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六界之外的你 > 六十九非大人不能解决

六十九非大人不能解决

    A ,最快更新六界之外的你最新章节!

    奚微左右望了望,道:“进来说。”

    草绘抹着眼泪进门,捡了一只圆凳坐下,抽抽嗒嗒的继续哭:“姐姐,我觉得我死定了。我的溪儿。”

    草绘听了哭笑不得,边递帕子给她,边道:“没这么严重吧。没准是小孩子贪玩跑哪家宫里耍去了,小孩子嘛,玩够了自然会回来的。”

    “那万一他玩不够呢?万一他玩够了也不回来呢?万一他玩够了又跑别的宫里玩去了呢?万一他在别的宫里玩够了还是不想回来呢?万一……”

    “绘绘。”奚微被草绘的“万一”绕得有点晕,“没有这么多万一。有的话也没关系,天后娘娘不是也说嘛,此事木神大人可以解决。”

    “话是这么说。可长姐派人天上地下找了五日五夜也没找到溪儿,二姐能有什么办法,二姐的法力再高,再聪明,也总不能变一个溪儿出来吧?而且,而且我还听说,华越邈的左令师一直与二姐不睦,谁知道他会不会借机为难二姐。溪儿是邈夫人的独子,也是华越邈先主唯一的遗子,即便左令师肯放二姐一马,邈夫人和华越邈的仙卿们也不会放过我的。还有二姐这里,她一向对我要求严苛,这次我闯了这么大的祸,她一定会把我禁闭到死的。呜呜呜,我的华溪儿,你到底跑哪儿去了啊?”

    眼见草绘越哭越害怕,越害怕越哭,奚微一下子也没了主意,左思右想,忽然道:“你们可以去找儀乐女君呀。女君是最后一个见到华溪儿的人,没准能从她那里寻到一些线索。”

    草绘停止了哭声:“奚微姐姐,我正要问你,儀乐姐姐这几日闭门不出,没日没夜的躲在家里酗酒,谁都不见,连莞音进去服侍都被赶了出来。摇光君说,她是那晚在咱宫里醉酒之后才变成这样的,你知道那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吗?”

    奚微早已转到墙角去收拾玉胆瓶里的梅花枝了,“……”

    草绘:“姐姐你就可怜可怜那枝梅花吧,挺好看的花都要被你揪秃了。姐姐?”

    “啊?我不知道。”

    “姐姐怎么魂不守舍的?是哪里不舒服吗?”

    唔,是不舒服。

    一想起那晚的情景她就浑身不舒服—暖光,床幔,酒气,衣衫不整,女君把大人压在床上,她一盆冷水泼过去。

    床上二人都是陡然一僵,浑身**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那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要多难堪有多难堪,还是女君先跳了起来,竟连衣衫也顾不得理了,慌慌张张,跌跌撞撞,没头苍蝇一般冲出门去,飞走了。

    大人倒是镇定得很,悠哉哉地把那碗凉透了的八宝羹汤喝了,还洗了个澡,才道:“奚微,……”

    “我发誓,今晚的事我若透漏出去半个字,便一辈子嫁不出去。”

    一辈子呵。

    我还想与摇光君一辈子长相厮守呢,怎么可以嫁不出去呢。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草绘:“姐姐这会儿的脸都变了好几个颜色呢,真的没事吗?”

    奚微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刚要扯个弥天大谎把事情遮掩过去,门又响了三声,外面是怀枝的声音:“奚微你醒了吗?我有事要说,请你把门打开。”

    草绘顿时慌了,“怀枝来了。怎怎怎么办?若让长姐知道我跑这儿来向你诉苦,她一定会骂我的。”

    奚微:“事到如今,你躲也躲不过去了,先把眼泪擦掉,我们先听怀枝怎么说。”

    草绘边点头边使劲擦眼泪,奚微转身去开门,草绘想来想去不踏实,一头钻进了被褥里,蒙头屏住呼吸。

    门口传来对话声。

    “怀枝呀,进来说话。”

    怀枝似乎朝某个方向看了看,才道:“不了,奚微。前几日你不是说我的翡翠七宝银丝镯很好看吗,我去夜易市寻了许久都未淘到相似的一只,今日特意来赔罪的,……把我这只送你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

    “收下吧。你平日素雅惯了,这镯子色调华丽,正好为你增添几分颜色,配得很。”

    “呵呵,那我可不客气了。”

    “你与我客气什么,来,我帮你戴上。”

    “好。”

    “唔,真的很不错呢。天马上要亮了,娘娘这会儿也快醒了,改日再聊,我先回去了。”

    “谢谢你的镯子。怀枝慢走。”

    关门声传来,草绘从被褥里露出自己泪痕斑斑的小脸,“什么镯子如此好看,让怀枝姐姐天还没亮就送来?拿来我看看?”

