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与两位欧皇之证告别后的第二天,陈羽,王厚庚,雪梦和安娜四人也来到了白宁的住所。

    “哟,学长学姐,欢迎欢迎。”白宁打开门,看着微笑的四人说道。白宁早就知道他们四人会来(发过消息),所以早在门口等候,而列克星敦她们也被白宁给支开了。

    四人鱼贯而入,陈羽坐在沙发上叹出一口气,“呼,还是白宁学弟这里舒服啊。”安蕾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学弟面前,正经点。”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陈羽一脸不耐烦的回答着安蕾,但是坐的姿势却没有丝毫变动。雪梦和王厚庚则是一脸微笑的看着这两人。白宁好奇的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

    根据白宁所知道的资料,陈羽和安蕾从四人熟识之后直到现在,安蕾和陈羽两人简直就像是天生互克一样,不是安蕾嘲讽陈羽,就是陈羽不爽安蕾。

    白宁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学长学姐,随后将自己做好的零食放到桌子上,然后对着四人说道:“吃点我做的小零食吧。”

    安蕾和雪梦眼睛一凝,安蕾更是对着白宁说道:“”什么?是你做的?!”白宁点了点头。

    陈羽毫不犹豫的以极快的速度伸出手,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但就在这时,安蕾却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陈羽脸上奸计得逞的表情僵住了,手也僵在了距离小吃只有一点距离的位置上。他有些僵硬的转过头看下安蕾和雪梦,现在两人都在看着他,安蕾眯起了眼睛。

    他稍作思考,随后满脸大义凛然地收回了手,对着安蕾和雪梦说道:“女士优先,女士优先,你们先吃吧,我不急。”

    安蕾再次哼的一声,随后和雪梦一起,拿起一块小点心。见两人都拿了,陈羽才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拿起了点心吃了起来,王厚庚一直处于一种冷眼旁观的状态。

    在正中,他们和白宁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在我没写出来的私底下,她们几个经常在一起玩。

    “唔,说起来……学弟,获得冠军之后你打算做什么?”陈羽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对着白宁说道。

    “唔……”能思考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知道。”

    得到这一答案,陈羽也不意外,反而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说道:“学弟呀,你现在暂时不要有过多的动作,现在你是冠军,应该冷静下来……”

    “第四轮就被淘汰的人有资格说这话?”安蕾突然冷不丁的冒出来这一句。陈羽先是一顿,随后脸色变得有些通红,有些激动的的说道:“我就说说怎么了?惹你啦!”

    安蕾面带微笑着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陈羽,也不说话。

    “安学姐和陈学长两个人感觉好像很般配呀。”白宁看着想针风相对的两人,不禁在心里吐槽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冷静一点,我们今天是来谈正事的。”还是雪梦出来打圆场,王厚庚也拍了拍安蕾的肩,对他说道:“冷静,冷静。”

    陈羽咳了两声,随后对着白宁正色道:“学弟,其实今天我们是来和你告别的,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白宁心中一惊,“走的这么急干什么?”

    陈羽几人对视一眼,随后陈羽对着王厚庚点了点头。“老厚,学弟应该还不知道那件事,你跟他解释一下呗。”

    王厚庚点了点头,“你应该知道深海暴乱吧。”王厚庚开口说道。

    白宁点了点头,王厚庚继续解释道:“现在距离深海暴乱已经不足半年了。我们这些见习提督,虽然现在暂时还不是。但接下来回到学院后都要被派去各个镇守府支援。”

    “支援?”白宁重复了这两个字,一脸疑惑,看来他还不知道王厚庚几人对视一眼。

    然后雪梦开口说道:“对,就是支援,只要支援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或者是坚守岗位,得到当地提督的认可,就可以转为正式提督,然后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镇守府了。”

    “哦——”白宁说这话时拉长了的型掉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总之,就是这样了,所以我们得提前走了,现在是特地来和你告别的。”安蕾接道。

    白宁有些诧异地看着这四人,感觉这四人好像莫名的默契。

    “什么时候走?分别去哪?”白宁接连问出两个问题,都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陈羽回答道:“今天下午,我在北美,老厚在南美。安蕾和雪梦我还不知道。”安蕾回答道:“我和雪梦被分到大洋洲。”

    “靠!”陈羽猛地一拍王厚庚的大腿“我去,你注意点!”王厚庚对着陈羽咆哮道。“诶?”陈羽一愣,随后讪讪地笑了指着安蕾说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为什么可以在一个地方?!安蕾对着他做了个鬼脸,一脸得意的说:“校长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

    “阴谋!绝对是阴谋!这绝对是你们串通好的!”陈羽一脸悲愤的说道。但是安蕾并没有鸟他。

    陈羽自知自己说不过安蕾,于是下一秒便搂着白宁的肩膀说道:“学弟呀,你说我们都要走了,你是不是应该送我们点什么东西。也不要什么贵重的东西,送我们点你亲手做的东西就好。”

    白宁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学长,在心里吐槽道:“你要就早说啊,害得我现在才要去做,你不知道做要很长时间吗?”

    “对了,学弟你呢?你去哪?”看着白宁去厨房里处理完蛋糕,放入烤箱后,陈羽突然问道。

    白宁先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安排我的,但就现在而言我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陈羽也是一愣,随后说道:“有机会就赶紧去问问吧,毕竟这事还是挺重要的。”白宁点了点头。

    目送着敲诈到蛋糕而心满意足的陈羽他们四人走出门口之后,白宁坐在沙发上,心想道:“支援选的地点吗?看来得找个机会去问问老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