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452章你怪不怪朕?4千字

    然,她刚庆幸完,瞬间就懵比了。

    这人居然带了个假发

    她使劲儿一扥,他直接光着半边脑袋逃跑了。

    董鄂瑾瞧得嘴角抽搐。

    得,她今儿算是长见识了

    回头再看看自家爷。

    都趴在桌子上了,手里的酒杯还虚虚的握着呢,嘴里喊着:“喝喝老十喝”

    董鄂瑾无语。

    十爷也来了

    他都喝成这样了,十爷要清醒着,不可能放九爷一个人在这儿被人骗钱。

    估计也醉得不成样子了。

    “小晸,跟着奶娘嬷嬷下去叫人,找找你十皇叔。”

    “好”

    大清王朝顶顶尊贵、面相万分有福的十皇子最后是在如厕附近找到的。

    很快就找到了他。

    因为他实在是太显眼了,本是出去吐酒的,后来不知怎的就晕坐在了地上。

    由于他体型庞大,就形成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还都拉不动他。

    当晚让很多男人都手误腹部,憋尿乱窜

    董鄂瑾让人将九爷抬进马车,先送回府。

    她亲自去了趟神矛局,正好检验下进几年布置的网有没有用。

    她男人的钱,岂是那么好拿的

    九爷喝了醒酒汤,又睡了一下午,快到傍晚的时候,终于醒了。

    晕倒是不晕了,就是头疼。

    一阵阵的,刺激得难受。

    起来后,迷迷糊糊的走到客厅看见儿子脑袋上顶着两个角,吓一跳。

    “干嘛呢你”

    皱眉,坐下来晃晃神儿才发现那是女人的发髻。

    假发

    真是新鲜玩意儿。

    瞧着儿子神经兮兮的戴着玩儿,对着镜子做各种怪表情。

    脑中骤然冒出若干年前,媳妇儿问他的一个问题:“你儿子要是喜欢上男人了怎么办”

    九爷浑身的鸡皮疙瘩骤起

    瞬间一把揪下那二把头的假发,警告儿子:“你要是敢喜欢男人,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弘晸:“”

    嫌弃的看了他阿玛一眼:“祖母可是跟我说,您小时候长得比小姑娘还漂亮,经常被人认错呢”

    九爷瞪眼,那模样似是要揍熊孩子。

    弘晸身姿灵活的一闪,浑身上下都透着机灵和嘚瑟,压根儿没把他老子的警告当回事儿:“我戴这个玩儿就是想看下自己不会也像女的吧还好你基因遗传的少”

    “你懂什么叫基因吗臭小子”九爷抄起花瓶中的鸡毛掸字。

    儿子长大后,这成了每个房间必不可少的工具。

    “说得就跟你特懂似的,还不是额娘解释的”

    “你再给老子装成这样不男不女的试试”

    “俗气额娘说那叫人l妖”

    九爷:“”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x81z. .x81z.

    这新名词儿倒是挺妖气

    “你额娘呢”

    “找人l妖去了”

    “”

    九爷不自觉的眯眸,泛着丝丝危险。

    他媳妇儿不会是跨界爱上新品种了吧

    找那个人妖确实需要一段时间,但九爷的资产又清零了。

    九爷泪。

    他明明是无辜的

    为什么受伤的人总是他啊

    嘤嘤嘤嘤嘤

    德妃娘娘自打发现宜妃娘娘是个人傻钱多的好牌友以后,就经常邀她来永和宫玩儿。

    宜妃娘娘心想还好她儿媳每月都孝敬她一笔银子,不然她扮蠢真是扮不下去了。

    可德妃娘娘最近因为忧思过度,身体不适,都不找她玩牌了,都是谈心。

    宜妃娘娘很郁闷。

    说实话,谈心还不如玩牌呢

    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好难选啊”

    宜妃娘娘好想嫌弃的翻白眼:“”

    这是在跟她炫耀吗

    她的诉求就只是儿子活着、平安、健康,这么简单。

    “我还是属意老十四的,但又觉得一直亏欠老四”

    宜妃娘娘又要翻白眼了:“”