    奚微把手递过来,笑道:“听说这镯子上的金丝是某只精灵的魂魄所化,有灵气。”

    “是么。”草绘抠了抠镯子上的一颗黑宝石,“我倒觉得这颗宝石更像一只精灵。不过这镯子太艳,与姐姐你实在不怎么相配。”

    “说实话,我也这么觉得。”

    “那姐姐还收下它?这下你又欠怀枝姐姐好大一份人情。”

    “不会。总要找机会还给她的。我那日说镯子好看不过是客套一声,并非真的喜欢这镯子。她送我镯子也并非真心,借口罢了。”

    “借口?那怀枝姐姐来是为了……”

    奚微捏了捏草绘的脸,笑道:“三小姐,你以为你缩进被褥里她便看不见你了吗?她与你来的目的一样。既已有人替她把想说的话说了,她干什么多此一举再说一遍呢。起来洗洗脸回去吧,我得去看看大人醒了没,不能陪你了。”说着,她开始穿衣服收拾自己。

    草绘缩在被褥里不动,许久才嘀咕道:“看来此事真的很棘手,连一向对长姐唯命是从的怀枝姐姐都看不过去了,可怜的长姐,你如今得愁成什么样了。”

    寝殿外,奚微立在庭院数竹叶,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升高的日头。

    心道木神大人这几日真是能睡啊,这都日上三竿了还不见她出来,比昨日更晚。不过从前的大人,晨昏定省,日夜操劳,实在是太辛苦,唉,也只有在养伤期间大人才能安安稳稳睡个懒觉,受伤一事,真不知该说是大人的不幸呢还是幸运。

    又数了会儿竹叶,奚微便有些等不下去了,华溪儿到底去哪儿了,他还活着吗,天后娘娘那边不知怎么样了,南天门有没有闹腾起来,草绘还哭不哭,陛下心里又在憋什么坏主意,大人几日休养不见人四位灵神和诸卿怎么想,会不会耽误后天的百族朝圣……

    奚微叹了口气,狠狠心,推开了房间的门。咦,原来大人已经醒了,正侧卧在床上看书。

    木繁树听见响动,向这边看了一眼,又把视线落回厚重的打开的书本上,道:“何事?”

    奚微心说,没事您就打算一直赖在床上不起了是吧,大人啊,这可与平常的你十分两样了。口上情势所迫,把华溪儿失踪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木繁树依然阅着书本,道:“你说最后见到华溪儿的是儀乐?”

    “是的,大人。”

    “那你当时见到儀乐时,她在干什么?”

    奚微仔细回忆了一下,“迟辛在宫门迎女君,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二人说了两句话不到,迟辛拔腿就跑了。我便问女君怎么回事,女君说,‘没什么,闲来无事练练眼神。’然后摇光君也到了,我们……”

    “把迟辛叫来。”

    “啊?哦,是。”奚微忙忙去了。

    木繁树指间的书翻得极快,妥妥的一目十行,她又看的极用心极细致,每一个人物的表情和心理,每一个场景和细节,她都一一刻画在心。

    (那少女透过串珠水晶帘,悄悄向里一望,心里忍不住一阵发酥,口上却戏弄一般喝出声来,道:“表哥!”

    眠书雪案的少年吓了一跳,猛地直起身来,待看清来人又重重呼出一口气,道:“是你呀表妹,吓死我了。不过今日你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有没有话梅或笋丝卷?”

    那少女掀帘走进来,头一扭,“没有。”

    “没有?那你给我带什么来了?”

    啪!

    少女将一张薄薄的纸片拍在案上,道:“婚书。”

    ……

    “快看快看!是湚公子嗳!”

    顷刻间,场外观众席上的少女们都炸开了锅,一股脑儿地洪水一般的都往席前涌动,喊着,叫着,几乎要咆哮了,只怕场中的湚公子注意不到万千花海中自己这一朵,若不是前方有结界拦着,她们立刻冲上去替湚公子把对手放倒的可能性都有。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年长些的或成了亲的女仙也慢慢坐不住了,终于放下礼节矜持,起身探颈,目不转睛向场中的美少年观望。

    最不可思议的是有几位阳气甚盛的男仙,不知不觉的,大腿间便支起了小帐篷。真可谓,“湚公子一眼,当断则断”呐。

    ……

    “什么,把湚儿打败的那个人死了!?”

    “是啊三王叔!那个人刚一离场就被一群疯婆娘推倒,好一顿拳打脚踢,看场的护卫根本拦也拦不住,不到半刻钟就被她们活活打死了!”

    “死的那人什么身份?”

    “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族公子,好像叫什么……哦,笼风,也没什么大势力。照我看,让湚公子给他们说几句安慰话,再多给些补偿也就算了。”

    “不行。”

    “那依三王叔看……”

    “把湚儿用捆仙锁捆了,交给他族里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