是一个劲儿说皇上慧眼识珠,李龙庭和刘谦川虽然小小年纪,却是确实有真本事的。

    整场阅兵,李龙庭最担心的莫过于东天星那队,不过,他们的表现虽然没有多突出,却也没出什么乱子。

    阅兵结束后,就到了对战的环节了,两万人,自然不会搞大规模的对战,不过小规模的比赛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李龙庭让所有的队伍里各派三个人出来比赛跑步、骑马、射箭,称之为集体三项全能比赛。这样一来,这几天准备的场地就正好用上了。

    当然,在这期间,李龙庭也要求其他没有参与比赛的人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圈观看比赛,皇上皇子以及大臣们都坐上了贵宾席位。

    等集体三项全能比完了,择日还会要进行这三项的个人单项比赛和个人全能比赛,每队可以重新换人参加。

    由于没有事前演练过,派出的人员大多是现场推举的,李龙庭在众人推举参赛人员的空档,向众人宣布比赛规则。

    集体全能,顾名思义就是三个人都分别接力参加自己最擅长的比赛,首先派其中一个人先奔跑通过跑道并通过常规训练场地(平衡、攀爬等与皇家猎场的训练场一样,只是没有泥沼,改成了沙坑),交付信物后,第二个人接过信物开始骑马通过跑道跑向靶场附近,第三个人接过信物跑到靶场,进入靶场内射箭,除了记录下三人所射的环数总数,还要记录每队花费的时间,众人看向箭靶,发现箭靶上被用红色油漆画了九个圈,最中间的圆点是十环,最外面的一环,以此类推。

    环数和时间都会计分,以分数相加总和定输赢。

    每十组一起参加比赛,每个小组按排名取前三进入第二轮,按照人数,一共六百人参赛,初赛后就只剩六十个三人比赛小队,复赛后仅剩十八支队伍,十八支队伍再进行最后的角逐,取前三名分获冠、亚、季军,李龙庭甚至连奖章都已经准备好了,绝对与前世奥运奖章有的一拼,因为李龙庭现在不差钱,第一届“军营运动会”,奖章都是纯金、纯银、纯铜打造,各三枚共九枚。

    选手由每百人团自己推选,裁判则由几个刘谦川队伍里的人担任,其中也包括刘谦川。

    皇上从没看过这样的比赛,自然觉得十分新奇,这样的比赛不仅能看出个能力也能看出小队的配合程度,最重要的是,还具有一定的娱乐性。

    尤其是第一组比赛时,由于都没有经验,还闹了不少笑话,起跑时就有人抢跑,跑起来时还有人作弊撞人,影响他人的,当然,裁判就发挥了作用,先是掏出黄牌警告,若是再犯就掏出红牌取消比赛资格,结果真有人就又抢跑又拉人的,吃了张红牌带着两名队友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个规则引起了皇上极大的兴趣,特意让身边的太监拿笔记下规则。

    小组比赛,裁判也都分了批,为了赶时间,第一批十人全部跑完进入常规训练赛道时,第二批比赛的十人就开始了赛跑,一波接着一波,令人目不暇接。

    这样,皇上也不愿意一直坐在原地看了,追着第一组去看了第二赛场的常规训练后,又追过去看了看第三赛场的射箭。第一批十人比赛结束后,裁判带着人和记录统计的分数来到李龙庭和众人面前报告,分数都是跟着裁判的记录人员手写的,清晰明朗,跑步第一名十分,第二名九分以此类推,第二项常规训练赛道也是如此,谁第一个到达就是十分,第三场射箭更是简单,按总分定输赢。

    这么一统计,分数就出来了,皇上看了看被选出来正在欢呼的前三名点了点头,这三名共九人看着眼熟,有几个正是他刚刚看到表现的很好的几个,这场比赛,确实很公允。

    后面的小组赛皇上粗看了看,就回到座位上拉着李龙庭闲聊了。

    “李将军,这个比赛办的不错,这个比赛,还有这个规则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李龙庭被皇上拉着手腕站在旁边,苦笑不得,不说男女授受不亲,就是大叔拉着孩子,皇上也该顾忌身份吧?

    李龙庭不动声色的扯回手,挠了挠耳朵加以掩饰,见一旁不少大臣都在看自己,就连李遥和詹王爷也在看着自己,想了想又煞有介事的要跪下回话,谁知还没弯下膝盖,皇上一把将李龙庭捞起来按到旁边太子原来坐着的位置上,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说。“李将军别老跪着回话,这里这么吵,挨朕耳边近点说。”

    李龙庭只得欠着身子坐下,在皇上耳边说。

    “回皇上,末将觉得比赛一定要有规则,也一定要争输赢,所以就想到了这规则来一场较量。”

    “不错,不错,十分有趣!”皇上说完,后排挨皇上最近的丞相就翻了个大白眼。

    “就是太吵了些!皇上,老臣想先请告退!”丞相一边说,一边绕到前面,给皇上下跪。

    “你回去吧!朕还想再看看。”皇上说完,环顾四周。“还有要回去的吗?”。

    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