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洛河鬼书 > 第409章水下巨影
    整个世界仿佛都被狂躁的落雨声扼住了喉咙,除此之外,再听不到别的声音。

    我不知道费斯厄和莉莉丝为什么对未知海域充满了恐惧,但我能感觉到,自从船只经过磁海之后,空气中就处处散发着一股诡异气息,仿佛我们看到的所有东西,都变得不大对劲了。

    就在不久之前,我还以为站在穿透上的莉莉丝和费斯厄是两具邪尸。

    有人在后面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头去看,就见卢胜材死皱着眉头,抬头奋力朝前方的海面指指点点。

    我循着他的指向望去,却只能看到被雨水激起的大片水雾。

    盗门出身的人大多都眼力强悍,卢胜材也是,他提前看到了埋藏在水雾后面的东西,而我却一直盯着前方,直到船只又在海面上行进了七八十米,从前方浮现出来的景象才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就见水雾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我们的船只正不断朝那个影子靠近。

    那是一种接近于墨色的漆黑,仿佛有一份夜空落入了海底,又像是一个黑暗的巨口正等在那里,等着我们的船缓缓滑入它的正上方,好一口将我们吞噬。

    最让人心悸的不是它的颜色,而是它的庞大,我只能隐约分辨出黑域外围呈现出一个很缓的弧度,整个黑影有可能是圆形的,可朝着左右观望,都无法看到这个影子的边界。

    也许那本就不是一个圆形的影,而是一道横压在水下的海沟。

    又或者,那是一个潜伏在水下的庞然大物。

    如果那真是一个海沟,我们在水面上是看不到它的,因为我们本来就身处深海,浅点儿的地方,深点儿的地方,阳光都照不穿,所以整个海面的颜色都是一样的深色,不至于哪个地方有个比较深的海沟,海面上呈现出来的颜色就变深了,哪个位置水浅,颜色就浅了,只有在浅海区,而且是水质极为清澈的地方,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可如果那不是海沟,那就只可能是一个匍匐在水下的庞大巨物了,它的表面完全不吸收阳光,要么原本就是通体黝黑,才能呈现出这种颜色的影子。

    没人知道,它到底是死物,还是活物

    费斯厄一看到那片黑色,立即回身冲大家喊“帆船进入那片区域的时候,千万别出声,千万别出声”

    他连说两次“千万别出声”,让我原本就紧张的心绪变得越发忐忑了。

    几分钟以后,船只就抵达了黑影的边缘。

    海面上只有雨,没有风,可帆船却像是被某种力量向前奋力拉了一把似的,速度突然加快。

    那一刻,我就觉得这条船好像要被吸入海底了,直惊得浑身寒毛倒竖。

    深海可不比陆地,在陆地上的时候,不管遇你到什么样的危险,只要有一息尚存,兴许还能找到一线生机,在这里,只要船只被倾覆,这一船的人就要死无葬身之地

    帆船的速度涨起来以后,便能在倾盆大雨的噪声中隐约听到一缕很轻的破浪声,后来船只的速度渐渐稳定下来,破浪声也不再发生任何变化。

    此时我们已经正式进入了黑影的覆盖区,以影子的边缘为界,雨势被分成了两个极端。

    黑影之外大雨倾盆,海面上碎雾弥漫,而在黑影之中,空中只飘着几滴几乎可以忽略的毛毛细雨,海面上只有被雨水击起的散碎涟漪,雨势太弱,根本无法激起水雾。

    仿佛就连那些雨云都对水面下的东西充满了忌惮,无论如何也不敢将其吵醒。

    低头朝着船头下方张望,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黑色。

    我明知道这个黑影不可能是海沟,可还是下意识地觉得,在我们这条船的正下方,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暗深渊,如同海洋张开的最嘴,想要将我们一口吞噬。

    这个想法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明晰起来,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我注视着那片巨大的黑暗,心里头一下一下地发寒。

    此时费斯厄和莉莉丝背对着我,我只能感觉到他们心中也浮起了莫大的恐惧,但看不到他们的脸,而站在我后面的卢胜材和云裳都已是脸色惨白。

    咚咚咚咚

    从船下传来的声响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从进入这片黑色区域开始,一船的人都保持着噤若寒蝉的状态,每个人心里头都是虚的,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感觉船只到底在这片黑色海域中漂行了多久,也没有心力去判断周围有没有出现异样。

    可以这么说,当时我们五个全都是懵的,费斯厄只是让大家保持安静,可大家连脑子都差点停止转动,那感觉就好像是,但凡你心里的想法稍微多一点,水下的东西都会发现你的存在。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自己彻底当成空气。

    当水底刚开始出现声响的时候,那声音应该非常弱,我好像隐约听到了,也好想没听到,具体听没听到,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可后来它变得越来越清晰,我就无法再忽视它的存在了。

    这声音听起来非常闷,而且能感觉到它离我们极其遥远,仿佛有一个巨人正缩身在黑渊之中,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深渊底部。

    它每敲一下,我的头皮就跟着麻一下,仿佛被视觉无法观察到的闷雷一次次劈中。

    随着船只继续漂行,从深水中传来的声响也变得越来越清晰,我感觉,我们好像正越来越接近巨人的头顶。

    但也就在声响放大到足以震疼耳膜的地步时,那声音却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你听到那声音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感到害怕,可它突然间这么一停,你心中的那份恐惧,也在这一瞬被放大到了极点。

    我满心忐忑地幻想着,兴许水下的巨人已经发现我们了,此时他正从深渊深处抬起头来,看到一条渺小的帆船正从水面上漂过,船只的两侧和尾部,还有在航行中拉出的狭长水痕。

    也不知道莉莉丝是不是联想到了相同的情景,我看到她双肩猛地一颤,似乎想要说话或者惊叫,就在这时,费斯厄一把握住了她的胳膊,拼尽全力攥着,示意她千万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