    明明就是自己偏心啊,承认就好了啊。

    她也俩儿子。

    她也偏心。

    同样也偏心小的。

    但她家大儿子就能理解,而且非常孝顺,还帮着她一起管小九。

    亲人之间关系好不好,一方面是一碗水要端平。

    另一方面是真诚,然后互相理解。

    很多时候,大家都能把朋友关系处理的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亲情上就变了。

    宜妃娘娘觉得德妃娘娘很矫情,比她家小九还矫情。

    听她念叨完一顿,比听唐僧念经还想睡觉。

    所以她现在一般都晚上去找她,有助于睡眠。

    从永和宫出来以后,宜妃自己也在想,万一将来雍亲王或者是大将军王继位后,她的小五和小九该怎么办

    小五性情温和,处事周到,从不得罪人。

    小九虽然肆意张狂了些,但近几年很收敛了啊,跟雍亲王的关系也不错。

    尤其她跟德妃的关系也不错

    就算是这两人谁登基,她的儿子都会平安吧

    宜妃娘娘深呼出一口气,觉得儿孙自有儿孙福,她的小五和小九都是那么好的人,定会有福报的。

    很快的又过了一年。

    正月份,康熙遣皇四子胤禛、皇十二子胤祹、世子弘晟祭永陵、福陵、昭陵。

    此令一下,朝中慧眼如炬的那些人都看明白了。

    十二皇子和世子更像是在给四爷打掩护。

    四爷奉命往盛京祭告祖陵,回京参加贡士会试试卷复查事务,冬至时遵命代皇上南郊祭天。

    次年,清查京、通两仓,又秉命冬至祭天。

    这些活动,对四爷来说有两重意义,一是由于他多次随从巡幸、外出代办政务,足迹遍于中国主要地区,使他有机会了解各地经济物产,山川水利,民间风俗,宗教信仰,历史问题,取得了关于民事的第一手资料。

    二是观察了皇上处理政事,考查了地方行政和吏治,锻炼了处理某些政事的能力,获得了从政的一些经验。ァ新ヤ~8~1~中文網.x~8~1zщ. <首发、域名、请记住 xin 81zhong én xiǎo shuo ǎng

    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对日后治理国事都有很大的实践意义。

    此时的四爷已经完全明白了皇阿玛的良苦用心,深深感佩。

    然,有些事情,不用张扬,也不能张扬。

    近二十年的棋局,不能毁于一旦。

    三月时,大学士王掞先密疏复储,后御史陶彝等十三人疏请建储。

    康熙爷不允许,王掞、陶彝等被治罪,遣往军前效力。

    到了四月时,康熙爷突然下诏,厘定历代帝王庙崇祀祀典。

    众人瞧着年迈体衰的康熙爷,觉得一切就快要来了,最紧张的时刻,终于要到了。

    争斗了十几年的九子夺嫡,马上就要结束了。

    与此同时,隆科多被提升为理籓院尚书,仍署理步军统领。

    皇上不仅专门委派他秘密监视被圈禁的废太子胤礽和大皇子胤禔,随时密奏二人的有关消息,还让他秘密监视京师内的宗室王公和部院重臣的动向。

    隆科多尽职尽责,表现出色,皇上十分赞赏。

    五月,抚远将军胤祯移师甘州,企图乘胜直捣策妄阿拉布坦的巢穴伊犁。

    随后,胤祯书信与皇上商量来年进剿策妄阿拉布坦事宜。

    后再赴前线,但因军需运输困难,康熙爷决定争取和平解决准噶尔问题。

    比起前线轰轰烈烈的战事,城内平静无波。

    皇上如今常去皇四子胤禛邸园饮酒赏花,并且早两年前,就已经将其子弘历养育宫中。

    并且对皇四子胤禛甚为满意。

    第一他善于治国;第二,与那些只知向前拼的阿哥们不同,他懂得韬光养晦。

    朝廷更需要这样沉稳冷静的人。

    除此之外,他尊释教道学,自称“天下第一闲人”,与诸兄弟维持和气,虽与年羹尧和隆科多交往密切,却无结党营私之嫌,尤其又对他甚是诚孝,画西藏于版图,终是赢得了他的信赖。

    到了十月,康熙爷命雍亲王胤禛等视察仓储。

    九爷陪同着去的,回来后,脸色有些不好看。

    董鄂瑾以为他是差事不顺,问了才知,是皇上的身体如今真的快不行了。

    九爷很颓丧,从未有过的无力。

    想及今日看到的皇阿玛,忍不住的心酸,眼眶泛红。

    与他印象中的那个曾带着他肆意挥洒疆场的人不同,他的皇阿玛,真的老了。

    他走在所有人的前面,步履蹒跚,虚浮无力,需要别人的搀扶才不至于摔倒。

    他明明都已经那么疲惫了,却仍然强撑着,坚持的把所有奏折批完。

    “媳妇儿,你知道吗,我和四哥回去复命时,已是凌晨了,皇阿玛居然还在批奏折。他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右手还颤到根本没法写字,可他就那么坚持着,一手拿着眼睛,一手颤抖的写着字。”

