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从无敌开始的异世界 > 第一百七十一章激战

第一百七十一章激战

    “我是你路上的引路人。”雕像用极其平淡的语气道。

    “什么路,什么引路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难道你觉得自己的穿越是偶然?又或者你这一身的修为真正无敌?在任何时间任何世界都无敌?”雕像连续问道。

    陈秀不禁陷入深思,这雕像的原型是时空迷徒,他居然知道自己是穿越者!而且还清楚自己的等级底牌。

    “你到底是谁?”陈秀再次问道。

    “我说了我是你的引路人,到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明白一切,我不会害你,因为我们利益相同。”

    “那你要给我引什么路?”

    “战斗之路,你的战斗技巧简直着实不敢恭维。”

    “战斗?你大概知道我的等级吧,我需要战斗吗?”陈秀不屑的道,什么战斗不战斗的,一个等级碾压直接把对方抹杀。

    “不,你错了。等级只是衡量实力的标准,不是衡量潜力的标准,离开无尽星空进入诸天万界之后,你就会发现等级只是一个阶位,同阶位里只有强者才能胜出。”

    “你知道什么,不妨都谁给我听听吧。”陈秀迫切的道。

    “我只能教你战斗之道,其他的一概不知。”

    “切,真小气。那你说说什么个战斗之道?”

    “你的战斗太依赖于等级的碾压,以及各种技能的攻击,缺乏原始性的攻击,不疯魔不成活,变成一个猛兽一般,能让你的战斗技术暴增。”

    陈秀思考着时空迷徒的话,并不是什么深奥的话,很简单,只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拥有兽性的人而已,陈秀记得有一句话叫什么: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激发出来,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只是很难有人可以和陈秀畅快淋漓的打一场,除非陈秀压低修为,但那样不能发挥全部实力,总是觉得受到束缚,所以很难遇到能够与自己一战之人。

    雕像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想法,便道:

    “来吧,尽兴的打一场!”

    陈秀嘴角上扬,刚才跟雕像对战,对方总是不做攻击,让陈秀总觉得对方是在让自己,随意很不自在,现在对方主动邀请,他真是求之不得。

    “来吧!”

    陈秀握紧拳头做出攻击的姿势,而一旁的雕像更是身体一抖,石头做的身体,摇身一变成了如同真人的样子。

    一身黑色长衣,威严而神秘,身形伟岸又高大,陈秀清楚这大概是类似分身的东西,本体很定不可能把自己变成石头吧。

    时空迷徒这次主动攻击,他高大的身躯冲向陈秀,速度不是很快,但是他的身旁却气流涌动,形成很大的冲击力。

    陈秀没有松懈,他不打算躲闪,能玩硬的干嘛还搞些其他的呢。

    于是陈秀也用力冲撞上去。

    “嘭!”

    两道身影如同两座大山撞在一起,声势浩大,震天动地,两人动用的神力相同,所造成的威力也都差不多,但是陈秀却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腾,浑身像是普通人的时候被卡车撞了一下。

    两人都没有松懈,猛烈的撞击谁都没分出胜负,接着向后的惯性,拉开了距离。

    陈秀迅速来到时空迷徒身旁,身形迅速下蹲来了一记扫堂腿,雕像化成的时空迷徒,足足有三米多高,陈秀就不信这一米多的大长腿,能扛得住自己的铁腿。

    “嘭嘭!”

    电光火石之间,陈秀迅速扫出,直接让时空迷徒一个踉跄后腿好几步,不过却没有倒下。

    时空迷徒也没有示弱,双腿下压想要控制住陈秀,陈秀一拳轰在他的腿上,直接将他的腿打歪过去。

    陈秀挥拳的同时,时空迷徒也居高临下,对着陈秀的后背来了一掌,这家伙简直就是没有痛觉的机器,陈秀把它的腿都打歪了,关节连接的地方至少断裂几处,但是这家伙竟然丝毫不是影响,直接一章打在陈秀背上。

    陈秀只觉得背上火辣辣的,像是被小蚂蚁啃食着一样,陈秀疼得难受,时空迷徒确不在意陈秀的状态,一掌轰出以后,另一只手也不消停,又是一拳轮在陈秀的胸前。

    陈秀怎能就此罢休,即使胸口疼痛难忍,依旧硬着头皮冲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助力,对着时空迷徒的胸口就是一脚。

    陈秀打中了时空迷徒的胸口,同样自己的胸口也想被大石头撞了一下,顿时感觉胸口的骨头都碎裂了,陈秀没有急着去修复,这点伤影响不到战斗。

    反观对面的时空迷徒,或许是石头做的原因,这东西本陈秀打中了好几次,甚至陈秀的鞋印都印在了他的身上,可这东西仿佛没受过伤似的。

    陈秀还真不信这个邪了,迈着大步子充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伤痕累累。

    陈秀衣衫不整,多处衣角都被扯烂,时空迷徒要好很多,身体完好无损,那高速的修复能力,简直逆天。

    “老子还就不信了!”

    陈秀大吼一声冲了上去,冲到一般时,一个跳跃跳到雕像的脖子前,直接迎面骑在它的脖子上,对准它的脑袋一阵乱砸。

    “砰砰砰……”

    密集的声响此起彼伏,陈秀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它的头顶,一拳挨着一拳,打在同一个地方,但是被陈秀打坏的地方立马又修复起来。

    时空迷徒忙着反抗,它想要揪住陈秀,把陈秀从自己身上摔下去,可是陈秀的腿夹的老紧,时空迷徒握住陈秀的脚脖都没能把陈秀拽下来。

    于是它干脆直接点,直接用头撞击地面,陈秀当然没有放弃,地面这点硬度,顶多,顶多让自己头破血流而已。

    “砰砰砰……”

    陈秀还就不信了,这恢复能力到底如何逆天,他疯狂的挥舞着拳头,每一拳都让时空迷徒如遭重击,拳头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一拳接着一拳的轰出。

    终于,它的恢复能力跟不上了陈秀的拳速,它的头颅一点点被削掉,这让时空迷徒更加忙着反抗,他甚至不惜自己跟着受伤,用头磕着坚硬的东西。

    陈秀的双腿就像是大钳子似的,狠狠地夹住时空迷徒,任由它怎么反抗就是不下来。

    终于,随着它头颅的最后一块被消掉,整个身体停止了反抗,待在原地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