    “我从没见过他那样。”

    “小时候,我觉得他特别威严,在他面前,我虽然总表现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可其实我怕他,他轻轻一咳,我听见那种低沉的嗓音就一个激灵,赶紧就跑了。”

    “可现在不是了”

    九爷眼神忧郁,怅然若失。

    董鄂瑾抱紧了他。

    他身上很凉,进门前的一身凛冽还未完全消去。

    整个人的气质冷静而孤寂。

    九爷低低喃喃的道:“我今天看到他吐血了。”

    “他赶紧捂住帕子藏起来了。”

    “可还是被我看见了”

    九爷心里是说不出的难过。

    父母的年老体衰看在眼里,可真正感受到的那一刻,是致命的。

    他从来都没有如此清晰彻骨的感受到原来在他成长的时候,在他有儿有女的时候,他的皇阿玛已经被磋磨成这个样子了。

    他不知道那一刻四哥心里想的是什么。

    但他觉得,这个皇位,有时候就是食人的魔鬼。

    摧残人的健康,折磨人的神经,吞噬人的生命

    皇阿玛一生都放在这儿了。

    操劳了一辈子。

    真该让那些拼命争夺帝位的人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皇帝。

    绝不是他们所谓的权利与地位的象征。

    董鄂瑾不断的安慰着他:“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十一月,康熙帝不豫,入驻畅春园,命皇四子胤禛恭代祀天。

    胤祯得知消息后,由西北前线暂返京师。

    胤禟耗费大量钱财,将胤祯的花园修葺一新。

    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病危,召三皇子胤祉、四皇子胤禛、七皇子胤祐、八皇子胤禩、九皇子胤禟、十皇子胤?、十二皇子胤裪、十三皇子胤祥及隆科多觐见。

    隆科多被召到御前,接受顾命。

    康熙帝遗诏立胤禛为嗣皇帝,弘皙为亲王,要胤禛善待废太子胤礽与皇长子胤禔。

    安排完了一切,康熙爷就命他们都出去了。

    宜妃娘娘从偏殿走出来。

    远远的看着他,已是泪眼婆娑。

    “来,妧妧,过来。”

    他如初见时,朝她温柔的招手。

    光影模糊,年迈的他可青年时那个玉树临风的俊朗公子相融

    宜妃哭成了泪人,止步不前。

    “朕有些累了,妧妧你乖一点,过来好不好”

    几十年来,他永远都这般温柔。

    可再过几个时辰,或许再过几分钟,他就要离开自己了。

    这份温柔再不复存在。

    泪水抑制不住的流。

    宜妃娘娘神色激动的快走几步,扑倒在他膝前,崩溃大哭。

    他如初见时那般,依然惜她如珍宝,爱怜的轻抚她的脸颊,逝去她脸上的泪水,低沉的嗓音此时因虚弱无力而变得近似低喃,却温柔依旧:“别哭了,嗯”

    “你一哭,朕的心都碎了。”

    宜妃娘娘哭得说不出话来,一直紧紧的盯着他的脸。

    只觉得看一秒少一秒。

    入宫多年磨练的坚硬的心脏,此时脆弱的不堪一击。

    “朕喜欢你笑”

    “朕记得初遇你时的样子,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你回眸一笑的样子,太美了”

    “朕一眼就被你勾去了心魂”

    宜妃娘娘趴在康熙爷的双膝上,哭得厉害。

    他们之间的每段回忆都是如此清晰。

    他走了以后,她该怎么活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快要活不下去了

    在这深宫中一呆就是几十年,她只为了他一人。

    若不是深爱着他,她早就逃离。

    “可是啊,你那么有个性,那么明媚,又那么刚烈朕只得诓骗你了”

    “朕想把这世间最好的一切都给你,把所有的宠和爱都给你”

    “可,这么多年,还是委屈你了”

    “妧妧,你怪不怪朕”

    宜妃娘娘泪眼迷蒙,摇着头:

    “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